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9043|回复: 7

[小说] 舍身取义(Or Die Trying)

[复制链接]

2312

主题

4340

帖子

119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405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3-18 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说,在奥纳达克斯(Onadax)星球,当地人可以用五十个不同的词汇来表达“灰尘”的含义。杰娜(Jaina)对此深信不疑。在这颗小行星的表面,灰尘到处都是。墙角的尘沙深及脚踝,厚厚的尘土能使机器人或其它机械设备失灵,即使微小的尘粒也能让眼睛发炎。她渴望能有一台吸尘器——或者,更具意义的是,能洗个澡。
  灰尘甚至妨碍她集中精神。当她依靠“原力跳”跃入这次任务的目的地,即那家秘密工厂时,脚下一滑,脚趾踢到了围墙的顶端。伤势虽轻,但很碍事,导致她落地不稳。她不得不暗自咒骂。
  还好,她这次失足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平整的地面上有一圈耀眼的光斑围绕着中间的厂房。她就站在光斑的边缘。ODT公司的保密措施很完善;她甚至不知道这家公司的名称首字母究竟代表什么。四座警戒塔分别耸立在围墙的四个角上,每座警戒塔里有两名外形酷似啮齿动物的杰内特(Jenet)保安,八名保安同时监视着开阔地。杰娜不得不承认:有时安保措施越简单越好。高科技装置也许能轻易避开电子眼和电子耳对工厂的扫描,但在穿越那片开阔地时,要想不被八名保安看见就很困难了。困难,那只是对没有原力的人而言。
  杰娜保持蹲姿,快速检查了一遍她的武器装备,确保万无一失。然后,她微微起身,从隐蔽点飞奔过工厂。
  一名保安很快就发现了杰娜,因为他所在的警戒塔离杰娜最近。正当他打算按下警铃按钮时,杰娜深入他的表层思维,改变了他对入侵者的判断,使他确信那不过是一只麦诺克(mynock)。这种硅基害兽早在奥纳达克斯星球还是一个小行星团时就栖息于此了。他们在奥纳达克斯发生了基因突变,泛滥成灾,因此想让那个杰内特保安接受这种想法并不困难。
  那个保安把刚摸到警铃按钮的手又放下了,不屑一顾地看向别处。不远处另一座警戒塔里的一名保安也注意到了杰娜;杰娜对他实施了同样的精神哄骗。就在杰娜逼近内部厂房时,其余六名保安都发现了她。但最早发现她的保安已经在通讯器(comlink)中向其他人抱怨过有害兽入侵了,因此剩下的保安都以为他们看见的是麦诺克,这反而使杰娜能更轻松地溜过去。
  杰娜一走出身后的开阔地,就放松心情、放慢脚步,好让自己受伤的脚趾舒服一些。她径直向厂房走去。行星轨道上,“寡妇制造者号”也已瞄准了这栋建筑。
  杰娜的任务并不难。她此行的目的是搜寻机器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搜寻机器人制造者。杰娜和她的父母原先一直在寻找赖恩情报网(Ryn network)的领袖,这位领袖以前帮助过他们。但奸诈的巴库拉(Bakura)总理坎德托尔(Cundertol)背叛了他的星球后,查明全仿真机器人源头的工作也接踵而来,因为正是这种全仿真机器人为灾难的爆发提供了可能。坎德托尔把自己的生命能量存储在了全仿真机器人内。在这个被称为“生命能量化”(entechment)的过程中,不幸的伍基(Wookiee)走私犯鲁法尔(Rufarr)船长负责接送坎德托尔。鲁法尔曾有个助手,杰娜在离开巴库拉前便读取了这名助手的思维,从而获得“奥纳达克斯”这个名字。
  杰娜摸了摸胸前被坎德托尔全仿真机器人打伤过的部位。虽然那儿早已痊愈,但仍然隐隐作痛。即使对她这样一个绝地来说,这种机器人也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不管其来源是什么,她就是不能允许这些全仿真机器人在银河系肆意扩散。
  3PO分析了进出主厂房的信号状况,获得了包括各个入口点在内的主厂房地图。主厂房的外门厚达两米,配备的耐用钢门闩比杰娜的胳膊还粗。无论是科技还是原力都不可能使它让路。但不要紧。来到奥纳达克斯后,杰娜已经对这座工厂监视了很久。当一名亚科拉(Yarkora)保安换班时,杰娜便尾随其后。一次轻微的精神误导就能让他把安全通行证扔到地上。杰娜毫不费力地得到了它。杰娜走近外门,向扫描器晃了晃手里的通行证。由于没有反应,她就又上前一步,重复了一次。这一回,从门锁的机械装置里传来了一系列重击声。然后,仿佛地动山摇一般,厚重的大门转向一侧。
  杰娜走了进去,大拇指轻轻地按在光剑的开启钮上。她明白,从现在开始,任务将变得越来越危险。3PO已获得了机器人研究中心的楼层基本地图,但只是一个概览。杰娜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儿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保安在厂房里巡逻,更不知道走廊里是否暗藏机关。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随时会在下一拐角遭遇一整支小分队。
  她用原力快速感测了一下周边环境,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厂房里有人,但并非军队。大约有二十多名人类和异族人分散在厂房各处。她感到自己是安全的,因为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应该只是在此工作的研究人员——也许最多还有一名象征性的保安。
  在她周围所有能被感测到的意识里,有一个很特别——与众不同。这种意识她以前觉察到过,此番再次相逢令她既满意又担心。
  身后的大门伴随着一声巨响重重地关上了。她小声咒骂了一句,以为这声巨响会引起别人对她的注意。她静静地等待着警报声响起,但什么也没发生。
  太简单了,她心想。在一条充满暖黄色灯光的高顶走廊里,杰娜缓步前行。她无法读取正前方的一个意识,但越靠近它,直觉就越清晰地告诉杰娜,有人在等她。
  杰娜来到一个车间的门口。那个人就在车间里恭候她。她开启了光剑,紧握于身前,顺手向扫描器挥了挥亚科拉保安的通行证。滑动门平稳地打开了。
  “我向您保证,”一个声音很快从车间里传来,它带有浓厚的科雷利亚(Corellia)口音,听上去文质彬彬,“您的武器是多余的。”
  杰娜定睛一看,眼前出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英俊男子,身着朴素的黑色工作服。在他背后巨大的车间里,有两台洛罗纳公司(Loronar Corporation)的自动化机器人制造机——这种像平板一样的巨型设备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把不计其数的原材料拼装成机器人。每个部件都形似一块砖,只是体积要大得多得多。这些“砖头”从男子的两边一直延伸到远方,通过它们半透明的外壳,看不到任何运转着的装置。它们发出的轰鸣声很低沉,几乎是一种次声波。
  杰娜小心谨慎地步入车间。她能感觉到,除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车间里没有别人了,但她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也许吧,但我还是不想收起它。”
  这个男人笑了。“我们这儿都是文明人。”
  “你要知道我无法相信你的话,”杰娜边说边向前走了两步。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这个男人的身上离开。这个男人至少在一件事情上明显撒了谎:他的意识完全不属于一个人。至少,不再属于一个人。
  “火藥味儿很浓,”他说着便转身向车间里走去,这一举动既表示他希望杰娜能跟着他,也表示出他对杰娜的信任。“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会到这儿来。我不记得我和你做过生意,所以你不可能是过来投诉的客户。你显得局促不安,这说明你也不想成为我的客户。那你就是我的竞争对手?商业间谍?绝地武士通常不参与商业活动;我听说他们对这种事情不屑一顾。”他转过头来再次看着杰娜,一脸夸张的疑惑表情,伸手祈求道:“恐怕你必须告诉我答案了;我已江郎才尽。”
  “我叫杰娜·索洛(Jaina Solo),”她开口道。
  “索洛?”那个男人的脸上浮现出好奇的表情。“和汉·索洛(Han Solo)有什么关系吗?”
  “他是我父亲。”
  “啊!我的兄弟曾和他同在帝国学院学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兄弟比令尊低一届。”那个男人热情地点着头。“银河系好小啊。”
  “我刚从巴库拉赶来,”她不想岔开话题。
  “我们的朋友西鲁人(Ssi-ruuk)还好吗?”
  “我相信西鲁帝国正遭受遇战疯人(Yuuzhan Vong)猛烈的炮火袭击。它能否挺过来我们不得而知。如果它落入敌手,我们将认为那是你犯下的又一项罪行。”
  他眯起了眼睛。“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了你的全仿真机器人,我才来这里。你知道你让一整个星球的居民都陷入了危机吗?”
  “不可能。全仿真机器人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用来杀人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躲在米诺斯星团(Minos Cluster)?如果你对自己的成果感到骄傲,是不会这么做的。”
  “也许,我担心银河同盟会把这项技术据为己有。”他又露出了微笑。“不,我们在这里工作就是因为不想看到像你这样的人——那种偏听偏信的人。而且在这里我们也能保护客户的身份和名誉——比如我们那位来自巴库拉的朋友。”
  “那你承认坎德托尔总理确实来过这儿了?”
  “我只承认我们有一个客户来自巴库拉。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交钱,我服务。然后他就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关心。”
  “之后那个坎德托尔想隐瞒真相,就把送他来的船员全都杀害了。他背叛了自己的星球,就为了换取一次永生的机会,但永生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我向你保证,这可不是骗人的。”
  “我想说,那只是看法问题。”
  “我也想说,银河系容许各种不同的看法存在。”没等杰娜回应,她眼前的男人就摊开双手,解释道:“我们在这里做生意。客户得到了我们提供的生命后,我们就不可能再对客户的行为负责了。就好比我们对客户之前的行为也无法负责一样。从坎德托尔离开我们的实验室那天起,我就不再为这个家伙承担任何责任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钱,对不对?只要他们肯出钱,你才不管他们是谁。你毫无愧疚地接待这些年老体弱的罪犯,然后再把他们放回银河系,让他们永无止境地继续从事犯罪活动。”
  “你说得好像我们就干了这些事儿。”
  “还干了什么?向安全网络上传跟踪程序?把战斗机器人部件给精神病患者玩?”
  “我们出售生命,而不是死亡,杰娜·索洛,”这个男人辩解道。“也许我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并解释一下这项工作的来源,会比较好。我叫斯坦顿(Stanton)。要没有这套技术,我现在不会在这里。共和国的‘圈套计划’失败后,有关全仿真机器人的实验也停止了,但对全仿真机器人的研究并未就此终结。一个叫西蒙奈尔(Simonelle)的人获得了‘圈套计划’的部分蓝图,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事实上,他手下的一个研究员,马萨德·斯卢姆波尔(Massad Thrumble),成功制造了一个功能齐备的全仿真机器人。但很不幸,这个机器人后来成了杀手。”
  “你讲的我都知道,”杰娜说,“西蒙奈尔死了,斯卢姆波尔也死了。我们都查过。你说的杀手叫古丽(Guri)。她曾为黑日(Black Sun)组织的西佐王子(Prince Xizor)效力。”
  斯坦顿点点头,似乎对杰娜的话很满意。“但你一定认为,斯卢姆波尔清除了她的记忆后,她就被摧毁了。”
  “你的意思是她没被摧毁?”
  “你的舅舅认为她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在我们看来,你舅舅的态度是完全正确的。和所有智慧生物一样,她也有生存权。尽管她是被制造,而不是被孕育出来的,但这对她个人没有任何影响。”
  杰娜向车间里走了几步,依然不敢放松手里的光剑。她知道全仿真机器人的动作有多快。“不是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对她——或你——还有任何人类或异族人都一视同仁。但她如果现在还是一个杀手,或与任何犯罪活动有关,我就必须消灭她。”
  “我向你保证,她早已金盆洗手。”斯坦顿说,并顺便补充道:“所以还是收回你那番草率的评价吧。古丽和我们现在的业务活动完全无关。她唯一做过的事情就是充当后续全仿真机器人的模板。在我身上,在我们所有客户身上,都有基于她的部件。如果你能理解,我想说,她就是我们的母亲,受到我们所有人的敬仰。”
  “她这么做都是心甘情愿?”
  “当然。那时,她的杀手程序已经被清除了。我兄弟遇见她,知道她洗心革面后,马上有了创办这家企业的想法。在技术研发阶段,他俩是合伙人。后来,他们分道扬镳了。”
  杰娜注意到他又说起了自己的兄弟。这位兄弟如果是工厂的幕后老板,那也就是杰娜要找的人。“这位兄弟就是我父亲在帝国学院时的校友吗?”
  “你也许听说过他。他叫达什·伦达(Dash Rendar)。”
  杰娜眨了眨眼睛,惊讶地说:“但达什·伦达已经死了。”
  “恰恰相反。”
  “那他在哪儿?”
  斯坦顿的笑容更明显了。“你其实没指望我回答这个问题,对不对?”
  “如果你坚持认为你们没做错什么,那你兄弟为什么不和我们说?或者,至少和我舅舅说?”
  “然后发现自己被一把光剑指着?”斯坦顿摇摇头。“我认为这不妥。”
  他假装向门口走去,杰娜顺势挡住了他的去路。“你反应很快,”他一边点头一边无辜地举起双手。“我承认。你花了多少年才掌握光剑技能?花了多少年才熟练运用原力?”
  “这和你没关系。”
  “啊,但这恰恰是我的工作。人们应该充分利用自己所拥有的——或自己所能够拥有的一切。你,一个绝地,必须同意这一点。难道你没有看见眼前的机遇吗?”
  斯坦顿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目光却变得冷峻。他眼睛里反射出的光剑映像如同两道微小、静止的闪电。
  “如果你所说的正是我所想的——”
  “为什么不是呢?毕竟,它没有副作用。我们能把你变得更强壮、更漂亮、更高挑——变成任何你想要的样子。使用西鲁人的生命能量化技术,我们可以维持你跟原力的完全联系。你,杰娜·索洛,将开创一个美丽新政权!”
  杰娜紧握光剑。“我不这么认为,斯坦顿。”
  “别这么快就拒绝我的建议。想想这场对抗遇战疯的战争吧——一场似乎没有胜算的战争。如果有一支全仿真机器人军队,遇战疯的生物武器还能嚣张多久呢?想想战争爆发以来所有牺牲或负伤的人吧。如果能让时光倒流,给他们一个坚不可摧的身体,你还会一个人都救不了吗?想想你自己吧。我注意到你有点偏向于用一条腿走路。是不是受伤了?如果你接受了我的建议,这种事就再也不会发生了。考虑考虑吧。”
  斯坦顿向杰娜走近了一步,这次杰娜没有拦住他。“在你又一次爽快地拒绝我之前,考虑一下吧,杰娜。”
  杰娜确实在考虑。发生在塔希丽(Tahiri)身上的一幕闪过她的脑海:由于异族人的意识试图控制塔希丽,因此昏迷中的她陷入了一场奇怪的精神战斗。还有弟弟,阿纳金(Anakin),被遇战疯打伤后英年早逝。
  “想象一下,当你摆脱了血肉之躯的束缚后,将是何等的自由,”西鲁元首基拉马克(Keeramak)以生命能量化威胁她时,坎德托尔就这样讽刺道。“你将会长生不老!”
  这东西真这么糟吗?
  “我向你保证,”斯坦顿继续说,“我们的技术早已今非昔比。完全没有痛苦和不适。只有醒来后脱胎换骨的优越感。我们还在研制ARD——各种族全仿真机器人——所以这项技术很快将不再局限于人类。其实我们要创造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新体型。我们的杰作不会有任何局限!”
  “其社会意义——”
  “是不可估量的,”他激动地插嘴说到。“我知道。一方面,银河系还没有为全仿真机器人时代的到来做好思想准备。但你想想:我们能让人永生,能增强人体自愈力和体力,能使人们摆脱生老病死!谁不想和我们做生意呢?这项服务现在只对富人——或者,像你一样的重要人士开放,这不是我们的错,毕竟,整个过程的价格极其高昂。但它挡不住几万亿人民对它的渴求。要不是无能为力,没有人会想去死。这么说吧,当人们发现永生不死的机会确实存在时,随之而来的骚动足以让遇战疯入侵都相形见拙。”
  “但另一方面,”他继续说,“是该有人向生命最大的威胁——死亡本身提出挑战了。这些人现在不来,更待何时?不过,除了绝地,还有谁能挑此重担呢?”
  杰娜把目光从斯坦顿的身上移开了,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没有饥饿、没有疾病、没有死亡的银河系。这确实是绝地运动的目标,对不对?如果战争有可能因此而结束,那她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当我们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当这些军队粉碎了希姆拉(Shimrra)的罪恶计划,凯旋而归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能保证这些全仿真机器人不会调转枪口,攻击他们的再生父母?谁能防止这些全仿真机器人成为黑暗面的牺牲品?谁能阻止这些全仿真机器人毁灭他们自己曾捍卫过的一切?
  一想到将有一个无敌的皇帝和一个永生的达斯·维德(Darth Vader)出现,杰娜就不寒而栗。
  “不,”她说。“这回我考虑清楚了。当人民无法约束他们时,其后果是不可想象的。这种事情绝地看得太多了。而且你把这套技术给了一群罪犯,这更让我怀疑你动机不纯。”
  斯坦顿·伦达叹了口气。“看来,要说服你,光动嘴还不够。”
  杰娜提高了警惕,抬起了光剑。“也许我根本就没打算被你说服。”
  斯坦顿笑了起来。“杰娜,我们决不会在违背你意愿的情况下改造你!我只是想说,要说服你,除了动嘴,可能还需要时间。相信我,我是全银河系时间最充裕的人。我们终有一天还会见面的。届时,你已年老体弱,父母双亡;你的孩子就像你现在这么大,死亡离你并不遥远——而我则看上去和现在一模一样。也许到那时,你会更愿意接受我的建议。”
  “我可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玩意儿上,斯坦顿,”杰娜说着又向前迈了一步。“而且,用不着等到你所说的那一天,很快我们就能再见面。就在不远的将来,届时,你将被关押起来,无法伤害任何人。甚至也许会被拆成零件。”
  斯坦顿竭力克制住自己。“生命就是我们的全部,小女孩儿。你觉得我会允许你把它从我这儿拿走吗?我要么永世长存,要么——”
  “要么舍身取义,”杰娜抢过他的话说,“是啊,非常可笑。我关心的倒不是你的生命或如何维持你的生命,而是你拥有了生命后会去干什么。更确切地说,你的客户会如何利用你给于他们的第二次机会。你有责任把危险分子拒之门外,确保他们无法染指这套技术。如果你还没意识到这一点,那么——”
  “别对我滔滔不绝了,”斯坦顿打断了杰娜的话。他瞥了一眼右边墙上的计时器。“这次谈话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不介意,我觉得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我不想把你留在这儿,斯坦顿。”
  “真的?”斯坦顿拍了拍手,十个光亮如新的战斗机器人排成两队,从两台洛罗纳机器人制造机里鱼贯而出。“到处都有人在打听ODT的消息。我知道绝地正在找我,所以很自然地做了最坏的打算。”
  杰娜冲着这群机器人微微一笑。她采取了防御的姿态,振作精神,迎接挑战。“你做得也不过如此,”她说。
  “当然。没有一种机器人能和一名训练有素的绝地匹敌,除非这种机器人本来就是一名绝地。”斯坦顿脸上的微笑转瞬即逝。“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你死,杰娜·索洛。我们在这儿说话的同时,我的飞船已经在预热了,我的员工也已撤到了飞船上。我们这就告辞,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吧。”
  “你的飞船永远也到不了行星轨道。”
  “苍白无力的威胁,”斯坦顿笑着说。“我怀疑你一会儿将忙得连警报都听不到。要知道,你不仅得对付这些原始的家伙,还必须速战速决。五分钟后,整幢大楼都将毁于一旦,熊熊大火足以把楼内的任何血肉之躯烧成灰烬。”
  杰娜一愣,怀疑斯坦顿是不是在信口开河。“你要摧毁你的整座工厂,就为了毁尸灭迹?”
  “我们能再建一座。这就是我们的费用如此高昂的原因之一。”斯坦顿略微倾身,假惺惺地做了一个鞠躬的动作。“我向您道别,杰娜·索洛。简单地说,我希望你能明白。对你而言,参与我们的事业再合适不过了:你这么有天赋,这么有活力!但这次恐怕没机会了。不过,请放心,如果我们确实还能见面,下一次谈话决不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斯坦顿逃走了,战斗机器人开始向杰娜发起攻击。杰娜看了斯坦顿最后一眼,他的背影消失在机器人制造机的一角——然后她不得不尽力躲闪,把能量束和机器人身上的零件弄得四处飞散。原力像一团熊熊烈火那样烧遍她全身,满足她的每一个要求——使她更灵敏,反应更快,在对手出招前一瞬间就预感到是什么招数。战斗机器人仿佛在慢镜头中移动,根本打不到她,一个个都自寻死路。



  最后一个战斗机器人冒着火星倒下了,它的最后一枪偏离杰娜足足一米。这一枪被反弹到了远处,打在了墙上,但墙面丝毫没有受损。杰娜起身站直,就看见满地的废铜烂铁,闪着火星,发出嘶嘶声。
  杰娜把原力伸向远方,搜寻斯坦顿,但大楼里丝毫不见他的踪迹。他的飞船早已起飞;他跑远了。
  杰娜咒骂了一句。五分钟,斯坦顿说过。已经过了三分多钟了。为了抢回失去的时间,她依靠“原力空翻”越过了机器人残骸,冲到了门边。厂房的出口关闭着。她用安全通行证开门花了五秒钟,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等待。大门转向一边后,她飞奔而出,这时,一束能量划过肩头,原来是警戒塔里的一名杰内特保安在向她射击。杰娜在开阔地上曲折前行,并用光剑挡开任何靠近她的东西。
  在围墙边,她集中精神一跃而起,跳过了墙顶。当她上升至最高点并开始下落时,激光烧着了她后背的衣服。她在地上翻滚压灭了火势,然后,在杰内特保安准备继续开枪之前,起身逃离。在夜幕下,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她坚信没人能逮住她——
  厂房在她的身后爆炸了,巨大的响声震耳欲聋。她背后升起了亮黄色的烈焰,冲击波把她整个人抛向空中。杰娜飞行了大约一米,她在落地前就蜷缩成了一个球,这样落地后,她就能翻滚,起身,继续奔跑了。她又跑了几米,确信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后,才驻足回望燃烧着的工厂大楼。
  什么也没留下。厂房现在已是一片熊熊燃烧的废墟。机器人制造机,连同这家奥纳达克斯上的企业一起,彻底灰飞烟灭。
  一想到斯坦顿逃跑了,杰娜就极为愤怒。他那张自以为是的笑脸让杰娜感到恶心,于是,杰娜转身向“千年隼”走去。此地不宜久留。不过,她提醒自己,这次任务并没有完全失败。搜寻工作还没有进入死胡同。她现在得到了一个名字。至少,这是一个突破口。
  我希望你没说错,斯坦顿,杰娜心想。此时,她大脚趾上的阵阵疼痛提醒她,她依然活着,依然是个人。我真希望我们能再次见面。因为到那时,我就要你为巴库拉上发生的一切付出代价!不然,就轮到我舍生取义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会心一笑。令人感到残酷而又欣慰的是,这一切还没完。她把光剑放回腰间,穿过尘土飞扬,破败不堪的奥纳达克斯街道,返回“千年隼”。那儿,父母正在等她。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220

主题

2478

帖子

1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23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11-30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仿真机器人好是好,但这是一家垄断企业,靠不住。
查了一下WP,这个小故事貌似暂无下文了啊
Never  again  will  a  citizen  of  this  galaxy  watch  a  moonrise  in  quite  the  same  way.  He  will  stare  at  that  moon,  and  remember  that  the  Empire  is  firmly  in  control. ----Grand  Moff  Tarkin

285

主题

3928

帖子

21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91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发表于 2009-12-1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发现应该是“舍生取义”才对。对应的是“杀身成仁”。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2312

主题

4340

帖子

119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405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舍“身”取义》这个标题不是随便取的,选这个字的背后有很深的含义,请再读一遍全文。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220

主题

2478

帖子

1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23
水晶
0

帝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09-12-1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表达有点意思,斯坦顿就算死也不放弃追求永生,誓不罢休,死不瞑目。他追求的是生命,却已经准备好为此牺牲了.. 很绕..
Never  again  will  a  citizen  of  this  galaxy  watch  a  moonrise  in  quite  the  same  way.  He  will  stare  at  that  moon,  and  remember  that  the  Empire  is  firmly  in  control. ----Grand  Moff  Tarkin

12

主题

212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
水晶
0
发表于 2010-1-30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舍身取生......
“当然。没有一种机器人能和一名训练有素的绝地匹敌,除非这种机器人本来就是一名绝地。”

即使他用绝地为原型做高仿真机器人,那么机器人也只能有高超的剑术,无法获得原力。
而且机器人似乎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

83

主题

425

帖子

5

精华

版主

原力
119
水晶
2
发表于 2010-8-7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不是呢?毕竟,它没有副作用。我们能把你变得更强壮、更漂亮、更高挑
南方战士 发表于 2009-3-18 00:57



他是在讽刺杰娜1米5的身材太矮么

2

主题

15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
水晶
0

绝地共和国

发表于 2010-8-7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是在讽刺杰娜1米5的身材太矮么
曾真 发表于 2010-8-7 17:30

高仿真机器人是可以自主思考的,古丽当初是冒着被摧毁的风险自愿放弃所有作为杀手的记忆。

也许斯坦顿广告打过头了,正好戳到杰娜的痛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6-25 14:23 , Processed in 0.2178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