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0255|回复: 9

[小说] 绝地使命4:伪装大师(Jedi Quest 4: The Master of Disguise)

[复制链接]

1

主题

9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51
水晶
0
发表于 2009-5-24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ketime 于 2009-6-8 23:39 编辑

  第一章

  哈林顿行星10年的内战给这个星球造成了灭顶之灾:大路被雷射炮和热能追击炮炸成了蜂窝煤;炸弹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力把沉重的载具掀了个底朝天;两侧的操场被烧的炭黑——整个星球已经面目全非。
  绝地武士的下午是伴随着山边不断的炮轰声度过的。一股凉风掠过,卷起了地上已经蠢蠢欲动的尘埃。天空阴的很,高空,一个害羞的太阳躲在乌云中。
  对于阿纳金来说,所有的这一切,无疑是他的恶梦。冷风拂过,吹散了他的头发。三天以来,他们一直在长途跋涉。他的体力几乎已经透支了,所以他现在已经没力气重新梳理自己“不争气”的头发。但阿纳金并没有把自己的疲倦表现出来。他曾在神殿接受过测试,领悟了“绝地”的内涵。一个绝地决不会为连环的炮弹声和呼啸的风声而分一丝神;一个绝地从来不会在雷射炮的炮声响彻云霄时退之千里。一个绝地总会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手头的任务之上。
  但是阿纳金并非是一个绝地,所以他一直被自己的疲劳和不适而困扰。天空阴沉的如同一座大山要把阿纳金压在下面似的。此时此刻,阿纳金正盘算着怎么一最大的效率,用最少的时间来完成折线任务。他已经有一阵子没在太空中享受射击行星的乐趣了。
  他可以忍受一切,但是因为他的家乡沙尘遍地,所以他讨厌沙尘,他讨厌把他们弄得满身,满嘴,眼睛里都是。他恨透了这个鬼地方了。
  他的师傅欧比万和另一个绝地索拉·阿塔纳走在他们前面。他们仔细审视着前方大路一切物品,计算着一个被埋在废墟中的光学传感器对他们造成的威胁有多大。在阿纳金身旁,另一个学徒多娃·斯奥坦尼斯在缓慢步行。
  多娃苗条的身材和她系在身上的那条已经模糊不清的绸带吸引了阿纳金。他发现她自从接受任务以来就一直在注视前方,看起来并没有仿佛轻松得很。
  过了一会, 多娃驻足,躯身,双手扶着膝盖大口的喘气。不经意间,他扭头看见了阿纳金那充满问号的脸。
  “我是不是应该让你享受一下在沙漠中洗澡的滋味?”多娃问。
  “顺便再让我尝尝果汁的味道。”阿纳金补充道。
  多娃恶狠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管你目的何在,请你自重。”
  阿纳金没法咧嘴示意。
  与此同时,在他们前面的欧比万和索拉精神高度紧张,他们知道,一旦走错,那怕是一小步,都有可能为他们赢得几张“免费的飞机票”。幸亏阿纳金和多娃临走前在神殿接受了寻雷特训,而没有什么比这个再好不过了。
  绝地至此光临哈林顿是为了解救五位因内战而被包围活捉的科学家。他们急中生智,利用无线电向神殿求救。殿的人和哈利顿屡谈屡败,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求助绝地。
  绝地担心他们已成为能奴隶或人质。哈林顿政治气候动荡不定,战斗的双方都认为对方和神殿勾结起来,因此他们厌恶外来者,因为外来者有极可能某一方的援兵。科学家一直在躲避,从一个毁灭的村落逃到另一个。要想找到他们很难,就连绝地们收到的最后一个信号也是在三天前。他们现在只希望他们还安然无恙。时光飞逝,绝地几乎搜遍了每一个村落,可就是见不到人影。但部分的村寨已经成了废墟,只有一小部分幸存下来,但它们的能源已经所剩无几了。
  “特奴利在前边。”她在她的笔记本上展开那张皱巴巴的地图,分析道。她抬头看了看前边蜿蜒而又狭窄的山路,注意到了远方的硝烟,“战争在逼近!”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天黑,”欧比万突然说“也许我们还能用夜幕掩护呢!”
  索拉皱了皱眉头,反驳道:“也许哈林顿人并没有成千上万的武器,不过值得肯定的是,他们要多少夜视镜就有多少。他们在夜间行动自如,可以随时随地偷袭。”
  阿纳金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山头伫立的村庄和那些长得象魔鬼一样张牙舞爪的树。阿纳金恍然大悟,原来他来到哈林顿之后看到的所有的树都被“扒光”了,上面还有烧焦的痕迹。
  “但我们找到那几个胆小鬼之后我们可以原路折返。”欧比万盘算着“这样也许还可以少走3千米的路呢!”
  “至少他们留下了这些……树杆,”多娃边走边说“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战斗双方毁灭了他们家乡的所有美好的东西之后仍然不顾一切的战斗,他们是冷血动物么?你们见过这么荒谬的事情么?”
  “见过。”欧比万和索拉一齐冷冰冰的回答。他们用眼神会意的互相瞥了一样,使阿纳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外人。
  夜幕降临,绝地静静地走进村寨。他们惊呆了,里面一片狼藉,烧焦的树木和石头被堆积在一起,有些甚至比欧比万还高。
  如果科学家们就藏在附近,那可以说它们隐蔽得很好。绝地不想大声喊叫,这种地方总是危机四伏。
  他们在废墟中费力的寻找。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生命,阿纳金震惊了。
  “人生总是事以愿违。”阿纳金总结道。他还记得当他还是一名孩童时,他总是为自己的母亲单曲好东西。有一次一外星商贩到他的家乡买东西,他还清楚地记得他买的是什么东西,什么颜色,他因没买到它们有多么伤心……人生就是如此……
  不,我不能想这些,我要集中精力,集中……
  在废墟的另一边,多娃也震惊了。在她脚下,躺着一些杂乱无章的被烧焦的床和床单的碎片……
  “走吧!”索拉用她那柔嫩的嗓音呼唤到“多娃!”
  他们很快就站在一片乱石之上,这里,曾经是一所豪华宫殿。多娃开始深呼吸,阿纳金甚至那是在集中注意力,准备救援。
  他们掉头,来到了另一个摇摇欲坠的酒馆面前。欧比万和索拉交换了一下眼神,与此同时,阿纳金召唤了缘力,虽然他探测的速度很慢,但很准,他很快就意识到里面有生物。
  欧比万向左拐,索拉向他的想法方向走去。他们同时回过头,示意他们的学徒跟着他们。
  索拉首先摸黑走进了蜿蜒曲折的走廊,紧接着是欧比万,在她的右边掩护。最后,就连它们胆小怕事的学徒也挤进了走廊。
  与其用酒店形容这里,还不如老鼠洞。桌椅,被大卸八块,大厅的中央,一个破烂不堪的烤炉俯卧在那里。显而易见,它是被一台远古投石车从外面被迸飞撞坏了天花板坠入了这里。因为,那台投石车已经被五马分尸,它的碎片散落在烤炉周围。
  说时迟,那时快,烤炉的铁门忽然旋转着打开,撞碎了旁边一条用来固定的铁链。绝地立即吃惊的退后几步,准备迎战。
  索拉悄悄地走到烤炉旁,轻轻地扶开了那扇铁门。一开始,只听烤炉里传来阵阵深呼吸,紧接着里面又传来了悦耳的口哨。
  “不要害怕。”索拉安慰道,“我们是绝地。”
  “证据。”里面的人颤抖地说。
  阿纳金差点没跟上,索拉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召唤光剑,并把它倚靠在烤炉的铁门上。
  “谢天谢地。”那个人感叹道。
  一张脏兮兮的脸从烤炉里窜了出来。“我很高兴见到你们,先介绍一下,我是福特图兰教授,星际地理家,这次任务的领队。我的任务是用一个三星级分析系统……”他的肩膀于手臂先后挤了出来。“在一所星际天文馆……”他试图把自己高大的身躯一次性挤出这扇小门。“进行对火山……爆发的研究。”他总算费力的匍匐了出来。他穿这一件遍体鳞伤的长袍,胸脯上还有一道恶心的划痕。“现在,互相认识一下吧。”
  一只蓝皮肤的胳膊试探性的伸了出来,紧接着又探出一张脸。“这是地壳学研究者乔夫迪亚艾琳。它的主要成就在于矿物学。”图兰解释道。
  乔夫被推了出来,从烤炉里钻出了一个人类,脸上带着一丝呆板的微笑。他的头发因沾满泥土而纷纷竖起,饱含深情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绝地。“这是政治理论家和星际探险家特科维尔顿教授。”“我还以为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等着直道我们变成了骷髅被考古学家运回博物馆进行公开展示为止呢!”特克抱怨道。
  下一个科学家利英尤坎奇迹般的出现。“他的主要成就在于大气学,传送学以及星系学。最后,海洋学家托利海夫出来了。
  图兰教授把手篡在了一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们现在能返回了么?我受够了!”
  “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欧比万说道,“我们有八公里的路要走呢!”
  图兰教授的脸阴沉了下来。“八公里?又那么远么?”
  “你们有越野车么?”尤坎问道。
  “没有。”欧比万回答,“它们太吵了,看来我们不得不走了。”
  “那样要花很长时间。”艾琳疑惑的说道,“我们希望……”
  特克回头扫视了他的伙伴们,他很乐观:“还不算太远,想想看,我们现在有绝地的保护,怕什么?”
  海夫试图劝说特克:“这回就让绝地来领导吧!你已经为我们付出很多了。”
  “特克算是一位英雄。”图兰解释道,“他一直想方设法使我们避开敌营。”
  “他做的不错。”欧比万评价道,“但是时间不早了,我们必须行动了。”
  “等等,我们有东西要分享。”索拉急匆匆地说。几分钟过后,吃了能量方块的科学家精神渐渐好了起来。
  随着粉红月亮的升起,他们进入了树林。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月亮的红光把光秃秃的树干打扮得银装素裹。
  在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中,索拉一直在看地图:“这是一个好时机。”她对欧比万嘀咕道“再走一千米就能离开这里了。”
  阿纳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欧比万和索拉住了足,连多娃也深呼吸集中注意力。
  科学家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反常,直到他们被欧比万拦住。
  “慢着。”他提醒道。
  他们像猫一样不发任何声响的竞走着。前面的树林时隐时现,硝烟弥漫,风雨刮愈猛,毫不收敛。
  “前面的树林,”索拉伤心地说,“烧着了。”
  “该死的!他们比我们预想的还要近!”欧比万抱怨道。
  “也就是说这里有兵营?”
  他们互相瞥了一眼。“已经别无选择了!”
  “来吧!我们必须把他们紧紧地抱围起来。”索拉命令到。
  他们离开树林,来带一片是非之地。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激战。月亮的光芒愈演愈烈,四周如同梦幻仙境。
  阿纳金察觉到了邪恶势力的存在,他们放慢脚步,多娃也试图召唤光剑。
  “什么!”她还没说完,地雷就在她脚底下开了花。
  地雷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像一堵空气墙一样把阿纳金顶飞……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2313

主题

4341

帖子

120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412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5-24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人加入衍生宇宙小说翻译行列!

指出一个瑕疵,“Civil War”是“内战”,不是“民间战争”,我已经帮你改掉了。另外,顺便改了几个错别字和格式问题。

总的来说翻译得很好啊!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克隆人指挥官

47

主题

692

帖子

6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78
水晶
2

曼达洛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5-25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人,有没有兴趣把漫画版的4集《JEDI QUEST》翻译了啊?

1

主题

9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5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09-5-25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问题,在一问押韵方面,有时不得不用四字成语。。。。(内战在字典里的解释是民间战争

101

主题

961

帖子

4

精华

中环

原力
210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绝地伊

发表于 2009-5-26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呀!!最高兴的就是有人翻SW的小说了!!楼主的英文小说够多不够多??想要的话我这儿有
For  the  great  unknown!

220

主题

2478

帖子

1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23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5-27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四字格是很好的手段啊,有什么问题吗?

刚发现现代汉语词典上竟然没有“内战”一词...
Never  again  will  a  citizen  of  this  galaxy  watch  a  moonrise  in  quite  the  same  way.  He  will  stare  at  that  moon,  and  remember  that  the  Empire  is  firmly  in  control. ----Grand  Moff  Tarkin

1

主题

9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5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09-5-27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阿纳金种种的跌落,以至于咬破了舌头。他扶着头坐起,仰天远望。
  “大家都没事吧!”欧比万问道。虽然爆炸给他们造成了将近毁灭性的伤害,但是作为一个绝地来说,这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欧比万和索拉在爆炸后立马站了起来。
  “趴下!”一道能量流划过,并以优美的舞姿降落到了一座山丘上。
  阿纳金很快进入了状态,环顾四周,发现科学家正胆怯的躲在那些木头堆后面。有一枚炸弹爆炸了,尘土像雨点一样砸在了他们头上。
  “但愿老天保佑我。”乔夫哆哆嗦嗦的抱头祈祷道。
  特克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以此安慰对方。“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一些小炸弹罢了!”
  乔夫把他的手推开,补充道;“是的,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炸弹。”
  与此同时,索拉和多娃正向欧比万和阿纳金的方向奔去。
  “他们像我们逼近了。”索拉抱怨道,“离我们只有半公里了,也许还会更近,他们手里肯定有用之不尽的夜视镜。”
  “我正在破解他们的暗号电报。”多娃向远方指到,“他们的军团庞大的很。”
  “问题留着一会再问。”欧比万命令到,轻巧的躲开了又一道能量流。
  “你能拦截他们的电报么?”欧比万问,“那样也许会使我们处于优势。”
  “我可以试试。”多娃说着,奔向电报机,疯狂的敲打起来。她不仅是一名绝地,还是一个业余的电报通信员。
  “他们离我们只剩半英里的路了。”欧比万解释道。
  “而且还在逐步逼近。”索拉补充道。
  “就凭这个月亮,他们就能报废好几台夜视镜。”欧比万有趣的说道。
  “我同意。”索拉委婉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另一阵冲击波缓冲了过来。科学家面面相觑的盯着绝地们,希望他们能像传说一样大显神通。
  “一个师徒小分队?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欧比万问道。
  索拉陷入了沉思。虽然阿纳金并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但他知道他也是这次行动的一部分。
  “竣工!”多娃叫到,慢慢的抬起头审问她的师傅,“不管怎样,它们已经被拦截了,一时半会他们是不会改变线路的。”
  索拉点点头,多欧比万解释道:“我们无能为力,恐怕我们这次行动的全员参加了。毕竟他们的军队太宏伟了。”
  “好吧!”欧比万向五位科学家名领导:“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你们必须隐蔽好,如果15分钟内我们没归来,那就原路返回,藏回你们原来藏的地方。”
  “你们要离开我们?”图兰惊奇地问道。
  “时间不会太长。”欧比万拽起了一个备用箱,并用手势示意阿纳金也拿一个。
  “万一你们没回来,我们怎么办?”尤坎不情愿地问道。
  “我们一定会回来,毫发无损的。”欧比万补充道。
  “如果你们确信你们能回来,那你为什么还告诉我们应急方案。”乔夫追问道。
  “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科学家呀!”欧比万感叹道,“我说那些只不过是为了你们的个人安全,放心,我们会回来的。上路吧!阿纳金!”
  绝地们溜进了危机四伏的深夜。阿纳金能感觉到缘力互相摩擦,产生了智慧的火花。
  他们正像正在行军的军团俯冲。索拉和欧比万解释了任务内容:备用箱里有一些闪光弹。因为敌人带着夜视镜,所以只要从他们的侧面偷袭,并有好的投掷几颗闪光弹,他们就能腾出充足的时间离开这里。
  问题就在于怎么堤防敌人反击。
  欧比万下达出发的口令,绝地们向四面散开。阿纳金启动了一颗闪光弹,无情的扔了出去,奇袭大反攻拉开了帷幕。
  月光刺眼,即使是经过特别训练的阿纳金也受不了这月光。但他没有止步,而是向敌人直冲过去,扔了第二枚闪光弹,在一跃,紧接着第三枚。
  他现在可以看清楚了。队伍的最前排纷纷跪下揉着自己被灼伤的眼睛,而后面那些热锅上的蚂蚁胡乱的射击着。
  他巧妙地躲开了敌人的射击范围,掷出了最后一枚闪光弹,并登上了那座欧比万和索拉早已等候多时的山丘。当多娃归队之后,他们扫视了整个战场。
  “右前排!”索拉叫到。
  阿纳金竟然忽视了又前排的存在!
  “闪光弹都集中了那里的一堵城墙,我们需要拔掉那个棘手的刺。”欧比万遭际的说道。
  “我这里还有多余的闪光弹。”多娃报告到。
  “快走!”
  多娃不假思索的跑向右前排,向前一空翻,把手中的闪光弹扔了出去。
  阿纳金赞叹着她优美而又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
  “多娃有能力从这个角度看到那堵墙,”欧比万说,“而这对你而言几乎不可能。”
  阿纳金的脸像被火烧了一样红,他没能完成任务。
  “走吧!”索拉对不远的多娃撇到。多娃迅速解决掉了剩下的敌人,追赶了过去。
  他们一语不吱的与科学家回合并踏上了归途。
  他们首先疾驰了一千米,远离战场。不久之后,他们放慢脚步,惊奇的发现树林又浮现在他们眼前。
  “远处有村寨!”索拉高兴的跳了起来。
  “我们需要树林的保护,直到我们……”欧比万镇住了。
  两个绝地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情况不对。阿纳金感觉到了仇恨的缘力从四面八方涌出。
  “趴下!”欧比万对科学家低声命令到。
  绝地一起召唤了光剑,把科学家围住,一场激战即将拉开帷幕。
  充满邪念的哈林顿人握着等离子手枪和凯击炮从黑暗中走出。这回是一场别开声艳的生死角逐,至少阿纳金是这样认为。
  炮弹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阿纳金把精力集中在了他的光剑上,仿佛和它融为了一体。
  霎那间哈林顿人和决堤打得不可开交。欧比万手持一把光剑竟劈开成千上万的毫无规律可言的炮弹。
  阿纳金注意到了又一小批敌人从多娃后面冒出,试图偷袭。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我来也!”阿纳金挥舞着光剑,向敌人砍去。
  但多娃已经有所察觉并腾空跃起。阿纳金没跟上,不一会,两个学徒撞在了一块,被一起击倒。多娃痛苦的失去知觉。
  “掩护我!阿纳金!”欧比万吼到。
  阿纳金迅速跑过去为他师傅低档炮弹,趁着战斗的空虚,他奋力把多娃抱起。阿纳金的任务暂时告一段落,退后到索拉旁边。
  绝地的反击瓦解了敌人引以为傲的阵营,为他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机。
  “他们在重组队伍。”索拉对阿纳金分析道。
  欧比万回来了,于是他们争先恐后的巧巧的激进了树林。
  “那个村庄!”欧比万叫到,“现在我们用得着它了!”
  多娃看起来快步成了,而阿金也跌入了自责的谷底,因为,这全都是他的错。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9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5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09-5-28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进进出出一向是营救行动的中心思想
  但,这个道理对欧比万而言,从来就没有得到过验证。
  他们无意中使暴躁的哈林顿人怒火中烧,所以,即使哈林顿人知道他们是何许人物,他们也会马不停蹄的追赶他们并向他们报复。
  欧比万背着多娃踏着一条羊肠小道走向他们唯一的希望——村庄。哈林顿人每隔几分钟就会定点定时的发射导弹。但哈林顿人的眼睛经过闪光弹的洗礼之后还为完全康复,所以他们的导弹命中率为0。尽管这样,因为这条道路野草横生,所以即使身为绝地,走过这段路程还是挺费力的。
  欧比万猛然间想起曾经有一天,在另一个星球,他目睹了他的师傅奎刚背着一奄奄一息的绝地——他的朋友塔奥。当时发生的事情,以及塔奥的遗言“我已经力不从心了,伙计。”仿佛历历在目。
  在那以前,欧比万曾一向固执的认为绝地是无敌的,绝地的生命是永恒的,但他错了。当奎刚抬起头绝望的盯着他的时候,他意识到塔奥已经断气了。
  “为什么我会想这些和死亡有关系的事情?”欧比万才想到。
  是这颗行星上永恒的黑暗造成的。他刚来到哈林顿时,就感觉这里不对劲,空气中充斥着仇恨的气息。他知道阿纳金也察觉到了,而且比他的感悟更深。
  按照常理,被炮弹击中,可想而知,应该是万分痛楚的,但还不至于昏迷不醒,更不至于昏迷之后心脏的跳动还毫无规律,一些反常的变化在多娃身上发生着。
  “村庄近在咫尺了!”索拉担忧的看着多娃说,“而他们还没有放弃!”
  “我们必须停下来,多娃——”
  “不错,我们必须治愈她。”
  村庄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里面灯火通明,以至于隔着十几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运气开不错,硕大的云朵遮住了耀眼 的月光,仿佛在可以帮助绝地。
  索拉在中心大楼停下了,这里地形有利于打伏击。四周的残垣断壁也有利于掩护伤员。他们把多娃抱起,靠在一堵墙上。
  “看起来伤势并不严重。”欧比万分析道。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好了。”索拉幻想道。
  “呃,请允许我?”乔夫走上前说,“我曾经是一名实习护士。”
  她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多娃的伤口。
  “没有医疗器械很难忘下断语。”她说,“看起来她受了不小的惊,告诉我,炮弹里可能会掺杂化学成分么?”
  “极有可能。”索拉更担忧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万分恐惧。”
  欧比万注意到了阿纳金,他一直低着头,似乎对自己不可推卸的罪过而忏悔。他总是高傲自大,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身为“被选中的那个人”,所向披靡。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我们无能为力。”乔夫同情的看着多娃说:“但她的生命力依然顽强。”
  “我们需要把她送到神殿中。”索拉她急得弹去她辫子上的灰。
  “我回去的,师傅。”阿纳金突然要求到。
  欧比万回过头,惊奇地盯着他的徒弟:“去哪里?”
  “去敌营谈判。”
  “你能确保你的安全么?”欧比万问。
  “我已经蓄势待发了。”阿纳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欧比万不放。
  欧比万摇了摇头,说:“你是知道的,矛盾纠纷不应该这样解决。”
  索拉也加入了进来:“我已经联系了神殿。有关方面会通过一份停战协议来压迫哈林顿人,从而使他们转移注意力,但这需要时间。他们还会送一包急救药,但需要漫长的两天。”她歇了歇,看着多娃说:“万一这一切都来不及了?万一我们无法把她安全的送离这个星球?停机坪里我们还有数十千米呢!”索拉从来没有这么焦急过。
  “大家一起来值班。”特克建议到,“我们虽然没有你们强壮,但我们也不会把你们拖下水。”
  “谢了。”索拉轻轻地说。
  “我另有计划。”欧比万说,“我去去就回。”
  阿纳金跟了上去,问:“你需要我么?师傅?”
  “不。”欧比万消失在了黑暗中。他马上开始后悔他的选择,但他不想有人打扰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那么将一些零星碎片串成一条珠宝项链。
  他飞速的在影子中穿梭。他了解到了一切。包括镇长以及她的三个女儿,村里教师开的黄色越野车,村里曾经的三家商店……但这些信息无关紧要,不足挂齿。他现在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一缕微弱的光透过茂密的树林进入他的视线。他为了看个究竟而爬上一个更高的山丘,用望远镜对准远方。
  哈林顿小分队在叶光下正进行篝火晚会。根本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并没有准备好战斗。欧比万确信他的敌人不是夜猫子,而且已经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了。他使劲地晃了晃脑袋——难道他的眼睛在捉弄他?在几分钟之前,哈林顿人还十分畏惧绝地,不敢轻举妄动。但他们现在仿佛浑然不知了。议会威慑到这么远的地方了么?银河宪法规定了一定要尊重绝地了么?
  很显然,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只需伸手一够即可。
  欧比万便向回走边想。他希望能撞上什么被遗弃的武器,或者载具也成。但任何没有在战斗中损毁的东西都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欧比万震惊了“这里竟然。。。幸免于难?!”他马上察觉到:“村庄并没有被洗劫,只不过是遭受了一次围攻而已。那些贵重物件没有被士兵运走,相反,他们就在这附近藏着。”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了步伐,不久,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个藏在一所破旧楼房的衣柜里的秘密隧道。它被掩护的如此巧妙以至于欧比万如果没有观察得那么细致就会一踩而过。
  他迅速打开门,爬入隧道。虽然这里看起来刚建没多久,但值得肯定的是,它用塑料板价股的很好。欧比万的脑子时刻未停,他一直都在分析这里的一切东西——包括一颗小石子。时间飞逝,他已经站在三个不同的出口面前。一个通往那个学校,一个通往一所诊所,还有一个则通往森林的深处——敌人营地的对面。敌人的营地从那里看近在咫尺,就连伏在草堆里的欧比万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士兵整理床具时脸上的忧郁。
  欧比万返回到他们的隐藏处并向索拉汇报他的战果。
  “我们现在撤退么?”索拉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多娃,“如果我们袭击他们的营地风险可能有点大。”
  “恐怕不只是‘有点’……”欧比万说,“如果只有我们四个人,那将再简单不过了。但我们现在不能把这些科学家算进去,他们已因长时间不断逃亡而体力透支。我认为我们得先拿下他们的防御设备……他们现在应该作着美梦呢。把握好这个机会,我们可以缴了他们的饭碗。”
  索拉点点头,“你必须得和我一起去,保险起见,我们应当把阿纳金留在这里。”
  欧比万也点了点头。他很庆幸索拉没有让阿纳金那冒失鬼跟过来。
  说得容易,做起来到难了。阿纳金在得知这次行动他不能参与之后十分沮丧。
  欧比万恼怒极了。阿纳金看起来十分盼望它能加入之次行动——但那样反倒会害了他。“这很重要。你必须留下来保护科学家和多娃。我们去去就回。”
  “但你们可能需要我。”阿纳金倔强的反驳道,“别忘了,那是支庞大的部队。”
  “我们有惊喜哦。不,徒弟,你必须留在这里。”
  “我这次绝不会失败了。”
  欧比万看到了阿纳金渴望的神情。他知道,那并不是在渴望加入行动,而是渴望找个机会来证明自己。
  欧比万坚定地说;“你能为多娃办的最好的一件事也就只有留下来保护她了。”
  阿纳金不得不低下头服从命令:“如你所愿,师傅。”
  “你必须精神高度集中。”欧比万低声说,“这不是你个人的矛盾纠纷,而是你证明自己的最好的机会。”
  阿纳金点点头,眼睛盯着地,嘀咕道:“好吧!”
  欧比万疑惑不绝。他可以从阿纳金的提问中体会到他羞愧的程度以及感受之深。它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坚信只有一次漂亮的任务才能让别人另眼相看,将功补祸。但他错了。欧比万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他解释来龙去脉,但不是现在。虽然他知道他的徒弟需要他,但是他还是得走。他试图想出几个词语告别,但他忽然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马上走开是他最好的选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9

帖子

1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5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09-7-19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阿纳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师傅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他。阿纳金羡慕死了他身上的自信。一小时之前,他正在犯一个重大错误,他在不应该懂得时候跑了,说了他不应该说的话,在自己应该纹丝不动的时候转了180度。
  那时他感觉到缘力与其说是一个神灵的给予,还不如说是沉重的负担。缘力在他身旁汹涌澎湃,以至于他往往不加思索的就遵循了它错误的指引。欧比万说过,在使用缘力之前务必三思而行。但他糊里糊涂的上完了那节课,所以他一无所获——他根本找不到头绪。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准确的计算出了炮弹的角度和速度,但却没有预测出多娃也要动。
  如果这仅仅是一次神殿里的练习,那就无关紧要,多娃顶多曾伤。他会安全的着陆,像往常一样冲他笑一笑。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多娃已经昏迷不醒了。
  “这颗行星上一切都在急转直下。”阿纳金生气地想。他感觉到他在黑暗中迷失了,仿佛在另一个星系逛荡。
  科学家为了补觉把自己卷在了毯子中。透过残破不堪的房顶,阿纳金可以清楚地看见那寒冷的夜空。陌生的星系让他感觉到很寂寞。
  他穿过了这个房间,靠在多娃旁边,仔细地听着她均匀的呼吸。
  “实在对不起。”阿纳金想。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肩膀上,回头一看,特克正看着多娃:“我知道,当我看到我的朋友这样视野会伤心。”
  “是的。”阿纳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
  “昨天我会说绝地德耐力比我们更好,耐压力。”特克说:“但今天看来,你感受得更深。”
   “不是‘更’。”阿纳金说:“我们让自己身处绝境,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我们看到过比我们更强大的人,更效率的人,所以当我们的伙伴到下时我们无比悲痛,我们……如果我们是那个倒下去的战友。”
  阿纳金察觉到特克的眼睛始终没离开他,:“我知道你很想跟着你的师傅以及索拉阿坦纳一起去战斗。如果你想跟过去,那就去吧,我会照顾好大家的。”其他人都精疲力竭了,但我还体力充沛。
  阿纳金震惊了。自从特克当上队长之后就有了一股非凡的气质。阿纳金摇了摇头:“我不能去,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他转过头,坐在多娃旁边。他不想表现得很粗鲁,但他更没心情谈话。
  特克并没有反应过来。他也坐下了。“原力,”他说,“你应该知道他对我们这些科学家的吸引力有多大……它看不见,摸不着,打却能被一些特定的人感觉到。我曾经目睹了你们怎么和它沟通,你能和我解释一下它怎么引导你的?难道这保密?”
  “不,这不保密。”阿纳金说,“但我不想说。”
  特克翘起了二郎腿,“我知道了。”
  阿纳金现在感觉到他很粗鲁。“很难说,它一直包围着我,我可以召唤它,甚至和它融为一体。但有时它使我很恼火。”
  “恼火?”特克兴奋起来。阿纳金也靠在了冰冷的墙上,继续说:“有些时候,它很神秘。”
  “让你感觉到你的渺小?”特克冷笑一下,说:“我研究银河系,我知道那种滋味,阳光中透着迷雾。”特克的话阐明了阿纳金复杂的心情,没有人那么做过,就连欧比万也一样。有时缘力让他感到……很孤独。
  “你不可能真正的领悟了它的真谛。”特克安慰道,“你把大量的时间投在它身上,但却懊悔不已,这难道不是很傻么?”他笑道,“我只知道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不是一个知识的探索者。”阿纳金鹦鹉学舌般的学着某个绝地大使的话,“知识实在不断的努力与实践中获得的。”
  特克摇了摇头,嘀咕道:“我不管你这话什么意思,不过看起来要想掌握它要不可及。”
  特克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阿纳金意识到他并没那么老,只比欧比万大一点罢了。特克让他感觉不错,而没人能这样做。
  忽然,爆炸响彻云霄,科学家都被震醒了,只有多娃还昏迷不醒。
  “那是什么?”尤坎问。
  阿纳金听到了哈林顿集中营的警报声。索拉和欧比万的奇袭开始了。
  阿纳金跃跃欲试。
  “我们撤么?”艾琳问到,“如果再不走我们就成了笼中之鸟。”
  “不,我们在这里等。”阿纳金说
  人生中最烦的就是等待。 阿纳金和科学家都蠢蠢欲动,但他们的目标不一样。阿纳金想去集中营,而科学家想溜之大吉。
  “亏我们有你。”特克呆呆的说。
  “一次小磋商。”阿纳金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8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0
水晶
0
发表于 2009-8-1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5# 军情六处007


我很想要,发给我行不行?谢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6-27 00:30 , Processed in 0.21224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