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darkweskerinc

[小说] 《科洛桑之夜第二部:暗影街》

[复制链接]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
就在嘉克斯、埃-五、乐苒丝还有丹正从珀雒哒宫离开前去与德雅相会还有护送她到她的船上的时候一个包裹被信差送来了。维普腊式,被赛傅堎人那预言性的能力所帮助,最终成功地给她弄到格林艾斯特瑞德号,一艘隶属于珀尔兹技术同盟的商船上的一个舱位。它将会带着她,超过接下来的几个月还有依靠一条迂回的路线,前往泽尔特罗斯人那愉快的行星。德雅·杜瑞尔将要回家。
瑞曼一如既往地选择留下,举出了“未完成的调查”。
嘉克斯从那个递送机器人那里接受了这个包裹,它大概三十厘米。没有回邮地址。他看着他的友人们,他们和他一样显得困惑不解。他耸了耸肩然后开始打开它。
丹匆忙地后退了。“你确定那是一个好主意吗?”
“我没有感觉到关于它的任何消极或者危险的事。”实际上,那不完全是真的。这神秘的包裹有着明显的气氛,虽然没有关于他们的、迫在眉睫的事。反而,它似乎浸透于邪恶之中,浸泡于鲜血之中。无论它是什么,死亡和它近在咫尺。
当他打开包裹的时候,他明白为什么了。
它是一把光剑。
一张全息卡投影出一条以简单的草书题写的信息:一名绝地不应该不得不依赖一件次等的武器。祝好运。它被签了名,一位革命同伴。
嘉克斯检查这件武器。这把光剑的柄的设计是优雅的朴素,包括由银色的硬铝塑成,左右手握都通用,有着类似于他在工厂地区失去的一个锁定的激活器。好,他挖苦地想道,因为你绝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将不得不使另外一个核反应堆超载。他想知道剑的颜色是什么。除了激活它别无他法,那个,鉴于他们在一条公共街道的位置,似乎有些仓促。然而,他知道它是工作的。
丹踮着脚,才能够读那份信件。“嗯,”他说道。“那是偶然发现的。你不是正试图造那些中的一个吗?”
埃-五拿走那张卡然后看着它。“一个标准一次性全息投影碎片,”他说道。“关于书写风格或者递送机械装置没有引人注目的地方。”他向这位绝地翘起一个光感受器。“我假定这就和预料之外的赠与物一样来的?”
“你可以那么说。我想象不出谁会——”嘉克斯突然停了下来,想起昨天他在维普腊式的集会上遇见的那个男人。他的名字是——泰弗?嘉克斯所能回想起关于那个男人的全部即是他戴着一个眼罩。这可能是从他那里来的吗?毕竟,他显示出对那件崴尔莫瑞安武器的兴趣。
“我昨天遇见了一个男人,”他缓缓地说道,“他也许是——”他突然停了下来,顷刻之间被原力之中突然的骚动打击了。它的源头是他之前邂逅过的一个精神,他肯定那个,即使他仅仅间接地体会过。没有绝地——没有人,事实上,有着寥寥无几的纤原体——能够忘记那样强大的意志的冲击。
嘉克斯说道,“维德在附近。”
丹紧张地环视这拥挤的街道,伸长他的脖子徒劳地试图看得更清楚。“哪里?”
“附近是一个相对的措辞,”乐苒丝说道。“但是我认为他在以十平方米为半径的范围内的几率很高。”她向南边做了一个手势。“在那个方向。”
“好,”丹说道。“因此我们要走那条路,对吗?”他指着北边。
嘉克斯和乐苒丝都一动不动地站着;然后嘉克斯说道:“他是相当的心烦意乱。根本没有费心去掩盖他的情绪。”
“有趣,”乐苒丝说道。
“不是我们眼下想要用的一个词,”丹说道。“难道我们不应该节省我们的天线,寻找隐喻性的岩石来爬行?亦或甚至是一块真正的岩石?而不是站在这周围像一群赤身裸体的贾瓦人那样显眼?”

“不用担心,”嘉克斯说道。“我们不在推进。而且他太烦恼以至于不能意识到我们。”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补充道:“这确实让我想知道什么可以让那位黑暗尊主烦恼到那样的程度。”
“好,”丹说道。“当我们向北边漫步的时候琢磨吧。”
伴随着杀害沃籁特的凶手最终被验明正身——还有省事地自焚而死——丹至少暂时正在以更加从容不迫的节奏期待事件。
他们对未来的压力已经如释重负了:德雅已经坚持要无限期地继续支付他们的薪水了。
“我坚持,”她抢在嘉克斯大概要抗议之前告诉他道。“你让我就杀害就当涉及到外斯的凶手一事上下定决心。他留给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花的信用点——而这来自一个泽尔特罗斯人,那意味着一些事。资助你们和你们做的工作将会是我的荣幸。”
嘉克斯一贯地、竭尽所能地告诉她退出这笔交易,但是德雅,保佑她,是不屈不挠的。而且当面对她那生化和心灵感应的兵工厂的时候,他承认他的抵抗,已经是非常无力的。所以她在于本地的太空港和他们会面之前回到她的共管式公寓去收拾,而嘉克斯脸上挂着迷迷糊糊的表情回到其他人的身边。
因此他们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就像乌格瑙特人所言有了“信誉和一间简易房” 。而且他们有更多占用他们时间的工作,在UML和调查之间嘉克斯毫无疑问会继续让他们参与的。丹叹了口气。维德定位嘉克斯还有让他那穿着靴子的脚后跟踩在他们身上的机会仍然比这个萨勒斯特人所希望的要多得多,那意味着尽可能快地分隔仍然是唯一合理的选择。但是他不情愿地意识到那个,因为他们所有人那自吹自擂的理性,人类生活在内克苏的窝点里是最舒适的。实际上,他想道,那是内克苏的嘴造出来的。他勉强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大部分,至少——而且不像是他们没有一些在他们这边的火力。埃-五和乐苒丝仍然非常准确地使用他们的激光器和爆能枪,还有瑞曼,他不得不承认,可以切入任何数据库,帝国的及其他的,而且不留痕迹,比过冷的提班纳冷凝液还要光滑。也许他不是同志之中最欢快的,但是丹可以忽视那个。
然后有嘉克斯。这位绝地,他不得不承认,正在成长为一位相当不错的英雄角色。如果他继续经历维德那断断续续的关注之后还存在的话,更不用说每日每夜在下层若隐若现的那成千上万和其它的危险,他可能变成一股力量——没打算双关——预料到了。他拥有一个相当好的互助团体,虽然于过去的几天的综合团体动态里在他和其他人之间似乎确实有难以察觉的改变。尤其是对乐苒丝而言,虽然如果他不能够看出这个提列克人对他的感受的话这位绝地就和一只太空蛞蝓一样失明了。但是在埃-五和他之间也有一定数量的、新的矛盾。丹想知道,怎么回事。很难说对瑞曼而言是否有什么不同;这阴沉的埃洛铭人在他本人和其他人之间保持最低限度的交流。而且他最近相比于往常对全息网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丹耸了耸肩。嗯,毕竟,哪个家庭没有口角和不和?记住那个是重要的,因为他们即是——一个家庭,虽然有时是一个不健全的一个。重要的是当需要组成一个好的团队的时候他们都会来的。
嘉克斯注视着他们的委托人接近太空港的入口,她安心地换上了和昨夜的衣服相比黯然失色的旅行衣着。当她走得更近的时候,他意识到她也抑制了她的信息素和精神诱惑。
好。在别的什么事出错前现在让我们使她登上船还有离开行星。
他略微地对他的态度感到惭愧——但是仅仅略微地。虽然他慢慢地喜欢上了德雅,
All hail Darth Vader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他对她将要离开是非常高兴的。平心而论,甚至在没有化学和超自然的诱惑的情况下她还是麻烦。
九号太空港是一个代表每一个过去常常在星辰之间旅行的物种的、涌动的、推来搡去的、恼怒的、匆忙的、手忙脚乱的人们之巨大的团。就是说它在设计上和在这个首都星球的其他很多太空港中的任何一个别无二致。这让确定它的方位更令人困惑一些,更困难一些,而且比从头走到尾更加令人沮丧,然而,例如八号太空港或者十号,事实上九号是在帝国太空港当局监督下正在经历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旧的建筑物正在被拆除,新的被建造,交通改道,而留下的仍然要作为一个完全运作的港口不得不以某种方式运转。
在这样的环境下,机器的需求总是优先于那些有机体的需求。站,船员,还有维修工人——更不用说旅客——都发现他们自己挤进越来越小的通道还有被迫听从受每分钟更新之影响的程序或者服务机器人的指示。这一切让寻找一个人的目的地成了一次类似于越过这座城市自身的最底层的锻炼。
被几十张嘴里的饶舌、挤的过近的身体那不可避免的恶臭还有不间断的施工那凌驾一切的、刺耳的声音包围和耽搁,一个人影响小团体继续被迫前往较远的发射舱中的一个。埃-五用一发定向的、高超音速的脉冲来确保他的话语将会盖过人群的喧闹声以被听到。“在通道拐弯到左边,”这个机器人说道。“它是一个暂时被提高的、将让我们绕过很多较大的施工的进出通道。”
嘉克斯注意到发着光的字母跟多语言的、表示“危险”的象形文字一起在入口上浮动。“它说仅限施工人员,”他说道。
“那就是我们,”这个机器人回应道。“我们正在建造一条让我们更快到达目的地的路。”
嘉克斯犹豫不决,但是仅仅直到他们进入通道为止。它几乎被遗弃了,而且自从他们到达这个港口以来第一次实际上可以没有阻碍地前进。嘉克斯深呼一口气然后放松了。
或者更确切地说,他试图。
既然他们已经暂时地绕开这一片混乱,他意识到原力正试图告诉他某事。实际上,那是一个太轻微的措辞。它更像是被抓住翻领和被猛烈地摇动了。在他意识到之前,他新获得的光剑剑柄在他的手中。然而,他还没有点燃它;他们仍然在一个太过公众化的地方。
对乐苒丝快速地扫了一眼确认了她也被警告了;双手正在臀部上入套的姊妹DL-44爆能枪附近徘徊。嘉克斯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但没有看到什么不正常。一些其他的物种——大多数是尼克托人——也步行或者搭乘司籁德涡克,但是这构造了他和他的密友们不是只有他们冒着因使用施工进出通道而被罚款的风险这样完美的感觉。
丹以通常仅在赫内姆思人新郎们在他们的新婚之夜上被听到的腔调说道:“现在怎么办呢?”
“安静!”它是威胁——可以确定。但是它的源头在哪里?
通道那相对的安静突然被一声响亮的、跳动的、颤动的噪音破坏了。然后一架扑翼飞机在附近升起,它的双翼在空中猛烈摆动。同时乐苒丝大喊“当心!”并且把他推到一边去。嘉克斯勉强避开了被一把砍过来的、翠绿色的剑打击。
乐苒丝没有。
All hail Darth Vader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8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
嘉克斯落到他那一边,翻滚,然后以一个平滑运动站了起来,让原力做大部分工作。他在移动的某一时刻激活了那把光剑,虽然他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剑——深红色的,他的大脑那遥远的一部分指出——瞬间向外沸腾至它的全长。
然后他站了起来并且面对奥拉·辛。虽然他之前从未见过她,但是她的出现让他对她的身份确定无疑。无论如何他用来怀疑的时间少之又少,因为她的剑已经向着他呼啸而来。它是一把绿色光剑,而它的光辉给一切涂上了被侵蚀的、和黄铜相同的阴影。一切是除了那个提列克人的绿色皮肤——它使那个深灰绿色的人成了成熟的池坚果。
嘉克斯仅有足够用来记录乐苒丝是受了重伤还是已死去的时间,而在他猛冲过去孤注一掷地试图阻挡它之前,她正好在那把剑的第二个向下弧的路上。
他做了,但是勉强。起冲突的两把剑噼啪作响,空气被臭氧占据,然后两把光剑被弹了回去。辛的剑被转向仅仅足够错过乐苒丝。它穿过那被升高的通道之暂停的地板,砍断支承结构。嘉克斯后空翻然后降落到仍然支撑的部分上,他的光剑准备好进行另外一次攻击。
在他的身后,他的同志们落入深渊之中。
当辛再一次向他跳过来的时候,甚至连最短暂的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了。几米以下,一个紧急反应牵引机领域被那抓住他翻滚的伙伴们之瓦解自动激活了。他们将会慢慢地落下,但是他没有看的时间;他仅仅有呼吸的时间。她对他大打出手几乎和陪伴他们的咒骂和骂人话一样强烈。
“恐惧我吧,绝地!吾乃奥拉·辛,你们这类人的纳什塔、天灾!我出没于你们最黑暗的梦里!我畅饮绝地之血;我在他们的肚子里筑巢!你们的噩梦现在有了名字,圣职者,而那个名字即是奥拉·辛!”
他感到原力围绕着她流动。它可能是相当大的,但是它是无法无天的和缺乏训练的还有,正因为如此,难以预料。他之前从未感受过很像它的东西,而他无疑从未听说过像它这样的东西。
最后她为她的长篇大论停顿了一阵子。他举起他的光剑,让他的右腿滑回还有让那嗡嗡作响的波束从他头上移开。
“那么,你就是那位赏金猎人,”他说道。
这个女人举起她自己的武器,咧着嘴
对他露出阴郁的笑。她外表很美;甚至在没有没有内分泌的优势下,她可以对德雅构成挑战。然而当嘉克斯感受她的内心深处的时候,彻底地打消了任何外在的印象。她拥有一个丑陋的灵魂。
“你操纵光剑操纵的不错,猎物。”她突然向前倾,然后她那双深红色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狂怒填满了它们——或者至少,他认为,结束了最后的一点理智;从一开始就不像是有很多——然后她咆哮道:“你从哪里得到那个的?”她指着他的光剑。
他对她说了实话:“一位泛泛之交把它送给我的。”他耸了耸肩。“我猜他再也不想要它了。”
她进来了,而且她是难以置信地迅速;比他遭遇过的任何人都要迅速。只有原力允许他预测她的反应;不然他想必将会在一开始就失去了四肢。他所能做的一切即是躲避她扔向他的、飓风般的猛击:砍-砍-砍-刺-斜线砍——!
他向后一跃来逃跑,感觉到当她的光剑穿过他的靴子并且切掉了一部分后跟的时候它的高温轻微地烧焦了他的右脚。
也许刺激她失去控制终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计划……
当嘉克斯向后飞行的时候,他用他的武器向他身后砍去。一块新安装的透明钢窗玻璃在他光剑的冲击下粉碎了,他仅仅及时毫发无损地通过。他双脚落在顶部。
辛瞬间跟了过来。她飞过缺口,

眯着眼,她的双臂为了平衡保持张开状态。她的光剑是一个在半黑暗之中的铭绿色的杆子。
她向下砍,猛烈地,非常快!没有原力的话,他将会被一劈两半的。反而,在他能够思考前,他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被力量之线包裹了。他的手自动地、匆匆忙忙地用他的剑阻挡她的剑。猩红色和翡翠色的闪电再一次让他们都暂时失明了。加上她下降的力量,她的突击再一次反向碰到他,穿过屋顶结构。他几乎从遥远的边缘上掉了下来。
在他身后,几个巨大的自动机正在忙于拆除和施工。在某处一个舒服的控制站里,当这些巨大的机器做全部的工作的时候,一个监督者大概在一把形式椅里休息,注视着。他或者她会扫一眼屏幕,注意到在这沉重的工作中间的战斗,放下惯常的一杯咖啡然后通知保卫部门吗?这场战斗甚至会长的足以持续到援助到来吗?
她再一次向他扑过来。她很迅速,强壮,优秀,但是她也是膽大妄为的。她已经亲自说过了:她的激忄青在于狩猎绝地,不是和他们战斗。她习惯于猛烈和迅速地突击,夜间一条鲜红色的条纹。她不习惯于和有技巧的对手在任何时长战斗。
嘉克斯继续后退,躲避,让原力彻底地控制他。一次错误的移动然后他将会被砍倒。他最好的选择是在拿下她之前等待,让她拖垮她自己。假定他比他更加持久。她是类人,但不是人类;也许对于她这种人来说有不同的规则。他已经肯定她的快缩肌水平比他的高的多。他正在变得疲倦,但是她似乎和他们开始的时候一样迅速和强壮。
他们现在在机器之中了。巨大的起重机和复合寄托机,环节审核机,发射器,还有合成器在他们周围嗡嗡作响和发出隆隆声。辛继续往后推他,往后,往后,一直往后。嘉克斯顺其自然。他想要她确信她将要获胜了。
也许她将要……
至少她停止了谩骂。我开始认为她正试着让我去死。
“没有必要去死,”她仿佛阅读了他的大脑,说道。她抛出一连串迅速的、汹涌的攻击,没有打算造成重大的损害,而是为了致命一击而坑他。
“真的吗?你认为你的老板计划怎么处理我?给我買午餐吗?”
“我不关心,绝地。现在投降然后也许你能够和他交涉一些事。不投降,而我现在就杀死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比没有未来好,难道你不同意吗?”
她没有等待一个答复就冲了过来,而她的攻击顺序对他来说太快以至于不能有意识地跟上。原力回应了,它的线就像操纵一个木偶一样操纵他,但是他的身体将不能够保持更久了。他挡住,反击,被挡开,然后就在她试图取他项上人头的时候他及时低下头。
进展地不顺利。他需要做一些事,而且要快,否则——
辛正在变得不耐烦。这该死的绝地拒绝让步,尽管原力现在在扶持他。
她不确定他是如何偶遇她的光剑的;最有可能的是他和泰弗邂逅过。她不关心详情——她的目的是拿回它,而且她对如何拿回不是很讲究。如果意味着把它从他被砍断的手之冰冷的、枯萎的手指那里撬开的话,她肯定维德尊主会理解的。但是她想要此事快速结束。她的耐力会比大多数类人感知生物持久,但是当它逐渐消失的时候,它消失的很快。
甚至承认失败的可能性不是一个选项。她将会击败这傲慢无礼的绝地。别的是难以置信的。
嘉克斯右眼的余光之移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光剑的能量再一次冲突和发出嘶嘶声,而他允许打击把他踉踉跄跄地送回趋向于他感知到的活动。他所拥有的全部时间用来快速地扫了一眼。
他不能够更加猛烈地战斗。他不得不更加机敏地战斗。
这台机器是一个巨大的转发器,或者
All hail Darth Vader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rkweskerinc 于 2019-12-31 17:15 编辑

斐钵。它消耗未经加工的、看起来像是来自漏斗的沙子的材料,然后为了一个坚固的、防风雨的涂层把一张半透明的盘子放到顶部。这个漏斗有一个发出浅蓝色光的安全领域,来阻止东西落入未加工材料箱。明智的,因为斐钵将会吸收任何落入它内部的东西然后将材料重组为它的压成品。
他的脑袋里突然闪现一个孤注一掷的计划。
他尝试一次攻击,一个初级的,他在早期习得的、简单的第二式系列。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威胁;这些移动是被设计为抵御对立的光剑。
辛仅仅那么做,轻而易举地阻挡了攻击。她笑了。
“一个连学徒都不配的防御?来吧,你能够做得更好,不是吗?”
“不见得,”他说道。但是他想要的全部即是一个小小的运动空间,那些移动已经给予他了。他转向,冲了三步,然后依靠他所能聚集的每一点原力一跃而起,设法降落到在斐钵之上的控制条上,双臂似风车般转动来进行寻找平衡的伪装——
他知道,辛将会在他的身后;他将连转身还有面对她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在她开始一次将轻而易举地让他从他的栖木上失去平衡的猛冲之前将会使用领域保卫未加工材料箱作为一步。
他运用原力,感觉到了她——
在控制面板上那闪闪发光的红色按钮就在他那只受损的靴子的旁边。嘉克斯等待直到他感觉到辛降落在那片领域为止——
然后他踩了一脚那个按钮。
那片领域停止了。
当辛落入那搅动着的沙子的时候她尖叫了。她的光剑在通过它的时候砍出一条熔化了的能量,将沙子熔合为多瘤的绿色玻璃——然后当她失去她对柄的控制的时候被熄灭了。
当辛沉到沙子里面的时候她抬起头来看他。当它被那台机器吞没的时候它搅动着。他看到她最后的一部分即是红发的污点。
他转向然后开始走向落管,意识到他的朋友们现在本应该已经到达地面了……
All hail Darth Vader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
在嘉克斯到达医疗中心之后不久爆炸性消息紧接着落到他身上。
第一个来自德雅。她已经检查好了,她的医疗扫描显示没有来自那次跌落的事后影响。“我们泽尔特罗斯人是一个强壮的种类,”她咧嘴笑道。她看起来非常快乐——极为,事实上,嘉克斯问她在护理期间她收到了什么好消息。
“是我做出的一个决定,”她回应道。“我将留在科洛桑而不是返回泽尔特罗斯。我想要成为抵抗运动的一部分。”
“什么?”他有一阵子不确定他准确地听了她说的话。“你的意思是,在维普腊式的成员们为了确保你的安全通道而承担的所有工作和风险之后,那——?”
“我将留下。是的。我对我引起的麻烦感到遗憾,但是我认为,如果你考虑我不得不提供的,你将意识到这是最好的选择。”当她讲话的时候她用手指列出了理由。“我是一个基础类人,那意味着有着化妆和预防性的伪装,我可以是一个人类,一个米里奥人,或者甚至是一个提列克人。我具有全部拥护我的、信息素的、心灵感应的东西,那让我在不引起人们怀疑的情况下操纵一屋子的人。而且我兼有财富和美貌,那给予我接近一些通道的力量。面对它吧,嘉克斯——你的团体需要我。”
他无法反驳。她顽固,任性,特立独行;总之,一个真正的棘手的人——而她是正确的。她毫无疑问是一笔财富。
他希望乐苒丝不要介意。
结果,他没有得到一个询问的机会。
她在一间私人的恢复室里,他惊讶地注意到;对某个没有坐标方格的人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他怀疑德雅运作了她的金钱和操纵能力来让这个提列克人得到最好的照料。
当他进来的时候她是神志清醒的,已经经历了大量巴克塔箱的再生。她的右臂几乎被完全砍断了,那把光剑还在她右边造成了一个严重的伤口,损害她的肝脏和胰腺。当它造成损害的时候它不是那把能量剑那强烈的热度所造成的烧灼的话,她将会在倒地之前流血而死的。
他再一次看着她的面容,而且惊讶于看到她醒着和注视着他。她的目光甚至比往常更加阴郁。她没有回应他的问候;她却简单地说道:“我将离开。”
“离开?”
“你的团体。我决定了在没有试图解决最好留给星区警察部门的神秘的情况下我一个人能够完成更多。”她抬起她的好手来阻止任何异议或者问题。“我将仍然在周围,嘉克斯。我肯定我们的道路将相交。但是我认为我们各走各路是最好的。”
嘉克斯精神上依旧震惊于德雅给予他的新闻,发现他自己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站在那里,就像一个看过他的第一次原力示范的学徒一样嘴巴张着。最后,他不能够考虑任何其它的行为进程,他把他的原力线派到她那里,探索她的感情,仅仅期待她保护她自己的那难以穿透的盔甲。
让他震惊的是,他发现她开放了。
他踌躇着向更远处推进。她仍然没有抵抗。她也并不热烈地欢迎我,他想道。不过,他知道对这个游侠而言走需要她所拥有的巨大勇气。
这样的信任需要互惠。他开放了他自己,他竭尽全力地暴露他内心的情绪,他的秘密;他也没有在自我反思和自觉方面多加练习。在圣殿被破坏之前,它们是作为他的成年训练的一部分而习得的戒律。尽管如此,在原力作为他的能力之前他现在近乎赤身裸体地站着。
他感觉到她探查他,感觉到她的精神在他的精神里;一开始是犹豫的,但是然后有了更大的信心,而且最终有了不顾后果的放任。她正在寻找着某物……
当他遭遇她身上那同样的情感的时候他意识到它是什么了。虽然她没有在隐藏它。她小心地、暂时地就像一面在一道防卫墙上受战争破坏的三角旗一样展示它。

被揭露的真相让他大吃一惊。
我——我从未那样想过你,他心里说道,让原力言简意赅地传达这条信息的精髓。
我也从未那样想过你。但是事情改变了。她看着他,而尽管她心思的口吻是冷漠的和被限制的,他通过原力收到的感觉根本不是。它拥有真相的全部还有她对自由和正义那强烈的激忄青。而甚至当他感受它的高温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它开始衰退,可以感觉到它的火正在被控制。
等等,他说道,但是为时已晚。她的防护猛地回到原位——那沉重的精神盔甲,用于抑制情感的、和一个热起爆管相等的东西,再一次对齐和无缝;她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正如我说的,”她对他说道,“我将在周围。现在,如果你允许的话,我累了。”当她的双眼合上的时候她的脑袋落在枕头上。
嘉克斯离开了这间房间并且徘徊了一阵子,试图应付这个人事方面的改变。他感觉像一个傻瓜一样——但是他是如何知道的?他在圣殿里的生活给予他很少的机会去调查这位女性还有,当他在外面的生活给予他很多机会的时候,他如今与之奔跑的那类人要么对性不感兴趣要么就像把别的东西作为一个谈判筹码,或者一件武器那样使用性。
他把乐苒丝·特瑞珂视作一位战友,但不是以这个措辞每一个可能的观念。嘉克斯突然明白了这个提列克人对德雅·杜瑞尔逐渐增加的闷闷不乐和反感。没有她可以与另一个女人竞争的方法;即使没有她那大量的心理兵工厂,那个泽尔特罗斯人是一个难以对付的竞争者。她拥有金钱,美貌,和一种让这颗行星上的顶级服装销售商对此极为垂涎欲滴的时尚感。和德雅相比,乐苒丝完败了。
她所能做的全部即是战斗。她所不得不提供的全部即是一颗英雄之心。她所给予的是——一切。
“有事使你烦恼吗,嘉克斯?”埃-五的声音闯入他的思考中。
“他的意思是,”丹的声音传入了,“你看起来比往常更加恍惚。”
嘉克斯眨了眨眼睛。他到了等候区,在此时给了六个左右的人类或者类人等候的地方——要么为了治疗要么为了处于比他们更糟的情况的其他人之消息。丹仅仅右耳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而那个机器人毫发无损。
嘉克斯说道,“我只是见到了德雅和乐苒丝。她们——”
“我们从德雅那里听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埃-五说道。“乐苒丝怎么样?”
“活着并且正在康复,”嘉克斯说道。“那即是好消息。”
当他继续告诉他们乐苒丝的决定的时候,一个有着让他话说一半就停下然后发笑的力量打击了他。
“我们错过滑稽的某事吗?”丹想要知道。
“你可以那么说,”嘉克斯说道。他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以洪亮的声调说道,“小心谨慎地优先处理关于逃亡者的回收行动。”
“那听起来耳熟,”丹沉思道。“嘿,稍等——那即是那个赛傅堎人告诉我们的最后一件事。”
“正是,”嘉克斯说道。他摇摇头。“它在试着警告我们关于那个赏金猎人的事。关于奥拉·辛。我们仅仅在事后弄明白一丢丢。”他再一次笑了。
“我以为这应该是一项可怕又沉闷的工作,”一个女性的声音从他们身后说道。当其中的一人看到德雅·杜瑞尔从附近的一个电梯下来的时候他们转身。她着陆并且走向他们。她正身着一件在某物上和昨夜那件云般的连衣裙有共同点的连衣裙,这一件仅仅更像是液态的。它是蓝色的,而小小的微波从她的右肩开始然后以它的长度漫延开来,止于她的左臀并且立即再一次开始。
“反而,”德雅继续说道,“我听到笑声,看到笑容。我必须承认,作为一个泽尔特罗斯人,这让我高兴。”
All hail Darth Vader

4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在这位绝地的身边停了下来并且笑了。
“好看的连衣裙,”他说道。
“它是一套的一部分,等下你将看到最后一件——它是由火制成的。”
他咧嘴笑了。他不确定她的信息素是否在影响他,而且不是真的在乎。他所知或者所在乎的全部即是他感觉很棒。的确,仍然有问题要解决。有维德对他正在进行的秘密追逐,而他将会为西斯谋杀他父亲而采取报仇雪恨的行动。他也没有忘记那个通过原力形成的、阿纳金·天行者仍然活着的认识。如果是这样,意味着他将会有朝一日不得不去找这位年轻的绝地并且将珀若辇还给他。还有他不得不决定柏塔馏出液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所有这些决定将会不得不做出——迟早。
眼下,然而,听德雅的笑声,看她的笑容,和感受她的碰触就足够了。
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丹摇摇头和嘀咕说听起来像涩'唻摁的话。埃-五点头同意。在他意识到他们不明白之前他感到烦恼短暂的突发。态度是这个里最重要的东西。它即是让你早晨起床的东西,让你过一天活下来的东西。他宁愿有像德雅一样的某人在他这边而不愿一个令人不快又克制的乐苒丝。
他们有朝一日将会看出的。直到那时——
“我们走吧,”他说道。“瑞曼独自一人在那里——我们最好确保他现在没有把一切在网上拍卖。”
是那个机器人,瑞曼意识到。那个机器人某种程度上是关键。它单独出现于所有的事件中。它把他们都联系起来——二十年前,在科洛桑那神秘的追逐和杀戮;和芭丽丝·奥菲这位绝地,在德龙加的事件;还有涉及那神秘的柏塔的资料恢复。
那个机器人即是联接。他知道;他可以感觉到。
涵纳诺牧·缇克·瑞曼靠在椅子上然后笑了。它是一个有着一些超过二十多年的、一半四散在银河系里的部分的可怕的拼图。而且那些部分很多被藏在不仅难以寻觅,而且接近也是危险的地方。然而,是值得的。如果甚至他正开始拼的部分是真的话,它将会是物有所值的。用它许诺的力量,他能够取回他昔日的荣耀,还有更多——他能够挑战皇帝本人。
毫无疑问,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拼图。但是这个埃洛铭人擅长拼图。
确实非常好。
All hail Darth Vade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9-25 01:03 , Processed in 0.04100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