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旧共和国:瑞文(作者:Drew Karpyshyn)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42280查看 | 61回复

[小说] 星球大战:旧共和国:瑞文(作者:Drew Karpyshyn)

[复制链接]

18

主题

8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6
水晶
0
发表于 2011-12-24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

主题

8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4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艾伦挥术者
校对:好名想不出
特别感谢南方战士人名、组织、交通工具、地名翻译
http://www.starwarschina.com/for ... 4%E8%A5%BF%E6%96%AF

18

主题

8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4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星球大战:旧共和国:瑞文
作者:Drew Karpyshyn
鸣谢
瑞文的故事最早追溯到《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在此感谢所有参与制作这款佳作的BioWare工作人员。同样的,我理应感谢Obsidian工作室KOTOR2制作组成员以及BioWare奥斯丁工作室参与制作网络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所有工作人员。但最大的感激属于所有星球大战爱好者及瑞文的粉丝们,没有你们那不停歇的支持,这本小说将不可能面世。

主要人物
巴丝蒂拉•尚:绝地武士(女性人类)
坎德鲁斯•奥多:曼达洛人佣兵(男性人类)
达斯•奈丽斯:黑暗委员会成员(女性西斯人)
达斯•泽德里克斯:黑暗委员会成员(男性人类)
米特拉•苏里克:绝地武士(女性人类)
默托格:安全主管(男性人类)
瑞文:绝地大师(男性人类)
斯科奇尊主:西斯尊主(男性西斯人)
塞克尔:顾问(男性西斯人)
T3-M4:宇航机器人(机器人)

18

主题

8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4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enSpellwaver 于 2012-1-25 14:56 编辑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银河系……
序幕
黑暗是此地永恒的主宰。这里没有太阳,没有黎明,只有时隐时现的微弱光线。唯一的光源来自张牙舞爪的闪电,在狂暴的云端切开一道大口,当它们残酷地将天空撕成碎片之后,冰冷的大雨倾盆而下。
风暴在即,无可逃避。

瑞文猛地睁开眼睛,噩梦中那原始的狂野已经第三次将他从熟睡中惊醒。
他静静地躺着,集中精神默念着绝地信条的第一行,缓解怦怦直跳的心脏。
不会诉诸情感,我们心平气和。
一丝安宁流过他的身体,冲走了对噩梦的那些毫无来由的恐惧。尽管他知道比起仅仅无视它,自己能了解的更多。这种每夜一合眼便缠绕着他的风暴并不仅仅是噩梦。它来自思想中最深的角落,这风暴是有深意的。但是即便尽可能地去尝试理解,瑞文也不能猜到他的潜意识究竟想告诉他什么。
这是个警告吗?还是一段忘却许久的记忆?或是未来的预兆?亦或三者皆是?
他小心地不去吵醒妻子,下床走进盥洗室,往脸上泼了点凉水。他瞥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仔细端详了起来。
即便是现在,从他了解自己的真正身份至今已经过去了两年,他依然无法轻易接受镜中人在绝地委员会将他拉回光明面前的所作所为。
瑞文:绝地武士、大英雄、叛徒、征服者、恶棍、救星,他曾“享有”过这些乃至更多的尊称。他是个活生生的传奇,神话和传说的缔造者,一个个体高于历史的人。虽然这个和他对视的男人是个三夜没睡觉、再平常不过的男人。
疲劳正在他的身上起作用。他棱角分明的脸已经越发消瘦和憔悴。苍白的皮肤更是在镜中凸显了他的黑眼圈,两眼像是从深深的洼地里向外看着。
他将两手放在两颊上,用力把脑袋向下甩去,长长地低声叹了口气,黑色的齐肩发盖住了脸,好似一面黑色的窗帘。几秒钟后他站直身子,用手指将头发挪回了原位。
他静静地走出盥洗室,穿过公寓小小的起居室来到阳台。他停了下来,目光穿过科洛桑无穷无尽的高楼大厦。
银河首都永远川流不息,他静听着接连不断的嗡嗡声和飞车加速时含糊不清的声音。他尽可能地将身体探出阳台的金属栏杆,他的眼睛没法穿透重重阻隔,看到这颗星球表面最底层发生的成百上千个故事。
“别跳,我可不想帮你收尸。”
他循着巴丝蒂拉的声音转过头去。
她正站在阳台的门口,床单披在她的肩膀上驱赶夜晚的寒意。棕色的长发——一般她都会从前额收起,在头顶扎成一个圆髻和两个脑后的小马尾——松散蓬乱地披在脑后。她的脸只被来自下方城市的光线照亮了一部分,但他还是看见她扬起了一个嘲讽的微笑。撇开她的玩笑话,他能看出她脸上有真正的担忧。
“对不起,”他说,离开了栏杆转向她,“我不想吵醒你,只是想清清杂念。”
“也许你应该找绝地委员会谈谈,”巴丝蒂拉建议道,“他们也许能帮你。”
“你想让我去找委员会?”他回答道,“一定是你在晚饭时喝了太多的科雷利亚葡萄酒。”
“他们欠你,”巴丝蒂拉坚持道,“如果不是你,达斯•马拉克会毁了共和国,消灭委员会,清洗所有的绝地武士。他们什么都欠你!”
瑞文并没有立刻答复。她说的是实情——是他阻止了达斯•马拉克并摧毁了星际熔炉。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马拉克曾是瑞文的徒弟。他们违抗委员会的命令,带领一支绝地和共和国士兵前去消除曼达洛奇袭军对外环星域殖民地的威胁……然而他们并不是以英雄的身份回到共和国,而是征服者。
瑞文和马拉克都想摧毁共和国,但马拉克背叛了他的师傅,奄奄一息的瑞文被绝地委员会俘虏,心身都在崩溃的边缘。委员会救了他的命,但也修改了他的记忆,将他打造成可以用来对抗马拉克和他的追随者的武器。
“委员会什么都不欠我”瑞文低声道,“我所做的一切善举都不能补偿之前的所作所为。”
巴丝蒂拉伸出手,温柔而坚决地放在瑞文的嘴唇上。
“别那么说。他们不能因为那些事在责备你,再也不能。你不再是以前的自己。我了解的瑞文是个英雄,光明的斗士。马拉克把我拉入黑暗面时是你将我救了回来。”
瑞文也伸出手,握住那只嘴唇上的嫩手,轻柔地拉下:“你和委员会也救了我。”
巴丝蒂拉转过身去,瑞文立刻为自己的话感到后悔。他知道她依然为自己参与追捕他和抹去他的记忆的行动感到羞愧。
“我们做的是错的。在那时候我想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但如果还要我再做一次,我——”
“不,”瑞文打断了她,“我不想让你改变任何事。如果这一切都不曾发生,我也许就永远不能遇见你。”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他看见她的眼中依然有着受伤和痛苦的影子。
“委员会对你做的事不对,”她坚持道,“他们盗走了你的记忆!他们夺走了你的身份!”
“现在又回来了,”瑞文向她保证,把她拉近自己,两臂抱住了她,“你应该放下你的愤怒。”
她并没有推开,尽管起先她的身体僵硬着。渐渐地,他感到她体内的紧张情绪在融化,她的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不会诉诸情感,我们心平气和。”她低声念道瑞文几分钟前用以安慰自己的字眼。
静立着,彼此拥抱着对方,直到瑞文感到她在瑟瑟发抖。“外面挺冷的,”他说,“我们最好回屋里去。”
二十分钟后巴丝蒂拉又睡着了,但是瑞文只是躺在床上,两眼睁着,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他想着巴丝蒂拉之前所说关于委员会夺走他的身份的话。随着他意识的恢复,许多的记忆都恢复了,连同着自我的感觉。但是依然存在着大片的空白,这些记忆恐怕永远没法回来了。
作为绝地,他明白放下痛苦和恼怒,但这不意味着他不能对自己失去的东西感到好奇。
在外环时,他和马拉克经历过什么。他们前去对抗曼达洛人,回来时却变成了黑暗面的信徒。官方的说法是他们被星际熔炉的古老力量所侵蚀,然而瑞文认为并没有这么简单。他知道这和他的噩梦有关。
那是一个充满雷电的可怕世界,被无穷无尽的黑夜笼罩着。
他和马拉克找到了什么。但他想不起来那是什么,或是在什么地方,但他打心底对它心存恐惧。但不管这个黑暗的秘密是什么,这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远超曼达洛人和星际熔炉,并且瑞文相信它依然存在。
风暴在即,无可逃避。

第一章
斯科奇尊主走下穿梭机,拉起斗篷的兜帽,它是个遮风挡雨的好工具。风暴在德罗蒙德卡斯是家常便饭。黑云永远遮蔽着太阳,模糊着白天和黑夜这种字眼的意义。唯一的自然光源来自时不时划破天空的闪电,但太空港的光照和附近卡斯城的灯光提供了他足够的照明。
这种强大的雷暴是笼罩着整个星球的黑暗力量的物理表现——这种力量在一千年前将西斯吸引到此,那时人们还在怀疑他们是否存在。
在超空间大战毁灭性的失败之后,皇帝从残存的西斯尊主中崭露头角,带着他的党徒逃往银河系的边缘。从远离共和国军队以及绝地的永无止境的报复中脱身,最终他们在共和国疆域之外的远端、早已被他们遗弃的祖先的家园定居下来。
在那里,西斯们安全地躲过了敌人,重建了他们的帝国。在皇帝的领导下——一位不朽而全能的救世主,即便在千年之后依然统治着他们——他们摒弃了不开化的祖先遗留下的享乐世风。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社会,帝国的军事涉及并操纵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农民、商人、教师、厨师、看门人——都是好斗的机器,每个人都被训练得以绝对的自律和效率忠于职守。就这样,西斯得以接二连三地征服、奴役银河系未知空间的各个世界,直到他们的力量和影响达到全盛时的高度。
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卡斯城旁居高临下的巨大要塞被照亮了片刻。这座由奴隶和忠实的信徒修建起的要塞可以作为宫殿和堡垒,一座无坚不摧的集会所,供皇帝和12名由皇帝钦定的西斯尊主组成的黑暗委员会使用。
10年前,当斯科奇还是个年轻的学徒第一次来到德罗蒙德卡斯时,他就立志总有一天要踏进要塞那华丽的大堂。尽管在卡斯城边缘的西斯学院里训练多年,他也未能获此殊荣。他是优等生,他操纵原力的能力以及对西斯之道的矢志不渝得到了上级的重视。但是区区使徒是不可能获准进入要塞的,它的秘密只有直接效力于皇帝和黑暗委员会的人才能知晓。
这座建筑所释放出的黑暗力量是不可置疑的,那时他每天都能感到那股原始狂野的能量。他被这股能量吸引住,专注地去将这股能量引导到体内,以在残酷的训练中维系自己。
现在,在大约两年的离开之后,他回到了德罗蒙德卡斯。站在停机坪上,他能感到深在骨髓内的黑暗面在嘶嘶发热,这热不仅仅弥补了风雨带来的寒冷。但他不再是一个卑微的学徒了。斯科奇回到帝国力量的中心时是一个称职的西斯尊主。
他早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自从在西斯学院毕业之后,他就期望能在德罗蒙德卡斯委以重任。然而他却被送往帝国的边缘去镇压几个新近征服的星球上的小规模暴乱。斯科奇怀疑这次任用在某些程度上是一种惩罚他的一位导师嫉妒这位优秀青年的潜力,极有可能是在他的“推荐”下,斯科奇才被送到离帝国中心尽可能远的地方,以减缓他在西斯社会中的攀升。
很不幸,斯科奇当时并没有证据据理力争。尽管他被流放到帝国边缘还未开化的地区,他依然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名声。他的军事才能和追查叛军首领时的不惜一切引起了几名高级帝国军官的注意。现在,离开学院两年之后他作为新的西斯尊主回到德罗蒙德卡斯受封。更重要的是,他是受到达斯•奈丽斯的亲自邀请,而她可是黑暗委员会的领军人物。
“斯科奇尊主。”寒风中有人在叫他,那人跑过来问候他,“我是塞克尔,欢迎您来到德罗蒙德卡斯。”
“欢迎回来,”斯科奇更正道,这个男人单膝跪下,低头表示尊敬,“我可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
塞克尔的兜帽被拉起来戴在头上抵挡风雨,也遮住了他的面容,但在他走进斯科奇时,他看见了他红色的皮肤和翘起的触须,这证明他是个纯血统西斯人,和斯科奇他自己一样。但是斯科奇却非常的显眼:高大,宽肩,而这个男人却是又矮又小。更突出的是,斯科奇只能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到极为微弱的原力在流动,他的脸顿时讽刺地扭曲起来。
和占据帝国大部分人口的人类不同,西斯人全部都不同程度地有使用原力的能力,这让他们天生高人一等,不用落入帝国的最底层。这是一个他们迫切地想要保护的遗产。
一个纯血统的西斯人若是与原力没有联系便会遭人厌弃;按照传统,这样的一只“怪物”的存在不能被容忍。在学院进修期间,斯科奇尊主接触过许多原力微弱的西斯人。由于先天的缺陷,他们只能依赖着高贵的出身让自己在学院谋到低级的后勤官和文职军官的职务,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先天不足才能得到足够的忽视。撇开他们的纯血统,斯科奇认为他们比奴隶好不了多少,尽管他承认这其中的佼佼者也皆有可为。
但他还从未遇见过一位和原力如何八字不合的同类,如同这位跪在他面前的。达斯•奈丽斯派这样的一位丑恶而没有价值的人来迎接他着实让他不安。他原本指望自己的欢迎仪式应该更加得体庄重。
“起来。”他吼道,丝毫不掩盖自己的厌恶。
塞克尔飞快地起身:“达斯•奈丽斯很抱歉没能亲自接见您。”他说得很快,“最近有几次针对她的暗杀行动,让她很少离开寝宫。”
“我很清楚她的状况。”斯科奇回答道。
“是,是的,大人。”塞克尔结结巴巴地说,“当然,这就是您来这儿的原因。请原谅我的愚蠢。”
一声霹雳几乎淹没了塞克尔的道歉,预示着风暴的集中。随之而来的暴雨如同细密的针网倾泻而下。
“你的主人指示你就让我站在这雨里,直到把我淹死是吗?”斯科奇呵斥道。
“原,原谅我,大人。请随我来,我们有一台飞车送您去住所。”
空港外有一座小小的停机坪,悬浮出租车不停地起落着——这方便了那些付不起買车费用的下等人进出城市。作为一个典型的繁忙空港,停机坪外围着很多人。刚到的人马上接到长龙的后面,等着搭一辆车。队伍的移动尽然有序,这是帝国社会的特征。
很显然,斯科奇尊主不用进去排队。尽管一些人对拼命挤过队伍的塞克尔投去刻薄的眼神,一看见他身后那个高大的家伙,人群马上散开了。斯科奇黑色的披风、尖刺耸立的盔甲、暗红的肤色,以及挂在身体一切十分显眼的光剑都清楚地说明了他西斯尊主的身份。
人群对他的到来有着各种各样的反应。许多奴隶或是为主人跑差事的仆人都两眼死盯着地面,小心地避免和他眼神接触,军人们——这个阶级属于那些强制入伍的老百姓——知趣地立正表示注意到了他,就好像他们在等着斯科奇来检阅自己一样。
顺民——这是来自边缘世界的商人、贸易者和要员,以及来自尚未被帝国确立地位的星球的来访者的种姓——又惊又怕地看着他,麻利地闪到一边。还有很多人鞠躬行礼。在他们的母星,这些人或许有钱有势,但是到了德罗蒙德卡斯,他们都很识相地知道自己的地位只比仆人和奴隶高那么点。
唯一的例外是两个人类,一男一女。斯科奇注意到他们站在通往停机坪的台阶底部,坚守着自己的地盘,看上去很顽固。
他们身着昂贵的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