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248|回复: 7

[小说] 【全文翻译】星球大战:死星(Star Wars: Death Star)

[复制链接]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发表于 2020-1-11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rkweskerinc 于 2020-1-12 12:44 编辑

剧中人
艾途尔·叡滕;帝国海军指挥官,图书馆馆长(人类男性)
雭嫪特·睿澈·迪奥;有罪的走私者(泽洛斯人男性)
科南·安东尼奥·莫蒂;帝国海军上将(人类男性)
达拉;帝国海军上将(人类女性)
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人类男性)
科尔拿尔“乌利”·德维尼;帝国外科手术组上尉(人类男性)
奈玛·茹丝;酒吧服务员(提列克人女性)
诺沃·司戴尔;帝国海军陆战队护卫队中士(人类男性)
柔多;保镖(瑞臻尼安星人类男性)
缇拉·卡尔斯;建筑师,罪犯(米里亚尔人女性)
恬恩·阁瑞尼特;帝国海军军士炮长(人类男性)
威廉·宕斯;帝国海军上尉(人类男性)
威尔赫夫·塔金;帝国海军高级星区总督(人类男性)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不是卫星。它是一座太空站。”——欧比旺·克诺比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分 建造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rkweskerinc 于 2020-1-17 21:20 编辑

第一章
外环星域,阿特里维斯星区,赫茹兹星系,德斯佩勒行星,极轨道,帝国级歼星舰司蒂尔塔龙号,飞行甲板
报警器尖叫着,一阵刺耳的、不可能被船上的任何人用双耳和脉搏无视的呼啸。它有事要说,而它大声和明确地说:
紧急起飞!
上尉指挥官威廉“威尔”·宕斯在响亮的警报中从一次深度睡眠中醒来,坐了起来,然后从他架子那里跳到待命室营房那扩展的金属甲板上。除了头盔,他早已穿上了他的太空服,一位随时待命的TIE战机飞行员学会去做的第一堆事情中的一个即是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睡觉。他跑向门口,比旁边的那位飞行员早一点醒来。他抓住他的头盔,飞奔进走廊并且转向右边,然后向着发射分隔间冲刺。
可能是一次演习;最近有很多让飞行员保持警惕的演习。但是也许这一次不是。一个人可以一直希望。
威尔跑进集合地点。在这个飞行甲板上一格拉夫被保持成略微低于一g,因此飞行员,他们所有人都是人类或者类人,可以移动地更快一点和更早一点到他们的站。发射润滑油的味道在冷空气中是难闻的,而脉冲照明用明亮的、初级的闪光描绘这个地方。当飞行员跑向飞行器的时候,技术员仓促地完成,让TIE战机为了起飞而开始终凝。威尔注意到仅仅是他的队将要紧急起飞。无论它是什么,一定不是一个大问题。
指挥总是说你得到哪一个装置都没关系。TIE战机都一样,下至最后一个螺母和螺栓,但是尽管这样,每一个飞行员有着他或者她特别喜爱的飞机。当然了,你不应该把它们个性化,但是有办法说——这里的一个划伤,在那里标着的一处磨损……过了一阵子,你就开始知道哪一架战机是谁的了。而不论指挥说了什么,一些比其它的更好——更快一点,在转向时更严密一点,当你碰触螺柱的时候激光炮要稍快一些。威尔碰巧知道他指定的飞机的轮换是黑-11,他特别喜爱的飞机中的一个。也许完全是迷信,但是他呼吸得更容易了一点,知道那架特别的飞行器这一次身上有了他的名字。
指挥军官在甲板上,锐克斯·艾克雭特上校,招呼威尔。
“上校,什么事?另外一次演习吗?”
“否定,上尉。一群囚犯不知怎么的设法控制了新的兰姆达级穿梭机中的一架。他们正试图逃跑地足够远来进行超空间跃迁。那在我值班的情况下将不会发生。识别码和跟踪将传入你的战机的电脑。别让他们逃跑,孩子。”
“不,长官。机组人员呢?”威尔知道新穿梭机只携带驾驶员和副驾驶员。
“假定已死。做这事的那些人是坏人,宕斯——叛徒和谋杀犯。那即是足以料理他们的理由,但是我们不想要他们逃跑去告诉任何人银河帝国在这里正在做的事,难道不是吗?”
“是,长官!”
“去吧,上尉,去吧!”
威尔点点头,没有费心去敬礼,然后转向并且跑。当他做的时候,他戴上头盔然后将它锁定。当套装的系统上线的时候进入他面部的那空气的嘶嘶声是金属般的和清脆的。感觉令人安慰。这件真空套装的耐-极-温是由耐钢和热塑编织成的,以及那个偏振砃塞钶瑞斯头盔,是仅有的将会保护他免受高真空的东西。套装失败可以让一个强壮男子在不足十秒的时间里失去意识,然后在不足一分钟的时间里死亡。他曾见过此事发生。
TIE战机,为了节约质量,没有防御护盾发生器,没有超空间引擎的容量,而且没有紧急维生系统。因此它们易损坏,但是迅速,那对威尔来说没问题。他宁愿避开敌人开火而不是希望它反弹。驾驶一些笨重的大块耐钢是没有技巧可言的;不妨端坐在飞机后面的涡轮激光控制台前。乐趣在哪里呢?

当威尔到达黑-11上的竖架的时候TIE战机的技术员已经让这架飞机的舱口增高了。向下爬和进入这架战机那舒适的驾驶舱。
舱口下降并且嘶的一声关闭了。威尔碰触启动饰纽,而TIE战机的内部——驱动它的东西被命名为双离子引擎——亮了。他快速地并且老练地扫了一眼控制器。所有的系统都启动了。
技术员怀疑地抬起了手,威尔挥手制止了。“走!”
“收到,ST-1-1。准备嵌入。”
威尔感到他的嘴唇烦恼地抽动。银河帝国下决心要消除它的飞行员的所有的个性迹象,在这荒唐的原则上无名,不露面的操作员不知怎么的更能产生预期效果。因此分类号,没有特色的飞行服和头盔,还有太空飞行器的随机轮换。标准化的要求在克隆人战争运行的还不错,但是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威尔和他了解的任何其他的TIE战机飞行员都不是克隆人。阿尔法队成员没有一个有沦落为自动装置的打算。如果那即是银河帝国真正想要的话,让他们使用机器人飞行员然后看看那运行地有多好。
他的沉思被在竖架下的循环支架开始运转的那小小的震动打断了。威尔的飞机开始向发射分隔间的门移动。他看到那个技术员滑着他自己的头盔然后把它锁定。
分隔间泵已经在全速运作,使这个地域减压。等到发射门打开的时候,空气将会被循环。威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他自己为当引擎把他向前猛扔过去的时候重力那沉重的、将会把他推回到座位的手做准备。
发射管理的声音噼啪作响地进入他的头戴式受话器里。“阿尔法队领队,准备发射。”
“收到,”威尔说道。发射门以令人干着急的缓慢撤回了,它们移动的那液压的嗡嗡响靠传导通过地面和黑-11的骨架变得听得见了。
“你在准备发射于五,四,三,二……走!”
在歼星舰的范围之外,当离子引擎使TIE战机冲破最后的一缕零星的冷冻空气然后进入无限的黑暗里的时候广袤的太空吞没了威尔·宕斯上尉。他露齿而笑。他总是这么做。他忍不住。
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单调的漆黑太空包围了他。他知道,在他身后,当他们从司蒂尔塔龙号那里离开的时候它表面上看来缩小了。“向下”然后向左舷是那颗弯曲的监狱行星。虽然他们在极轨道,但是德斯佩勒的轴倾斜展现了相比于白天更多的夜的一面。黑暗的半球绝大部分是没有解除的黑暗,这里和那里有着孤零零的光。
威尔轻拍了一下他的通讯器——虽然它发射地时候就自动地开始工作了,一个优秀的飞行员总是切换它,仅仅是为了确定。“阿尔法队,你们一明白就以锥形队形跟着我,”他说道。“采用战术频道五,那是泰克菲尔,然后登录。”
威尔把他自己的通讯频道切换到五。它是一个小功率的、有着更短幅度的波段,但那即是重点——你不想要敌人无意中听到你。而在一些事例中,它对于在基地船上监听你的私人对话的通讯军官来说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倾向于比银河帝国希望的更加随便一点。
当他队里的十一个飞行员转换到新频道的时候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收到,阿尔法领队!”
最后一架战机发射只花了几秒钟,而仅仅队在威尔身后成形花了更多一点时间。
“演习是什么,威尔?”那来自斑宙,又名ST-1-2,他的副指挥和左膀右臂。
“阿尔法中队,我们有一架兰姆达级穿梭机被囚犯俘获了。他们将进入超空间。要么他们放弃并且返回,要么我们让他们灰飞烟灭。”
“兰姆达级?那是新的中的一个,对吧?他们有炮吗?”
威尔叹了口气。那是瑞尔·安尼韦尔,和威尔本人一样是一个科雷利亚人,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不是你想要作为一个人类物种的典型的例子的某人。“你难道根本没有费心去读板吗,安尼韦尔?”
“我即将做那事,长官,当警报响起的时候。正看着它们。最新的通知已经在我的手中。长官。”
其他的飞行员笑了,甚至威尔都不得不露齿而笑。安尼韦尔在除了驾驶舱的所有地方都是一个乱子,但是他是一个足够好的、威尔愿意给他一些切片的飞行员。
他的传感屏响了起来,给予他他们的猎物的影像。他将进程改为拦截。
“其他落后于他的功课的任何人,听好了,”他说道。“兰姆达级穿梭机是二十米长,拥有一千四百g的最高速度,拥有一个一级超空间驱动器,而且可以在进入完全的战斗用具状态时携带二十名士兵——可能还有两个身着便服的罪犯。”
“该船携带三个双管爆能炮和两个双管激光炮。它不能够使加速很有价值而且它转向比彗星慢,但是如果你进入它的视线的话,它能够把你炸成极小的碎片。不得不通知你的家庭你被一架穿梭机射成碎片将会是尴尬的,所以保持警惕。”
另外一次异口同声的确认来了:
“收到,长官。”
“是,长官!”
“小菜一碟。”
“安尼韦尔,我没有听到你的回应。”
“哦,抱歉,长官,我正在小憩。问题是什么?”
在中队指挥官可以回应前,那架穿梭机突然隐隐出现在前面。它正在尽可能安静地运行,没有光,但是当它的轨道把它带着穿过明暗止线和出德斯佩勒的夜面的时候,阳光从它的船体上折射光线。
“那里有我们的目标,正前方四千米。我想要一次快速地飞越因此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然后我想要一次涌流模式分散和环形运动,两公里最小距离和支架,一,四,四,和二,你知道你是谁。我将近距离移动,和无论是谁在开那架被偷的太空飞行器的人谈一谈。”
斑宙:“啊,上尉,得了吧,让我们也试一试。”
“否定。如果你们有这艘飞船的线索的话,我也许会。你们有可能就像射击这个猎物一样对彼此射击的,你们将保持待命。”
更多的确认,但是没有很多的热情。他不能够责备他的队——从他们被分配到这个项目以来他们除了演习没有任何活动——但是他的第二目标是把他的人都活着带回来。当然,首要目标是完成他们的任务。对此他不需要一队;任何值得他一吐的战斗机飞行员应该能够处理一架慢吞吞的穿梭机,甚至是一个仍然有新交通工具气味的。兰姆达的德尔塔煨不是很有效率,但是有着恒定驱动它可以超过太阳飞机和足够远离那颗行星的重力来相当快地着手超空间驱动器。而它一旦在滑道里,他们将会永远找不到它。
但是那将不会发生的。
锥形队形从这架逃跑的穿梭机身边呼啸而过,对于威尔来说足够接近来看到驾驶员坐在指挥座位。当然了,他看起来不惊讶——他在探测设备上就已经看到他们来了。但是他不能逃脱他们,不能够避开,而且即使他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炮手他在那艘船上也没有办法除掉一整队的TIE战机。而且无论如何,威尔将不会给予他尝试的机会。
中队按照命令成熟地进入分散机动,成环向外并且离开至他们指定的位置,在他们的阵列里调整加压光线提供机动能力。威尔拉出一次高g紧贴转向然后在这架穿梭机几百米开外与之并行,略微超过它。他们一开始追踪他,他就躲闪到左舷,然后到右舷,慢慢地,然后加速。他们试图跟上他,但是他们太慢了。
威尔切换到一个宽波段频道。他知道,他们将听到的这个回到那艘歼星舰上。
“注意,穿梭机RLH-1。让这个飞行器转向然后立即前进到斯蒂尔塔龙号歼星舰的牵引光束的范围内。”

没有答复;只有那艘运输船轻微的嘶嘶声。
“穿梭机飞行器,你收到我的信息吗?”
另外一次停顿。然后:“是的,我们听到你了,火箭靓仔。我们无意做那事。”
威尔看着他的控制面板。他们离开最低安全距离已经有两分钟了——足够远离他们可以安全地设法光速跃迁的德斯佩勒的点。跃迁过于接近一颗行星的重力然后快速移动将会把这艘船撕成碎片的。如果他正与之交谈的那个人有足够驾驶这架穿梭机的技巧的话,他将会知道那个的。他的控制面板将会告诉他他接近MSD的时候,然后将结束。宕斯上尉将会第一次辱命。
绝不会发生,他想道。“转向,否则我们将开火,”他说道。
“你们将会做那事?仅仅把我们炸成碎片?本质上谋杀十五个男子——还有两个女子?她们中的一个老的足以当你们的奶奶了。你们能够忍受那个吗?”
威尔知道,他正在拖延时间。在那架穿梭机上的人坏到被送到银河系头号监狱行星上,而帝国法庭不会费心对小贼或者交通违法者做那事。他的奶奶没抢劫过银行或者杀过人。无论如何,据他所知没有。
“穿梭机驾驶员,我再说一遍——”
威尔看到穿梭机上的左舷炮塔打开了。当右舷炮开始开火的时候,他阻断这个飞行器的飞行航道,倒向船尾。他全力驱动推进器,以一个半环赶上然后转动离开离开的激光束。
甚至一个好炮手也不能在这个角度击中他,而这些人根本不好。不过,脉冲耀眼的光束接近。
“上尉——!”那来自斑宙。
“坚守你们的阵地,阿尔法队,这里没有问题。”沉着冷静。就像讨论他们也许把什么作为晚餐一样。
他快速移动黑-11离开范围。
时间正在减少。低于至MSD的一分钟。
“最后的机会,穿梭机。转向。现在。”
作为答复,驾驶员把这架穿梭机向上拉因此他的炮手能够得到一个更好的角度。他们再一次开始射击了。
射击是胡乱的,但总是有一次一发偏离的光束可以击中你的机会的,甚至是意外的。而那难道对一个有着毫无瑕疵的生涯的人来说不会是一个荣耀的结局吗?被一个在一架乳白色的穿梭机上的一个罪犯杀死?
受够了。威尔碰了一下驱动控制装置然后把推力降至零。他把节流杆推至完全,倾斜至左舷和干舷,做了一次翻滚和绕圈,然后周而复始,驶向这架穿梭机的船腹。
他按了开火控制按钮。
黑-11从低温端吐出孪生激光束——啵哩噗-啵哩噗,啵哩噗-啵哩噗,啵哩噗-啵哩噗——
威尔·宕斯是一位中上等的射手。激光束射入穿梭机,把它破坏了,并且当他飞越和离开至右舷的下边的时候,那架穿梭机炸成了碎片,碎成在速冻空气之云中的至少六个大碎片和几百个更小的碎片,液体,和碎片。
还有就地旋转的尸体。
威尔切回至战术五。“安尼韦尔,卢德,过来还有检查幸存者。”他让他的声音保持冷静,冷漠,毫不在乎。他的脉搏正在快速跳动。但是他们不必知道那个。让他们认为他的心输送液氧。
“他们无人身着太空服,上尉,”卢德过了一阵子说道。“没有幸存者。对于这艘全新的船来说太糟了。”
“打的好,威尔,”斑宙说道。“恭喜。”
威尔感觉到了欣慰的暖意。它已经是一次优秀的打击。而他们曾向他开火,所以这不像是射击瓮中之鳖。它是正当的反应。
他切回主频道。“战机控制台,我是ST-1-1,TIE战机阿尔法中队的威尔·宕斯上尉。任务完成。你们也许想要派出一艘回收船来捡碎片。”
“收到,ST-1-1,”埃克雭特上校说道。“干得好。”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20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长官。让我们返回基地,阿尔法队。”
当威尔等待他的队再一次列队的时候他笑了。这是银河系里最好的工作,当一个战机飞行员。他不能够想象一个更好的工作。他年纪轻轻,甚至还没有到二十五岁,而已经在他的伙伴之中声名鹊起了——在女士们之中亦是如此。生活不错。
当他们出发到那艘歼星舰的时候,威尔看到远处那巨大的、正于行星轨道上被建造的战斗站的骨架。他们在这个结构体十万米开外,而它仍然是徒具轮廓,它的内部建造刚刚开始,但即使如此,它在这个距离来看不可能巨大。当它完成的时候它会是小卫星的大小,使最大的歼星舰都相形见绌。
难以置信去考虑。而且如果他保持就像被完成的那个任务一样不辱命的话,有一个他将会作为小队指挥官被派到那个新站上的、很棒的机会。
他让他的队返回在赤道附近的发射分隔间。他看着那令人惊叹的基地,涌起了对银河帝国的自豪,还有成为塔金主义那荣耀的任务的一部分的感激之情。他知道对于高级星区总督的设想来说,除了战斗站之外,没有正式的称号或者指定,但是它有一个他认识的每个人、军官还有同样入伍的人所使用的名字。
他们把它叫做死星。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24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德斯佩勒行星对德同步轨道上,赫坞澜号埃尔克旗舰
威尔赫夫·塔金——现在是高级星区总督塔金,由于这个项目而有了那显赫的晋升——站在瞭望甲板上那泛用的透明钢制成的观察窗面前,向外看着他的造物,发现这么做不错。
他正在建造一个星球。
确实,如同星球移动,距离他的旗舰有三十万米的那正在成形的东西将不会像帝国中心或者说奥德朗一样非常壮观。但是当完成的时候,它将会比他自己的行星埃里亚杜星那两个卫星大的多,而且它将会是远远超过一百万的人的家。
更重要的是,它将会使数不胜数的星球处于它的——他的——控制之下。
从雷思·西纳第一次让塔金对“类似行星的战斗站”这个概念知情以来已经有将近三十年了,而且让这个概念通过繁文缛节的咆哮声和让吉奥诺西斯人参加来改进和让这些设计生效花了几乎十年。这个项目有各种各样的代号——比如说伟大武器——而最初的蓝图是被吉奥诺西斯人的领袖下等人波格尔改进了不少。但是这个概念在最终被命令开始之前通过帝国政府的官僚机构那曲折的迷宫的管理花了好几年。在最初的蓝图里仍然有瑕疵,但是它们很多已经在位于无底洞设施的概念证明原型的建造期间被处理了,而其它的当它们被发现的时候将被纠正。银河系里最伟大的有才智的人已经被吸收或者抽调来把他们的专家意见借给这件终极武器的建造。杰出的翱壬·铠尔德博士,疯狂的武器大师伍马克·籁斯,年纪轻轻但尽管如此却耀眼的奥姆瓦特人天才奎·祖克斯,提列克人管理人员托尔·赛弗隆——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其他人,已经被塔金本人调查或者认可了。全都几乎是银河帝国所能提供的,愿意或者不愿意。
另外,他已经征召了由被奴役的伍基人组成的、不折不扣的大军,加上数以万计的、来自监狱行星德斯佩勒那热气腾腾的丛林的罪犯,还有过多的建造机器人,像后者这样自动装置的收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聚集。他们全部,有机和人造,围绕着这个长期项目工作,心中只有一个目标:他的设想的完成。
这个项目代号为死星。
塔金略微地噘起嘴唇。有一个对这个名字来说戏剧性事件的、他不关心的污点,但是无妨。这些话,连同这个战斗站它本身的实际情形,将会充分地表达它那可怕的目的。
赫茹兹星系已经因原材料而被搜寻了;小行星和彗星正从内环和外环被收获然后被分解成氧气、氢气、铁、镍还有其它要素的成分;巨大的散装运输、运矿车、油轮、运货飞行器作为沿轨道运行的实验室、工厂和住房已经被毁和重新配置,都被生产光纤、电子器件还有成千上万其他的科技器件和建造材料的工人充满了。在挫折、错误启动、协会纠纷、行政程序、政治操纵将近二十年后,银河帝国的末日装置终于不可改变地起步了。
当然有问题。塔金惊讶地和气恼地发现雷思·西纳的最初设计——他本人提交给帕尔帕廷完全相同的设计,皇帝十年前就拒绝了——是帕尔帕廷最终给他去生效的蓝图的基础。嗯,也许它不是那么令人惊讶的,考虑到战争和政治的变化莫测。入了银河帝国的保险库的东西不会彻底地丢失,虽然有时候东西会被乱放。而当概念来自当重新考虑成某人自己的、看起来更好的其他人的时候它们被拒绝。甚至皇帝,似乎,不对格外的傲慢免疫。
在一个原型设计在以无底洞群而闻名的一大群黑洞的心脏里被建造然后被改进之后,塔金和贝弗尔·勒梅利斯克,设计首脑,已经让死星项目移动过几次来躲避可能的叛军蓄意破坏之企图,最终为了增加安全性把它迁移至赫茹兹星系。

当然了,这样巨大的项目,它能够永远被保密是希望渺茫的——但是知道它存在,甚至知道它在哪里建造的,和能够采取行动的不一样。达拉上将,指挥着四艘帝国级歼星舰和数不胜数的更小的飞行器,让无底洞里她的站远离长期的警惕;任何进入这个领域而未经授权的舰船将不会离开去把传言带到别的地方。
塔金盯着这个未完成的球状体,宁静地漂浮在真空中,从背后被德斯佩勒反射的日光怪异地照亮。它甚至还不是一个完整的骨架。然而当完成的时候,这个战斗站的直径将会是一百六十公里。将会有二十四个区域,每一个半球各有十二个。每一个区域,被称作一个司埠筎,将会有它自己的食品复制器,机库隔间,水培,拘留块,医疗中心,军械库,指挥中心,而其它的设施需要给任何被认为是必要的任务提供服务。位于每一个司埠筎里的一个紧急的、备用的指挥中心提供完整的武器和机动性控制,为了过多的两倍十二纵深。当完全可运作的时候,这个战斗站将会是银河系中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力量。
而且它由塔金来指挥。
作为这样一个飞船的指挥官,他将会,必定,是银河系中最有权势的男人。他当然想到了甚至皇帝也不能站在他面前,他选择去挑战帕尔帕廷的统治这个想法。还有,塔金了解皇帝。如果他们的位置颠倒的话,他知道他将不可能会许可任何人拥有这样的力量——不是没有某种自动保险的。一个破坏装置已经被建在这个站的某处,红色按钮安装在帕尔帕廷的房间里了吗?是一些和六十六号令相等的、某些上船的军官和士兵了解的东西吗?亦或它甚至是更加迂回的某物?塔金确信皇帝有某种对抗任何理论上的叛乱的保险。并不是说这位高级星区总督想要这样的进程;他不是一个愚蠢或者有自杀倾向的人。
除了那可怕的、灭星的“超级激光”本身以外——那是基于䂤莫镗项目和运用了一个由501冲锋队军团在克隆人战争期间于麦基托秘密取走的能量源——这个站将会增加飞行器的补充,既有太空的也有地面的,等于一个巨大的行星边缘基地:四艘主力舰,一百架TIE/In型星际战斗机,加上攻击穿梭机,爆艇,运输船,支援船,地面载具,全部最终共计数以万计。它将会拥有一个可操作的、数量为二十五万的船员,算在内仅炮手就有六万。该船可以轻轻松松地运输超过五十万装备齐全的士兵,还有辅助人员——飞行员,船员,还有其他的工人——将会是那个数量的一半。它的整个后勤是惊人的。哦,它确实将会是一个可怕的怪物。但是是一个驯化了的和处于塔金控制之下的怪物;一个覆盖了銛钿辇钢外层的怪物,无懈可击并且不受影响。
嗯,几乎无懈可击。勒梅利斯克已经在那个情况下让他失望了。设计这个战斗站的最大挑战,他说了,不是创造一个大的足以毁灭一颗行星的光束炮,也不是建造一个卫星大小的、将会被三级超空间驱动器驱动的站。最大挑战是给它们二者供能。他说了,必须要有权衡。为了增加武器的攻击方法,防护能力将会不得不降低至基础水平。贝弗尔说了,能量,不是无限的,即使这样大小的一个站,由迄今为止建造的最大的超物质反应堆提供燃料。然而,考虑到表面到真空的防护,战斗机的数量,涡轮激光炮组,带电粒子爆能枪,磁性轨道炮,质子鱼雷库存,离子炮,还有很多其它的防御器具,任何不管多大的海军舰船甚至连遥远的威胁都不是。一支由帝国级歼星舰组成的舰队——甚至一支由超级级歼星舰组成的舰队,要是这样的东西存在的话——一旦这个战斗站是完全的可运作,将不会对它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3

主题

17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7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鉴于这一切,一个有时不完美的保护系统对于使一颗行星蒸发的能力而言不是要付出的、非常巨大的代价。
一旦这个站完全在线的时候,然后塔金主义——被银河帝国正式承认和以这样的名义取名——将会在方方面面支配已知的星球。塔金主义就和它是有效的一样纯粹;恐惧将会使银河系保持秩序井然。一旦这个“死星”的力量被证明,它的存在将会足以维持和平。叛军同盟将不会膽敢冒险面对它。一个叛乱者将会因畏缩于他的家园被转变成耀眼的等离子体而乐意接受他自身的死亡。
塔金离开那个观察窗。已经有蓄意破坏和挫折,而更多的将会发生;对于这样大小的一个项目这是不可避免的。奴隶们已经试图逃离,机器人们已经出现了故障,而本应该明白事理的人们已经想要通过政治阴谋来获得个人权力。除了这些使人烦恼的事之外,达斯·维德,皇帝的宠儿,现在习惯于突然的露面和再一次把他那沉重的手按在这全部的过程上。不幸的是,维德不受塔金的控制,即使,他作为新高级星区总督中的第一人,是一个其心血来潮在整个外环星域即是法律的男人。维德的职能之规矩本质上是和塔金主义无异的哲理一事是千真万确的,尽管是更小的规模;看到那个男人用一个手势就导致房间对面的一位上将或者一位将军仿佛被射击了一样倒下是……令人焦虑不安的。维德称它为原力,那不可思议的力量据称是绝地和西斯独有的。塔金见过他用他的光剑打击来自空中的爆能束——亦或甚至,多次,仅用他的防护手套——伴随不比拍打飞来飞去的苍蝇的更多的气力。维德有点像一个难题:绝地消亡了,因此据说,西斯也一样,可是那个黑衣人持有那件有着鲜明特征的、被两个团体都喜爱的武器,还有运用它的技巧。
令人费解。塔金听到有人说过在那副盔甲下维德相比于人更是一台机器。他知道那个半机械人格里弗斯将军能够同时挥舞四把光剑,所以也许维德对一把光剑熟练一事终究不是那么的令人惊讶。没人能够有把握地说,既然没人,也许除了皇帝本人,知道在那个黑头盔的面罩后面的那副尊容的身份。
然而,塔金,有他自己的、关于那位黑暗尊主以前的人生的推测,基于他从特许的档案和交谈,还有从公共记录搜集的信息。他听说过那位绝地战争英雄,阿纳金·天行者,在穆斯塔法那所谓的死亡,而且知道没有找到遗体。当然了,可能容易地在那白热化的岩浆河中的一条里消失……但是达斯·维德,被封存在一件维生服里,表现出对原力的、据说只有绝地之中最强大的达到的精通,在天行者离开那个地点之后立即成为了皇帝的新宠一事真的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塔金耸了耸肩。无论维德是何人或者何物,亦或已经成为,他不是没有巨大的个人权力的,而且他有皇帝的信任一事是众所周知的。但是那无关紧要。对于塔金而言战斗站的建造进展迅速是至关重要的。维德或者其他人要是试图阻碍这个,他们将会被立即和彻底地处理。他的终极梦想必须被实现。和那个相比,没有别的什么是重要的。
没有什么。
维德爵爷者,年少壮勇。尝随欧比旺逐杜库伯爵至于无形之手,斩杀杜库,帕皇以为贤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27 21:13 , Processed in 0.19344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