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曼达洛人》第一季细节解析(更新至第6集)

2019-12-15 12:15|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3967|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6集《囚犯》(The Prisoner)


太空站站长兰(Ran)的全名是兰扎·马尔克(Ranzar Malk)。他是本剧的原创角色。


伯格(Burg)是一个德瓦隆人(Devaronian)——《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新的希望》。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是克兰西·布朗(Clancy Brown)。他在电子游戏《赏金猎人》中为曼达洛人蒙特罗斯(Montross)配音,在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为萨瓦奇·奥普雷斯(Savage Opress)配音,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中为赖德·阿扎迪(Ryder Azadi)配音。


机器人“零”(Zero)的完整编号是Q9-0。他的扮演者和第1集里的库巴兹人摆渡人扮演者是同一个——克里斯托弗·巴特利特(Christopher Bartlett)。他使用的武器是EE-3卡宾枪,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波巴·费特的常用武器之一。


西安(纳塔利娅·特纳饰)提到的“阿尔佐克三号行星”(Alzoc III)最早出自1989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银河指南4:异族》(Galaxy Guide 4: Alien Races)。它被设定为塔尔兹人(Talz)的母星,是一颗冰雪行星。但在《克隆人战争》里,塔尔兹人的母星被改为奥托普卢托尼亚(Orto Plutonia)。目前卢卡斯影业尚未公布正史里的阿尔佐克三号行星上有什么土著生物。


梅费尔德(比尔·伯尔饰)在这里模仿冈根人说话,把“you”说成“yousa”——这是冈根基本语(Gungan Basic)的口音特征之一,我们可以在《幽灵的威胁》中听到冈根人全都这么说话。


这名囚犯是个阿登尼亚人(Ardennian)。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游侠索罗》,里奥·杜兰特(Rio Durant)就是这个种族的。


这是一个MSE-6系列修理机器人,《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机器人型号之一,俗称“老鼠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它们发出的声音其实是一种机器人语言,叫“克鲁利-3”(Cruly-3)。


这是本剧原创的新共和国安保机器人。它们使用的武器是DH-17爆能手枪——义军同盟最常用的武器之一,最早出自《新的希望》。


在新共和国监狱船里,这种机器人的上半身几乎与R1系列宇航技工机器人(R1-series astromech droid)一模一样,但下半身不一样:R1机器人的足部是履带式贴地的,这种机器人是反重力悬浮的。


达万(Davan)的扮演者是马特·兰特(Matt Lanter)。他在《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命运的力量》、《前线Ⅱ》等作品中专为阿纳金·天行者配音。达万使用的武器是A-180爆能枪,最早出自《侠盗一号》,为琴·厄索同款。


Q9-0说这句台词时,距离本集结束正好还有20分钟。不过后面的剧中时间流逝速度与实际播放速度并不同步。


这名新共和国X翼战斗机飞行员叫“诱捕狼”(Trapper Wolf),由戴夫·菲洛尼(Dave Filoni)客串。戴夫是《星球大战》电视剧的掌舵人,《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抵抗组织》和《曼达洛人》的编剧,《曼达洛人》第一季第1集和第5集的导演。这个角色的名字也很有戴夫的特色,因为他本人很喜欢狼这种动物。


这名新共和国X翼战斗机飞行员叫吉布·道杰(Jib Dodger),由里克·法穆伊瓦(Rick Famuyiwa)客串。里克是《曼达洛人》第一季第2集和本集的导演。


这名新共和国X翼战斗机飞行员叫萨什·凯特(Sash Ketter),由德博拉·周(Deborah Chow)客串。德博拉是《曼达洛人》第一季第3集和第7集的导演。她将在未来导演以欧比-旺·克诺比为主角的《星球大战》真人连续剧。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5集《快枪手》(The Gunslinger)

第5集,主角终于来到了塔图因——梦的起点,传奇开始的地方。作为天行者家族的发源地,在《星球大战》电影里,塔图因是出镜率最高的星球——前六部电影中有五部出现过塔图因。它是星战迷们最熟悉的星球之一。


本集开头追杀主角的飞行员是赏金猎人里奥特·马尔(Riot Mar),本剧原创角色。


莫斯艾斯利是塔图因的太空港,全球最大的城市。城内有362个机库。


35号泊位最早出自《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冒险故事《跛行女士》(Limping Lady)。这个故事发表在1992年9月出版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杂志《挑战64》(Challenge 64)上。《曼达洛人》把35号泊位引入了正史。


这个镜头和《新的希望》的第一个镜头一模一样。镜头里出现的两颗卫星分别是戈姆拉森(Ghomrassen)和盖尔梅萨(Guermessa)。塔图因其实有三颗卫星,第三颗卫星舍尼尼(Chenini)因为距离较远,没有在镜头里出现。


这种机器人是DUM系列维修机器人(​DUM-series pit droid),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主要负责维护飞梭赛车(Podracer)。在上面这个镜头里,它们在和泊位管理员佩莉·莫托(Peli Motto)玩萨巴克牌,其中两个机器人还在暗中换牌。


“碳痕”(Carbon scoring)是《星球大战》专有名词,最早出自《新的希望》,是指金属表面被气体烧灼后留下的痕迹。


这是一个WED-15“如履平地”机器人(WED-15 Treadwell droid)。这种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在拉尔斯家宅和贾瓦人的沙漠履带车里都能见到,主要被用于设备维护。


这家小酒馆被称为“查尔蒙小酒馆”(Chalmun's Cantina),因其所有者是伍基人查尔蒙而得名。它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卢克和汉·索洛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主角在35号泊位表现出了对机器人的厌恶。这很可能源于他的父母是被机器人杀害的。而在《新的希望》中,当时的查尔蒙小酒馆日间酒保伍尔(Wuher)也非常讨厌机器人,因为他的父母也是在克隆人战争中死于机器人之手。但讽刺的是,九年后,查尔蒙小酒馆的酒保被换成了两个EV系列监管机器人(EV-series supervisor droid)。这种型号的机器人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即贾巴宫殿里的EV-9D9。


在查尔蒙小酒馆里,有个外形非常像R5-D4的机器人。在《新的希望》里,欧文伯伯和卢克本来想从贾瓦人手里買R5-D4,但幸亏R5-D4的发动器出故障,他们才转而買下了R2-D2。


《星球大战》演员之间充满了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曼达洛人》也不例外。托罗·卡利肯(Toro Calican)的扮演者是杰克·坎纳瓦莱(Jake Cannavale)。他的继母就是17年前在《克隆人的进攻》中饰演侍女多梅(Dormé)的罗丝·伯恩(Rose Byrne)。


托罗·卡利肯在查尔蒙小酒馆里的坐姿与汉·索洛在《新的希望》里“先开枪”前的坐姿一样。


这两辆是“微风-J”(Zephyr-J)飞行摩托,由莫布奎特飞梭摩托与陆行艇公司(Mobquet Swoops and Speeders)制造,是本剧原创载具。


塔斯肯袭击者身边的动物是班萨(bantha)——银河系最常见,用途最广的动物之一。塔斯肯人和班萨最早出自《新的希望》。


湿背蜥(dewback)最早出自《新的希望》,是帝国沙漠部队的坐骑。


主角的台词“她占据了高地”(She's got the high ground)显然致敬了欧比-旺·克诺比在《西斯复仇》里的经典台词“我占据了高地”(I have the high ground)。这句台词之后,欧比-旺切掉了阿纳金·天行者的四肢,把断手断脚的阿纳金留在熔岩里灼烧,导致他以后不得不依靠厚重的盔甲维生。银幕经典的达斯·维德就此诞生。


主角的这句台词与波巴·费特在《帝国反击战》里的一句台词几乎一模一样。


芬内克·尚德(温明娜饰)的台词终于确认赏金猎人行会、曼达洛人部落和帝国残余势力所在的星球叫内瓦罗(Nevarro)——这是本剧原创的星球,先前没有在其它作品里被提到过。


莫斯埃斯帕(Mos Espa)是阿纳金·天行者的故乡,即《幽灵的威胁》里的那座塔图因城市。


乞丐谷(Beggar's Canyon)最早由卢克在《新的希望》里提及。《幽灵的威胁》则首次把“乞丐谷”搬上银幕:

正是在乞丐谷,奥拉·辛目睹了小阿纳金·天行者参加飞梭车赛。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4集《庇护所》(Sanctuary)

熟悉影史的朋友一看便知,第4集在剧情上是致敬黑泽明的经典电影《七武士》。

这已经是《星球大战》作品第三次致敬《七武士》了。
第一次是漫威漫画在1977年11月到1978年1月出版的漫画《星球大战》第8~10集。在阿杜巴3号行星(Aduba-3),汉·索洛、丘巴卡、贾克森(Jaxxon)等8人要保护奥纳克拉村(Onacra)免遭“云骑士”(Cloud-Riders)匪帮的劫掠——没错,《游侠索罗》里的“云骑士”就是以这几集漫画里的同名匪帮为灵感来源的。
第二次是2010年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7集《赏金猎人》。在费卢西亚,阿纳金·天行者、阿索卡·塔诺、恩博(Embo)等绝地和赏金猎人要保护明村(Akira)免遭杭多·奥纳卡及其海盗的劫掠。“明村”就是以黑泽明的名字命名的;恩博的种族久藏人(Kyuzo)就是以《七武士》中的角色久藏命名的。《曼达洛人》第1集和第3集也都出现过久藏人。
漫威的古早漫属于传说;《克隆人战争》和《曼达洛人》都是正史。


这群强盗是克拉图因人(Klatooinian)。这个种族最早出自《绝地归来》。


“Skug”是《星球大战》作品原创的粗话脏话,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12集《共和国的奴隶》(Slaves of the Republic)。


旺普鼠(womp rat)最早在《新的希望》中被提及,是塔图因的一种啮齿动物。卢克之所以能在摧毁死星的战斗中一发入魂,一方面是因为原力强大,另一方面就是因为长期用T-16跃空机射击旺普鼠大大强化了他的射击精度。


这是一只洛塔猫(Loth-cat),最早出自《义军崛起》,是行星洛塔(Lothal)上的最常见动物之一。


这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叫奥梅拉(Omera)。主角交给她的武器是一把雷尔比v10迫击枪(Relby-v10 mortar gun)。这种武器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是著名赏金猎人博斯克的常用武器。


AT-ST,全称全地形侦察步行机(All Terrain Scout Transport),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是银河帝国最常用的步行机之一。后来第一秩序也用它。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3集《原罪》(The Sin)


右边是一个提列克人,《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种族之一,第1集就出现过。左边是一个凯蒂里亚人(Keteerian),最早出自《最后的绝地》:

我们可以在《最后的绝地》的坎托賭场里看到这个种族。


这种造型的储物箱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储物箱之一,最早出自《新的希望》。


​“Camtono”这个词在第1集就出现了。但直到这一集我们才知道这原来是一种容器。它其实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1小时47分50秒~51秒:

在《帝国反击战》里拿这个道具的角色叫威尔罗·胡德(Willrow Hood)。当时还没有​“Camtono”这个词。按照《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的设定,他当时拿的是阿罗过滤公司(A'roFilter)的主计算机存储核心。由于这个道具非常像冰淇淋制作机,因此星战迷们经常把威尔罗·胡德称为“冰淇淋男人”。
2017年8月,一段视频在国外互联网上病毒式传播。在视频里,一个小女孩总是把“ice cream”说成“camtono”。从此,“camtono”在英语里就成了“冰淇淋”的俚语之一。显然,《星球大战》里的这种容器就是以这个词命名的。在中文字幕里,我们音义结合,把这个词翻译成“罐桶”。


这个先和主角发生冲突,后来营救主角的重装曼达洛人叫帕兹·维兹拉(Paz Vizla),由本剧编剧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亲自配音。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网游《旧共和国》里,就有一个曼达洛人氏族姓“Vizla”。谢·维兹拉(Shae Vizla)就来自这个氏族。她后来成为曼达洛人的领袖,号称“复仇者曼达洛”(Mandalore the Avenger)。
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里,有个拼写类似的曼达洛人氏族——“Vizsla”。第一位曼达洛人绝地塔·维兹拉(Tarre Vizsla)就来自这个氏族。军国主义组织“死神卫”(Death Watch)创始人超凡维兹拉(Pre Vizsla)也来自这个氏族。而且,超凡维兹拉的配音演员就是乔恩·法夫罗。


主角使用的武器是一把振动刀(Vibroblade)。顾名思义,就是依靠高频率振动来提高杀伤力的匕首。振动刀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武器之一,最早出自1979~1980年的《汉·索洛历险记》(The Han Solo Adventures)三部曲小说,后来被《克隆人的进攻》引入正史。


主角一家人在逃难时穿的红色长袍显然是向《星球大战:假日特集》致敬。在《假日特集》里,伍基人过生命节时,就穿红色长袍。


这是一艘重型导弹平台(Heavy Missile Platform),即HMP机器人炮艇(HMP droid gunship),清晰图如下:

HMP机器人炮艇最早出自《西斯复仇》,是克隆人战争期间吉奥诺西斯人为分离势力制造的机器人。


这是一个B2超级战斗机器人(B2 super battle droid),清晰图如下:

B2超级战斗机器人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是克隆人战争期间吉奥诺西斯人为分离势力制造的主力机器人步兵之一。


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游侠索罗》。但卢卡斯影业尚未公布其名字或母星。


这个角色最早出自《游侠索罗》,代号“碟帽头”(Saucer Head)。卢卡斯影业尚未公布其真名、种族和母星。


这是一个扎布拉克人(Zabrak)。该种族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在《克隆人战争》中一度统治行星曼达洛的摩尔(Maul)就是一个达索米尔扎布拉克人。


这个遭悬赏的是一个蒙卡拉马里人(Mon Calamari)。该种族最早出自《绝地归来》,与夸润人共同发源于行星卡拉马里。蒙卡拉马里人是著名的造船种族。他们制造的蒙卡拉马里星际巡洋舰是义军同盟和新共和国海军的主力舰种。


这跟长杆显然和死星垃圾压缩机里的那根是同款。


主角在解救那个“孩子”时,打坏了珀欣博士(Doctor Pershing)的IT-O审讯机器人(IT-O Interrogation Unit)。IT-O审讯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达斯·维德就企图用它从莱娅公主嘴里审问出义军基地的位置。


这个赏金猎人由美国演员多米尼克·佩斯(Dominic Pace)饰演,代号“Gekko”。


格里夫·卡加说了一句类似莱娅公主在《新的希望》里说的台词。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2集《孩子》(The Child)


本集开头那场打斗的剧照先前被美国《娱乐周刊》​独家公布过。主角的敌人是三个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这个种族在第1集出现过。特兰多沙人发源于卡希克星系(Kashyyyk system)的行星特兰多沙(Trandosha),与伍基人(Wookiee)是邻居,但这两个种族关系很差。特兰多沙人特别喜欢当猎人。在《帝国反击战》中,为了追捕“千年隼号”,达斯·维德雇了一群赏金猎人,其中就包括特兰多沙人博斯克(Bossk)。


贾瓦人(Jawa)和他们的沙漠履带车(Sandcrawler)最早出自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即《新的希望》。沙漠履带车是贾瓦人的住所、交通工具和废品处理厂。沙漠履带车最早是被采矿者带到行星塔图因的。但当塔图因的采矿业被证明不需要沙漠履带车时,它们就被矿工们遗弃了。结果,当地的贾瓦人回收了这些履带车,把它们变成贾瓦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卢卡斯影业在新加坡的办公大楼就采用了沙漠履带车的造型:

地址:1 Fusionopolis View, Sandcrawler Building,新加坡。


贾瓦人总体上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所以他们通常不使用具有杀伤力的武器,而使用离子爆能枪(Ion blaster)——这种武器主要用来瘫痪电子设备或击晕有机生命。在《新的希望》里,他们就用离子爆能枪瘫痪了机器人R2-D2。


这头最后被原力举起来的大型动物叫“泥角兽”(Mudhorn),是本剧原创生物,先前没有在任何其它作品里出现过。



《曼达洛人》第一季第1集


这是一个米思罗尔人(Mythrol),本剧原创种族,先前没有在任何其它作品里出现过。


光头大胡子男说的是赫特语(Hutt)——除基本语(英语)外,《星球大战》影视剧里最常见的语言。赫特语,顾名思义,是赫特人的母语,最早出自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即《新的希望》。但42年来,卢卡斯影业一直没有公布其详细语法。


这是一个夸润人(Quarren),《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1983年的《绝地归来》。


这是一个奥诺多内人(Onodone),最早是为2015年的《原力觉醒》创作的种族。


主角身旁的四眼种族是迪普洛蒂德人(Dyplotid),最早是为2018年的《游侠索罗》创作的种族。


这个摆渡人是库巴兹人(Kubaz)。这个种族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里:

那个向帝国报告卢克、欧比-旺和两个机器人位置的告密者就是库巴兹人。


主角使用的武器非常像安巴相位脉冲爆能枪(Amban phase-pulse blaster):

安巴相位脉冲爆能枪最早出自1979年电视电影《星球大战:假日特集》(Star Wars Holiday Special)里嵌入的一段动画,是波巴·费特使用的武器。这部电影现已不是正史。


台词里提到的“生命节”最早源自《星球大战:假日特集》,后来被引入正史,是伍基人的重大节日。


这是一个被碳凝(carbonite)的罗迪亚人(Rodian)。罗迪亚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新的希望》;碳凝最早出自1980年的《帝国反击战》,原本用于太空旅行中的宇航员冬眠,超空间驱动器被发明后,转而用于囚禁犯人。


在这个场景里,屏幕左下角有一个R5系列宇航技工机器人(R5 series astromech droid),该型号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在屏幕中间有一个A-LT多功能机器人(A-LT Utility Droid),这是为2016年的《侠盗一号》创作的机器人型号。


这是一个维克沃人(Wickwar)在玩萨巴克(Sabacc)。维克沃人是为《游侠索罗》创作的种族;萨巴克最早在《帝国反击战》小说版里被提及,但电影正片没有提到它。1989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冒险书《云城危机》(Crisis on Cloud City)确定了萨巴克牌的规则。2014年的小说《新的黎明》(A New Dawn)把萨巴克牌引入了正史。


在这个场景里,屏幕右边有两个对话的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特兰多沙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罗迪亚人在这个场景里又出现了。


在这个场景的近景处,可以分别看到梅尔布人(Melbu)和久藏人(Kyuzo)。梅尔布人最早出自《游侠索罗》;久藏人最早出自2010年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7集《赏金猎人》。


作为一种货币,“卡拉马里圆片”是首次出现。但作为一颗星球,“卡拉马里”在《星球大战》作品中经常出现或被提到,而且有很多别称,比如“蒙卡拉马里”(Mon Calamari)、“蒙卡拉”(Mon Cala)、“达克”(Dac)等。本集片头的夸润人就是发源于卡拉马里。


“剃刀冠号”卸货时,在远处停泊着一艘四跃飞船(Quadjumper)。这种型号的飞船最早出自《原力觉醒》。芬恩与蕾伊原本就想登上一艘四跃飞船躲避第一秩序,结果这艘飞船被第一秩序摧毁了,他俩才不得不登上“千年隼号”。


这是两个贾瓦人(Jawa)。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发源于行星塔图因,是《星球大战》里著名的拾荒者种族。


这是TT-8L/Y7门卫机器人(TT-8L/Y7 gatekeeper droid)。该型号最早出自《绝地归来》,赫特人贾巴在塔图因的宫殿的门口就有一个这样的门卫机器人。


开门后,首先迎接主角的是一个MPH动力机器人(MPH power droid)。该型号最早出自《游侠索罗》。动力机器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机器人之一,本质上就有移动充电宝。


贝斯卡,即“曼达洛铁”,是用来打造曼达洛人盔甲的合金,能抵御光剑。“贝斯卡”这个名字最早出自2006年出版的《星球大战》官方杂志《知情者》(Insider)第86期的文章《曼达洛人:民族与文化》(The Mandalorians: People and Culture)。


请注意珀欣博士(Doctor Pershing)右臂的臂章。剧里可能看不清,因此这里改用角色宣传照。这个臂章非常类似卡米诺的克隆人学员的臂章:

卡米诺克隆人学员的臂章先前在电影《克隆人的进攻》和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都出现过。目前尚不清楚珀欣与克隆人有何关联。


走在A-LT多功能机器人旁边的是一个苏尔顿人(Suerton)——这个种族最早出自2017年的《最后的绝地》。


可怜的科瓦克猴蜥(Kowakian monkey-lizard)非但要被关在笼子里,还要惨遭烧烤。这种动物最早出自《绝地归来》,是很多黑帮大佬喜欢饲养的宠物之一,比如贾巴和杭多。


在这个场景里,注意屏幕右边有个提列克人。提列克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种族之一,最早出自《绝地归来》。


这是神龙(Mythosaur)头骨标志,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

按照《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的设定,神龙是行星曼达洛的本土动物。汤恩人到来后,奴役并征服了它们,导致它们逐渐滅絕。而神龙头骨则成为曼达洛人最高领导人的标志。


这是阿瓦拉7号行星(Arvala-7),本剧原创星球,先前没有在任何其它作品里出现过。


乌格瑙特人(Ugnaught)库伊尔(Kuiil),在阿瓦拉7号行星当蒸汽农场主。乌格瑙特人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这个角色由尼克·诺尔特(Nick Nolte)饰演。


布勒格最早出自1985年上映的电视电影《伊沃克人:为恩多而战》(Ewoks: The Battle for Endor)。2009年,这种动物被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引入正史。


最后守卫营地的是一群尼克托人(Nikto),《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种族之一,最早出自《绝地归来》。仔细观察会发现,这群尼克托人有两个人种:绿皮肤的和红皮肤的。绿皮肤的被称为卡达斯萨尼克托人(Kadas'sa'Nikto);红皮肤的被称为卡贾因萨尼克托人(Kajain'sa'Nikto)。尼克托人其实不止这两个人种;不同人种的尼克托人仅仅存在外观差异,生理上没有太大区别。


这是赏金机器人IG-11。IG系列机器人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是《星球大战》宇宙里战斗力最强的机器人型号之一。


在这个50岁的婴儿出现前,尤达大师的同族在所有《星球大战》作品里一共就出现过五人,即尤达、娅德尔(Yaddle)、明奇(Minch)、奥特格(Oteg)和万达·托卡雷(Vandar Tokare),其中后三位属于传说宇宙。这五人都是寿命很长、原力很强的人物。然而,卢卡斯影业从未公布他们属于哪个种族或来自哪颗星球。希望本剧能揭开这个种族的神秘面纱。
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2-16 12:24 , Processed in 0.09160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