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集最受欢迎的《星球大战》漫画

2019-2-13 00:2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2512| 评论: 0|原作者: theArachne

众所周知,40年前,当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上映时,流行文化的面貌就被永远地改变了。但2017年不仅是《星球大战》电影诞生40周年,也是《星球大战》漫画横空出世40周年。如今,《星球大战》漫画已出版了几千集,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

为庆祝《星球大战》漫画诞生40周年,漫威漫画将回溯历史,从几千集漫画中选取40集最受欢迎的漫画,向读者介绍那个很远很远的星系。

四十、《星球大战》第49集



出版日期:1981年4月21日
编剧:迈克·W. 巴尔(Mike W. Barr)
封面画师:沃尔特·西蒙森(Walt Simonson)

在我们自己的银河系,你们都知道《星球大战》第八部主线电影叫《最后的绝地》。本着这部电影的精神,我们将介绍一个你可能没印象的故事——但1981年的《星球大战》第49集的标题确实够有噱头:《最后的绝地》!

除了都有卢克·天行者、莱娅公主和两位机器人出现外,第八部电影和《星球大战》第49集大概只有名字是一样的了。漫画中的这次冒险发生在《帝国反击战》后不久。我们的英雄乔装打扮了一半以上的时间——显然,在第八部电影的小岛隐居地台阶上,我们没有看到卢克带着眼罩和红色假发。

这集标题提到的那位“最后的绝地”其实完全不是绝地,而是一位名叫“绝地代亚”(Jedidiah)的紫色异族人,在英勇保护韦尔莫(Velmor) 王子时遭受了创伤性脑损伤。“受伤让他失去了理智,”德尼德(Denid)王子告诉卢克和莱娅——他们刚刚回应求救信号,到达了那个与世隔绝的星球。“他只记得自己遗失的梦想,即成为一名绝地武士……”

从这里开始,我们的英雄就要营救这对飞船失事的人,把德尼德立即送回韦尔莫,让他加冕,以防他热爱帝国的弟弟成为国王。当然,为了让德尼德顺利获取自己应有的统治权,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其中绝地代亚又做出了感人的义举。卢克本人对他的行为十分尊崇,将绝地代亚称为“最后的绝地”。

三十九、正史《莱娅公主》(Princess Leia)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3月4日
编剧:马克·魏德(Mark Waid)
封面画师:特里·多德森(Terry Dodson)

《新的希望》后半部分尽是营救公主和摧毁死星的情节,要是你从未考虑之前某个关键情节对一位主角的心理产生的影响,大概也是可以原谅的了。但即使在取得自身事业的一次巨大胜利后,你将怎样面对整颗母星毁于一旦,几十亿居民灰飞烟灭呢?在五集《莱娅公主》系列漫画中,马克·魏德为这位同名奥德朗公主探索了这个问题。

《莱娅公主》第1集开头很平常,这位前帝国议员颁奖牌给卢克和汉,表彰他们在雅文战役中的义举。之后,她以“奥德朗逝去的灵魂”为话题发表了三句话演讲。她的讲话这么短,让一位叫伊旺(Evaan)奥德朗飞行员产生了误会。很快她便亲自对莱娅说,她觉得莱娅没有花足时间纪念她们的母星,那是十分冷漠无礼的行为。同时,她告诉莱娅,帝国正追捕银河系所有剩余的奥德朗人——这让莱娅采取了行动。公主与伊旺和R2-D2组成队伍,溜出雅文,用莱娅的话说,去“找寻、集合与保护每位幸存的奥德朗儿女。”这违反了多登纳将军(General Dodonna)的意愿,他指出帝国悬赏千万信用点捉拿这位公主。

在逃脱卢克和韦奇漫不经心的拦截后,这集漫画以莱娅向伊旺提出一个能引起所有《星球大战》粉丝兴趣的问题结束:“你能至少带我去纳布吗?”

三十八、正史《汉·索洛》(Han Solo)第1集



出版日期:2016年6月15日
编剧:玛乔丽·刘(Marjorie Liu)
线稿:马克·布鲁克斯(Mark Brooks)

虽然汉·索洛在《星球大战》传奇中十分受欢迎,但很少有几个故事聚焦于他的视角和他的冒险。编剧玛乔丽·刘和画师马克·布鲁克斯的《汉·索洛》系列一共五集,完全围绕这位我们最喜爱的义军无赖展开。这个故事发生在《新的希望》与《帝国反击战》之间。在第1集里,死星已经毁灭,汉与丘巴卡要为义军同盟执行一次任务。

然而这一开始不是一个起义任务——事实完全相反。随着故事逐渐展开,我们看到汉·索洛做着他最擅长的事——充当走私者,离开起义军,挣自己还欠赫特人贾巴的钱。但很快,几个很有说服力的义军间谍就给汉下达了一个来自莱娅公主的命令,要求使用“千年隼号”参与龙虚航程(Dragon Void Run)。那是莱娅口中“银河系最臭名昭著、危机四伏的比赛之一”。当然,汉不会让除了他和丘巴卡以外的其他人驾驶“千年隼号”。所以这集结束前,他同生命的比赛就开始了——甚至比他们用12秒差距传奇性地跑完传奇的凯舍尔航程还要宏大。

“记住,汉,任务第一,”莱娅小心提醒,“比赛只不过是掩护,不是目标。”是啊……我们拭目以待吧……

三十七、正史《星球大战:C-3PO》



出版日期:2016年4月13日
线稿:托尼·哈里斯(Tony Harris)
封面画师:特拉德·穆尔(Tradd Moore)

“你大概因为我的红臂而认不出我了,”C-3PO在《原力觉醒》中说。虽然我们大多数人都沉醉于汉与莱娅自1983年以来的首次银幕相会,但许多粉丝更迷惑于3PO有了一条不同颜色的胳膊。这背后的故事主导了单刊《C-3PO:幻肢》。虽然《幻肢》中的几乎所有出场人物都是机器人,但詹姆斯·罗宾逊(James Robinson)讲述了《星球大战》漫画中最具人性的故事之一。

开篇我们便发现,第一秩序(First Order)绑架了阿克巴上将,但抵抗组织捕获了一个据称知道阿克巴所在地点的机器人,名叫O-MR1。然而,装O-MR1的飞船坠毁了,人类乘客全部遇难,只剩八个机器人被留在一颗危险的行星上。C-3PO探测到另一艘飞船。七个抵抗组织机器人与O-MR1达成休战协议,共同前往那艘飞船以便发送求救信号。

在途中,香料蜘蛛、人类大小的有害昆虫和触手怪接连袭击他们,其中一个硬生生扯掉了C-3PO的手臂,也让队伍的人数从八人减少到两人……只有3PO和O-MR1。艰苦的跋涉把这两个敌人团结到“人性”的层面。他俩各自思考自己“人生”的存在和命运,甚至回忆起本应被存储器重启完全抹除的模糊记忆。

C-3PO和O-MR1到达目的地时,一场致命的酸雨让他们无法发送求救信号。因为友谊,O-MR1将阿克巴的坐标转发给C-3PO——然后勇敢地走进酸雨,为了求救而牺牲自己。酸雨摧毁了他的全部,只留下一条手臂,但揭示了一个真相:原来O-MR1的底漆是红色,而不是他一生所知的另一种颜色。当波·达默龙来营救3PO时,这个机器人告诉波,要拿O-MR1仅剩的那条手臂来替换他的断臂。

你根本不懂这条胳膊多么违背我的审美观,”他告诉BB-8。“虽然如此……我还是会保留一段时间,作为纪念。”

三十六、正史《星球大战:波·达默龙》(Poe Dameron)第1集



出版日期:2016年4月6日
编剧:查尔斯·索尔(Charles Soule)
线稿:菲尔·诺托(Phil Noto)
封面画师:菲尔·诺托

我们都记得《原力觉醒》的第一个场景:波·达默龙从洛尔·桑·特卡(Lor San Tekka)手里收到一条关键信息,能带抵抗组织找到卢克·天行者。但波起初是怎么找到桑·特卡的呢?编剧查尔斯·索尔在《波·达默龙》系列漫画中解决了这个问题。第1集确立了两个重要背景,定下了这部漫画的基调。

首先,一个早期场景描述了莱娅·奥加纳将军向波解释为什么要把一个重要的抵抗组织任务托付给他。她透露,他们找到她那位绝地哥哥的最好希望就是找到洛尔·桑·特卡,为此她授权他组建一支飞行中队。而这就引向了《波·达默龙》第1集奠基的另一个重要事件——黑色中队的建立。

在这集最后,黑色中队抵达洛尔·桑·特卡的最后已知地点,却从当地“托儿所”教徒口中得知他早已离开。只有学习他们的方式——包括崇拜一个内含他们“救世主”的蛋,他们才能透露具体信息。然而,不难猜出,对波而言,还有更麻烦的……第一秩序(First Order)追踪黑色中队至此并发动了进攻。

虽然这次冒险将在第3集结束,但黑色中队搜寻洛尔·桑·特卡的旅途却一直延续到了第25集。

三十五、正史《星球大战:兰多》(Lando)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7月8日
编剧:查尔斯·索尔(Charles Soule)
画师:亚历克斯·马莱耶夫(Alex Maleev)

《兰多》第1集告诉了读者一部以兰多·卡瑞辛为主角的短刊该怎样开始——让这个令人喜爱的无赖与一位美女调情。就在这个场景中,查尔斯·索尔优雅却完全地展现了兰多当时在银河系的地位——还不是有利可图的提班纳气体(tibanna gas)开采设施的管理者。反之,他的生活很像自己老朋友汉·索洛所过的,经常在逃跑。欠了一屁股债。

就像汉有赫特人贾巴,兰多也欠了一位黑帮大佬的钱——轻声细语的托伦爸爸(Papa Toren)。不过托伦想好了让兰多还债的任务。那是个简单的劫船任务,目标是一艘装满无价艺术品的飞船,属于“某个富有的帝国官员”。但在这集结束时,我们得知,那位富有的帝国官员不是别人,正是帕尔帕廷皇帝。哦不妙……

整部《兰多》漫画很值得你花时间阅读,不仅因为索尔恰到好处地描述了银幕时间有限却深受我们喜爱的电影角色,也因为兰多和他的最亲密朋友洛博特(Lobot)之间的“伙伴电影”氛围。是啊,就是他——《帝国反击战》里那位头上装有机械植入装置的沉默秃头。他在这里可不沉默。面对兰多不规不矩的想法,他问出了许多聪慧的问题……但到这部漫画结束时,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他到了《第五部》时就不太说话了。

三十四、正史《星球大战:达斯·维达》(Darth Vader)第6集



出版日期:2015年6月3日
编剧:基伦·吉伦(Kieron Gillen)
线稿:萨尔瓦多·拉罗卡(Salvador Larocca)
封面画师:阿迪·格拉诺夫(Adi Granov)

我们都看了《新的希望》和《帝国反击战》——都知道达斯·维达在《第五部》中试图抓住卢克,尽管在死星堑道疾飞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这是怎么发生的?维达是怎么得知他几乎击中自己亲生儿子的?《星球大战》第6集和《星球大战:达斯·维达》第6集共同揭露了这一《星球大战》宇宙的关键时刻。这成为《星球大战》漫画史上最伟大的时刻之一。

《星球大战》第6集因揭露汉·索洛(Han Solo)可能有个妻子而广受关注,但更大的秘闻可能是波巴·费特在这集最后几页传达给维达的消息。这个赏金猎人在《星球大战》第5集得知了卢克的身份,而第6集则以他遭遇卢克开始——费特的猎物成功逃脱的罕见案例。这集以这一秘闻结束。维达显然对这一秘闻并不好受……

《达斯·维达》第6集结局相似,但从这位黑暗尊主的角度更好地展现了他对这个消息的反省。我们看见帕德梅在他的脑中浮现——以及帕尔帕廷告诉他他杀了她的谎言。然后,简单一句话以极大的冲击力震撼了粉丝:“我有个儿子。”从这里我们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三十三、正史《星球大战:达斯·维达》(Darth Vader)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2月11日
编剧:基伦·吉伦(Kieron Gillen)
线稿:萨尔瓦多·拉罗卡(Salvador Larocca)
封面画师:阿迪·格拉诺夫(Adi Granov)

虽然过去有好几个限期系列让达斯·维达来当主角——没更好的词来形容,但直到2015年漫威重启《星球大战》漫画,这位西斯尊主才获得自己的长连载。但这等待确实值得——《达斯·维达》跻身于有史以来最棒的《星球大战》漫画。其第一集便让人难忘。

每个看了《绝地归来》的人都记得卢克·天行者在塔图因上戏剧化地进入贾巴宫殿。《达斯·维达》第1集设定在《新的希望》不久以后,提供了另一个类似的情景。维达进入该宫殿的场景与他儿子几年后形成呼应,虽然用了明显更恶毒的方式——主要涉及一把光剑——来接近那些恶棍。“我只杀了两个(守卫),”那个曾叫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人告诉贾巴,“不要让我重新考虑我的慷慨。”

随着这集的进行,我们意识到它与贾森·阿龙(Jason Aaron)的《星球大战》有联系,其中提及了维达第一次与卢克直接接触——以及维达对贾巴宫殿的访问是“非正式”的,而“正式”的则发生在《星球大战》第4集。我们还经历了一场与帕尔帕廷皇帝的对话,其中皇帝向维达表示了对死星毁灭的憎恶,以及从那时起维达将听命于陆军元帅塔格(Grand General Tagge)。当帕尔帕廷问维达还有什么要汇报的,他刻意回避了欧比-旺·克诺比之死这种重要的事。

《达斯·维达》第1集证明了编剧基伦·吉伦与画师萨尔瓦多·拉罗卡完全理解这个角色和这个宇宙。在这部漫画的全部25集中他们都不会放松。

三十二、正史《星球大战》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1月14日
编剧:贾森·阿龙(Jason Aaron)
封面画师:约翰·卡萨迪(John Cassaday)

“我对此有一种非常好的预感,”C-3PO在《星球大战》第1集前几页说。除了代表自己反转了《星球大战》中最著名的话语之一,他这句话更是说出了我们粉丝的心声。这一集是漫威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出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漫画,代表了那个遥远银河系漫画的重生,其中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成为《星球大战》正史内容。

令人感激的是,这集的故事和绘画完美契合了原著电影的基调。当你阅读贾森·阿龙的台词,赞叹约翰·卡萨迪恰到好处、富有动态的画作时,你几乎能在脑中听见演员的声音和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的配乐。这集漫画设定在第一颗死星毁灭后几个月内,让我们跟随最爱的角色——汉、卢克、莱娅、丘巴卡和机器人们——潜入帝国哨站。局势顺利了一会儿……但然后达斯·维德(Darth Vader)出现了。在令人惊异地抵挡了一波爆能枪攻击后,维德启动了他的光剑——而卢克就在他面前。

《星球大战》主线刊马上就要到60集了,它仍在持续给粉丝以愉悦。阅读它的感觉真的很好。

三十一、《星球大战:黑暗时代》(Dark Times)第1集



出版日期:2006年11月8日
编剧:兰迪·斯特拉德利(Randy Stradley)
封面画师:道格拉斯·惠特利(Douglas Wheatley)

“我很抱歉,布拉克西斯议员(Senator Braxis),”一个不在画面内的熟悉身影在《黑暗时代》第1集中说,“帝国政府不能干涉地方内政。”仅仅这一个开场画格,便奠定了这个32集系列的基调,这格中皇帝拒绝帮助有需求的行星。在同一页里,帕尔帕廷的同党告诉他反帝国情绪已被集拢清除,而其他发生骚乱的星球也已被正位。很明显,乐观的情绪在《星球大战》宇宙的这个新时代里没有位置。

《黑暗时代》设定在《西斯复仇》结束后不久。鉴于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中提到过绝地武士的光荣时代:“在黑暗时代之前,在帝国之前,”光是这个标题就能立即引起《星球大战》粉丝的共鸣。《黑暗时代》在《肃清》之后,直接延续了《共和国》,讲述了新老角色适应银河新秩序的许多故事。

第1集的大部分故事都在讲新普莱姆普托(New Plympto)当地人对抗帝国军队。我们不仅看到了三角龙一般的诺龙人(Nosaurian)的无望挣扎,也窥见了克隆人士兵的想法:“当战斗结束,那些只为战斗而培育的人还有什么用?”我们被问,“当和平降临,只为军事行动而生的人们未来何在?”所有熟悉克隆人命运的人都意识到“黑暗时代”不只触及好人……

三十、《星球大战:肃清》(Purge)第1集



出版日期:2005年12月28日
编剧: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
封面画师:亚当·休斯(Adam Hughes)

2005年晚些时候,《星球大战》粉丝发现自己处于从未有过的境地——在这个系列的历史上,第一次真切了解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转变为达斯·维德(Darth Vader)的过程。在可见的未来没有新电影,他们便转向衍生宇宙(即现在的“传说”),去了解他们依旧非常好奇的内容——在《西斯复仇》与《新的希望》之间的事。这是一片供《星球大战》编剧们探索的新领域,最初的一个故事就是《肃清》。

在帕尔帕廷皇帝统治银河系的初期,66号指令帮他干完了活。虽然有些绝地活了下来,但他灭掉的绝地足以使他们不再对他统治银河系造成威胁。但达斯·维德不安心——特别是涉及追踪他前师父欧比-旺·克诺比时。

《肃清》让这位新任西斯尊主面临在穆斯塔法被欧比-旺打败后的第一项重要考验。维德为复仇所驱策,继续清洗银河系剩下的绝地,但在痛下杀手之前总要先利用他们搞清克诺比的去处。明白这一点后,八位幸存的绝地设下一个陷阱——自然,八位原力使用者的人数让绝地很有优势。但你大概已经知道事情最终会怎么发展了……

二十九、正史《星球大战:欧比-旺与阿纳金》(Obi-Wan and Anakin)第1集



出版日期:2016年1月6日
编剧:查尔斯·索尔(Charles Soule)
封面画师:马尔科·凯凯托(Marco Checchetto)

在《幽灵的威胁》与《克隆人的进攻》之间,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当了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十年的导师。那可是很长一段时间,让阿纳金磨练自己的技能,展开许多冒险——但在官方正史中,这段时间却鲜有故事。编剧查尔斯·索尔和画师马尔科·凯凯托用一部《欧比-旺与阿纳金》改变了这点。

这五集逐渐展现了两组情节。主线讲的是欧比-旺和他的徒弟到了一个叫卡内利恩四号行星(Carnelion IV)的偏远星球上。他们将在那里响应某个求救信号。本来大家普遍认为那个星球的社会已不复存在,但没过多久两人就发现自己被夹在了“开放派”(Open)和“封闭派”(Closed)两个氏族的内战中——而且没有一个是友好的。

或许更值得注意的是,次要情节向我们展现了帕尔帕廷(Palpatine)最早对阿纳金本人的教导。他并没有让阿纳金接触任何与西斯沾边的东西,这位秘密的达斯·西迪厄斯(Darth Sidious)选择向他展现议会里的腐败来赢得他的信任,为此他带阿纳金去了科洛桑危险的深层。他强调自己正在做正确的事——帕尔帕廷完美地操纵阿纳金,在他心中种下信任的种子,为他最终成为阿纳金的黑暗师父做好铺垫。

二十八、正史《星球大战:凯南》(Kanan)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4月1日
编剧:格雷格·韦斯曼(Greg Weisman)
封面画师:马克·布鲁克斯(Mark Brooks)

自从于2014年秋季在迪士尼XD频道首播后,《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便成为粉丝必看的节目。它探索了《星球大战》宇宙在《新的希望》之前好多年的状况。虽然一开始,这支反抗帝国的混杂队伍并没有粉丝熟悉的面孔,但全世界的粉丝很快了解并爱上了埃兹拉(Ezra)、赫拉(Hera)、莎宾(Sabine)、泽布(Zeb)等角色。在《义军崛起》第一季结束不久后,编剧格雷格·韦斯曼和画师佩佩·拉腊斯(Pepe Larraz)便开始创作一部12集的系列漫画——《凯南》,探索这个角色未透露的过去。

整整一季,观众们都知道凯南是个在逃的绝地,教导埃兹拉探索原力,但他的过去很大程度上都是个迷。这部漫画将我们带回了15年前克隆人战争的末期。第1集以精美的笔触绘制了一场史诗般的战斗,在行星卡勒(Kaller)上,绝地武士德帕·比巴拉(Depa Billaba)和她的学徒凯莱布·杜姆(Caleb Dume)与一个营的克隆人士兵并肩战斗,对抗分离势力军队。这场战斗获得了胜利,绝地及其克隆人同伴的庆祝场景显示了他们之间深厚的友谊——直到一位克隆士兵收到了帕尔帕廷(Palpatine)的指示:“执行66号指令。”

绝地们尽全力抗击从前的朋友,德帕英勇地保护她的学徒,命令他逃离。凯莱布服从命令,设法逃走——德帕就没那么幸运了。从这时候开始,凯莱布就要面临逃亡生涯,其中一点就是采用新名字:凯南·贾勒斯(Kanan Jarrus)。

二十七、《星球大战:詹戈·费特——狩猎季节》(Jango Fett: Open Seasons)第1集



出版日期:2002年5月1日
编剧:黑登·布莱克曼(Haden Blackman)
封面画师:拉蒙·巴克斯(Ramon Bachs )

在2002年《克隆人的进攻》上映前,或许《星球大战》宇宙中最神秘萦绕的角色便是波巴·费特了。《第二部》不仅让我们了解了他的起源,而且介绍了一位引人遐想的新曼达洛赏金猎人:他的“父亲”,詹戈·费特。这部电影回答了波巴从哪里来的问题,但詹戈的背景故事却留给了那时的漫画,即由黑登·布莱克曼编剧、拉蒙·巴克斯绘制的四集漫画《詹戈·费特:狩猎季节》。

它以杜库伯爵的视角开始于吉奥诺西斯战役10年前。又名达斯·泰拉纳斯(Darth Tyranus)的杜库伯爵向达斯·西迪厄斯叙述了他为什么选择詹戈作为共和国克隆人军队的原型。这个故事开头是孩童时期的詹戈。他成为孤儿并由曼达洛氏族的游牧战士养大。后来曼达洛人中间爆发了长久的内战。一个名叫死神卫的野蛮组织分裂了出去,毫无荣誉感。到最后,我们完全理解了为什么杜库在詹戈身上看见了这样大的潜力。

布莱克曼也深入参与了卢卡斯艺界的电子游戏《星球大战:赏金猎人》的制作。这个游戏最初基于PS2和GameCube平台,目前在PS4上也能下载。布莱克曼还在漫画中小心隐藏了许多游戏情节的要素。最显著的就是詹戈与前盟友蒙特罗斯(Montross)的明争暗斗。这个游戏甚至将《狩猎季节》作为能解锁的奖赏。

二十六、《星球大战:绝地——梅斯·温杜》(Jedi - Mace Windu)



出版日期:2003年2月26日
编剧: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
封面画师:简·杜尔塞马(Jan Duursema)

如果你让最终会演尼克·菲尤里(Nick Fury)的人来扮演一位绝地,这个角色差不多可以肯定会很受欢迎。梅斯·温杜就是这种例子,他是前传时期粉丝最喜欢的一个正派,也是那个时期漫画的常客。他的单刊值得一看有两个理由:不仅让聚光灯牢牢对准塞缪尔·L. 杰克逊(Samuel L. Jackson)扮演的绝地大师,而且让克隆人战争中最受欢迎的反派之一——阿萨吉·文崔斯(Asajj Ventress)——在漫画中首次出场。

《绝地——梅斯·温杜》设定在《第二部》结尾的吉奥诺西斯战役之后三个月,围绕温杜和一群异议绝地在卫星鲁尔上的一次会议展开。这群异议绝地因自己在克隆人战争中扮演的角色而灰心丧气。作为银河系的守护者,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成了战争中的将军。这种心理状态通过他们的对话以十分吸引人的方式得到展现。一个决心保护生命的人要怎样带领注定战死的士兵队伍?我们发现,有些人处理得比别人好。

与此同时,杜库伯爵也听说了这次集会,觉得与会的绝地可能能被说服反抗共和国,加入分离主义运动。为了“说服”他们,他派出了阿萨吉·文崔斯——他那挥舞着双剑的学徒。有些粉丝在先前根季·塔尔塔科夫斯基(Genndy Tartakovsky)的2D动画《克隆人战争》中第一次见到她。她想找温杜报仇,因为她认为是温杜导致了她在投入黑暗面前的师父的死亡。这一追求使她对这个任务的热情有增无减。

到这集的末尾,文崔斯或许没有达到她的所有目标,但她绝对用原力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将自己树立为在此后克隆人战争的许多战斗中都不容小觑的对手。在《共和国》第71集,她甚至在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脸上真真正正地划了一剑,让他在《西斯复仇》中有了眼睛上的那道伤疤。

二十五、《星球大战:绝地——艾拉·塞库拉》(Jedi - Aayla Secura)



出版日期:2003年8月20日
编剧: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
封面画师:简·杜尔塞马(Jan Duursema)

在漫画创作的前传时期角色中,引人注目的昆兰·沃斯(Quinlan Vos)可能是最重要的,而他的学徒艾拉·塞库拉或许是最受欢迎的,她甚至一路闯上了银幕。同时,专杀绝地的赏金猎人奥拉·辛(Aurra Sing)在《幽灵的威胁》中以飞梭车赛观众的形式一晃而过后,将继续在《星球大战》前传时期的漫画中成为亮相。这两位女性角色将在2003年的单刊《绝地 - 艾拉·塞库拉》中爆发光剑冲突。

在行星德瓦隆(Devaron)执行一次间谍任务时,艾拉发现奥拉在追捕她和别的绝地。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对两者的了解逐渐增多——艾拉对提列克人(Twi’lek)刻板印象的反抗,奥拉通过植入她体内的仿生天线品尝恐惧,等等等等。这集的高潮是一场令人激动的光剑格斗,艾拉努力从废墟中拯救她的同伴和她自己。

艾拉是个貌美惊人的蓝色提列克人,由画师简·杜尔塞马和编剧约翰·奥斯兰斯特创作,首次正式出场于《共和国》第22集。她的样貌让乔治·卢卡斯印象深刻,他让演员埃米·艾伦(Amy Allen)扮演她。艾拉先在《克隆人的进攻》中参与了吉奥诺西斯战役。66号指令在《西斯复仇》中被执行后,她死于费卢西亚(Felucia)。

奥拉的命运倒是没有这么清晰。虽然她在《第一部》中的银幕时间绝对没有超过2秒,但像《外乡人》(Outlander)这样的漫画故事单元却让她成为粉丝的最爱。她在卢卡斯影业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成为小波巴·费特的导师。在《游侠索罗》中,兰多·卡瑞辛(Lando Calrissian)和托拜厄斯·贝克特(Tobias Beckett)的一段对话提到贝克特杀死了奥拉·辛。

二十四、《星球大战:共和国》(Republic)第19集



出版日期:2000年6月28日
编剧: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
封面画师:简·杜尔塞马(Jan Duursema)

《西斯复仇》有一个早期场景描述了欧比-旺向其他绝地将军们汇报克隆人战争的最新情况:“萨卢卡迈(Saleucami)已陷落,沃斯大师已将自己的部队转移到了博茲皮蒂(Boz Pity)。”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看起来只是一串听过就忘的名字——但对《星球大战》漫画粉丝?许多人内心喊了一小声“对!”它正式正史化了绝地大师昆兰·沃斯(Quinlan Vos)——可以说是前传时期最重要的《星球大战》漫画角色。

《共和国》第17集把沃斯描述成一位穿着斗篷的神秘人物,但直到第19集他才有自己的故事。四集的《黄昏》故事单元开始于沃斯在纳沙达(Nar Shaddaa)——银河系最恶心的藏污纳垢之地,不明攻击者追逐莫名失忆的他,而一位名叫格拉尔克(Grahrk)的可疑德瓦隆人(Devaronian)坚持要帮助他。在这集结束的时候,沃斯的绝地本能发作。他回忆起了全部。他前去寻找他的学徒——一个叫“艾拉”的人……

从这时开始,昆兰·沃斯的冒险会在那时的《星球大战》主线漫画《共和国》中着重描述。虽然喜欢在黑暗面的边缘徘徊,但他会一直以最勇猛战士之一的身份效忠于绝地武士团,直到它终结的那天。他最后甚至出现在卢卡斯影业动画部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中,甚至会活过66号指令。他的最终命运还未知……

二十三、《星球大战:达斯·摩尔》(Darth Maul)第1集



出版日期:2000年9月6日
编剧:罗恩·马茨(Ron Marz)
封面画师:德鲁·施特鲁赞(Drew Struzan )

不管你觉得《幽灵的威胁》怎么样,大多数《星球大战》粉丝都同意一件事:达斯·摩尔棒呆了。但即使看完了电影,我们依旧不了解达斯·西迪厄斯的这位徒弟——他出来打了一场差不多很棒的光剑格斗,然后就被欧比-旺砍成了两半。《第一部》上映一年后,编剧罗恩·马茨和画师简·杜尔塞马(Jan Duursema)接下了为这个神秘人物提供一点背景故事的任务——前传的前传,设定在电影六个月前。

摩尔性格如一,行动大于言语——在主要讲述他与西迪厄斯关系的《达斯·摩尔》第1集中,他有半本都闭口不言。在摩尔完成他的西斯最终试炼之后,那位又名帕尔帕廷议长的男人赠予他的徒弟独一无二的“西斯渗透者”星际飞船——以及一个任务:对付黑日。通过大大削弱这个我们在《帝国阴影》中首次听闻的犯罪组织,西迪厄斯将巩固他与贸易联盟的关系。这将在六个月后《幽灵的威胁》开始时结出丰硕的成果。

剧透预警:摩尔成功了。但在此之前他先打了几场绘画精美的光剑格斗,最著名的是与一位达索米尔的暗夜姐妹,换句话说,一位西斯女巫。这场决斗回顾起来异常有趣,我们在几年后将得知摩尔那时还没有完全成形的一段历史:他实际是达索米尔暗夜女巫的头领塔尔津主母的儿子。

二十二、《经典星球大战》(Classic Star Wars)第1集



出版日期:1992年8月4日
编剧:阿奇·古德温(Archie Goodwin)
封面画师:阿尔·威廉森(Al Williamson)

到了1979年,世界开始意识到,《星球大战》不仅仅只是一部大片。肯纳玩具无比成功,漫威的《星球大战》漫画被抢购一空,很快,报纸的娱乐版面也开始将粉丝带往那个遥远的银河系。《经典星球大战》漫画就重印了那些条漫。

如果你倾向于认为这些故事从不适合《星球大战》正史,《经典星球大战》第1集将让你的这种想法一扫而空。这本漫画重新发行了80年代早期由《洛杉矶时报》集团发行一个故事,编剧是那时写了很多漫威《星球大战》漫画的阿奇·古德温,而画师则是阿尔·威廉森。古德温利用从《帝国反击战》搜集到的信息,将一句随口说出的电影台词构想成处于前两部电影之间的完整故事。还记得汉告诉莱娅他要离开义军同盟,因为“曼特尔兵站上的赏金猎人让我改变主意了”?古德温向我们介绍了斯科尔(Skorr)——那个提到的赏金猎人!

这次遭遇的故事持续到《经典星球大战》第2集。虽然最初的传播媒介有些零碎,但它一直是与电影故事结合十分紧密且易读的漫画。它确实是经典的《星球大战》作品。

二十一、《星球大战:泰格与宾克已死》(Tag and Bink Are Dead)第1集



出版日期:2001年10月3日
编剧:凯文·鲁比奥(Kevin Rubio)
封面画师:卢卡斯·马兰贡(Lucas Marangon)

1966年,一部名叫《君臣人子小命呜呼》(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的话剧以两位小人物的视角大膽复述了《哈姆雷特》的故事,该剧后来在1990年被改编成了电影。它以喜剧的方式重现了那部莎士比亚杰作的关键时刻,暗示这笨手笨脚的二人组以某些方式影响了关键事件。

无独有偶,《泰格与宾克已死》挖掘了两位《新的希望》和《帝国反击战》中的背景角色,展现了一些“真实的背景故事”,让你重新思考某些可能从未想过的时刻。首先是《第四部》开头发生在莱娅公主的“坦蒂夫四号”上的那场战斗,我们跟随两位义军成员的脚步——他们就叫泰格和宾克——看着他们最终逃离帝国的监禁,决定假装成死星上的冲锋队员(stormtrooper)。

这些“背景故事”所造成的喜剧效果在各个时刻中展现,比如“千年隼号”在死星旁遇到的唯一一架TIE战斗机,波巴·费特出现在贝斯平的真正原因,以及义军如何获取他们后来在《绝地归来》中用于渗透恩多的穿梭机“泰迪尔矿号”(Tydirium)。哦,还有那两个在欧比-旺解除死星牵引波束时讨论“另一次演习”的冲锋队员?那就是啥也没干的泰格与宾克。

编剧凯文·鲁比奥策划了《泰格与宾克已死》,2006年又创作了一部续集——这不是鲁比奥第一次向我们展示《星球大战》电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了。1996年,他作为《部队士兵》(Troops)的创作者而出名。这部电影从冲锋队员的视角讽仿《美国警察》(Cops),很大程度上迎来了《星球大战》影迷自制电影的新时代。

二十、《星球大战:传奇》(Tales)第9期



出版日期:2001年10月10日
编剧:戴夫·麦凯格(Dave McCaig)、杰伊·史蒂芬斯(Jay Stephens)、菲利普·西蒙(Philip Simon)和罗恩·马茨(Ron Marz)
封面画师:乔恩·福斯特(Jon Foster)

在所有24期《星球大战:传奇》中,没有哪个故事比2001年第9期的《复生》(Resurrection)更好地传达了创造粉丝喜爱的非正史作品这个理念了。以下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全部:达斯·维德(Darth Vader)大战达斯·摩尔(Darth Maul)。

罗恩·马茨的故事以维德和一群冲锋队员在卡拉卡尔6号卫星(Kalakar Six)上着陆开头。他们根据一条情报来到这颗像穆斯塔法一样的熔岩卫星,追捕据说偷取了死星设计图的义军。结果,这是一群西斯追随者设下的陷阱。他们觉得维德不应该成为帕尔帕廷的真正徒弟,而且——哦,没错——为此,他们复活了达斯·摩尔。里克·莱奥纳尔迪(Rick Leonardi)的线条优美地展现了这场史诗决斗——漫画中最好的光剑对战之一。

当然,此后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与《义军崛起》揭露,摩尔没有被欧比-旺杀死,但正史中维德与摩尔的光剑对抗从没发生过。幸运的是,想看西斯学徒之间精彩对决的粉丝始终可以参考《星球大战:传奇》第9期来满足自己的要求。

十九、《星球大战:传奇》(Tales)第1期



出版日期:1999年9月29日
编剧:吉姆·伍德林(Jim Woodring)、蒂莫西·扎恩(Timothy Zahn)、罗恩·马茨( Ron Marz)、彼得·戴维(Peter David)
封面画师:伊戈尔·科尔代(Igor Kordey)

你不得不钦佩《星球大战:传奇》背后的创意。虽然《星球大战》粉丝可能非常看重不同媒介作品的故事衔接性,但《传奇》系列决定抛开这一切,专注于一件事:有趣的故事。每一期都讲述了几个毫无关联的小故事,其目的只为娱乐,除了到那时为止公映的四部电影,不用考虑与任何正史相一致。

《星球大战:传奇》第1期用四个完全独立的故事完美展现了这个系列的想法,每个故事的风格和背景都是独一无二的。对于前传电影的粉丝,我们见到了第一部电影发生前,奎-冈·金大师在探索行星阿罗鲁阿(Arorua)时向自己的徒弟欧比-旺·克诺比传授智慧。随后,蒂莫西·扎恩展现了《绝地归来》与《帝国传承》之间玛拉·杰德的一段冒险。罗恩·马茨所写的第三个故事以银河内战为背景,以达斯·维德为主角,玛拉是配角之一。

但彼得·戴维不仅采纳了为《星球大战》创造有趣故事的想法并将此发扬光大,而且成功写出了本期最难忘的故事——《绝地机器人斯基皮》(Skippy the Jedi Droid)。记得那个欧文伯伯差点買了,却“发动器坏了”的机器人吗?你将在这个欢乐的非正史故事中得知,那个机器人是斯基皮——也有个听起来没意思多了的名字R5-D4,而且那次事件中的“发动器”完全不是电路出了问题。对于想找乐子的《星球大战》粉丝——那应该是我们所有人,这绝对是必读之作。

十八、《星球大战:血红帝国》(Crimson Empire)第1集



出版日期:1997年12月7日
编剧:迈克·理查森(Mike Richardson)、兰迪·斯特拉德利(Randy Stradley)
封面画师:戴夫·多尔曼(Dave Dorman)

1997年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的《星球大战》漫画都大力描述你从电影中认识并爱上的角色,从卢克、莱娅、汉到波巴·费特和赫特人贾巴——甚至韦奇·安蒂列斯。从《血红帝国》开始,编剧迈克·理查森和兰迪·斯特拉德利敢于以一种别的系列从未做过的方式扩展《星球大战》宇宙——主要角色你一个也没听说过。它的结果就是成就了这部迄今为止可能最“邪典”的《星球大战》系列漫画。

每位《星球大战》影迷都记得《绝地归来》片中皇帝禁卫军那显眼的血红制服。但那是当时我们了解他们的唯一信息了。在那些面具之下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如何在帕尔帕廷的精英中争得一席之地的?甚至那红袍里面真的是人吗?虽然这部漫画的故事发生在《绝地归来》多年后——当时帝国残余为了政治控制权而内讧,但我们第一次得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包括以闪回的形式,其中有个绝妙的达斯·维德时刻。

如果你没被这本书中的主角名字卡诺尔·贾克斯(Carnor Jax)、基尔·卡诺斯(Kir Kanos)和米丽思·辛恩(Mirith Sinn)吓到,《血红帝国》会带你瞥见《星球大战》宇宙可喜而独特的一面。甚至还有一本官方指南向你介绍其中的角色。

十七、《星球大战:X翼——侠盗中队》(X-Wing Rogue Squadron)第1集



出版日期:1995年7月1日
编剧: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Michael A. Stackpole)
封面画师:戴夫·多尔曼(Dave Dorman)

如果你让人说出在三部《星球大战》正传电影中都出现过的角色,你很可能会得到卢克、莱娅、汉、丘巴卡、两个机器人和达斯·维德的回答——或许还有欧比-旺,如果原力英灵也算的话。如果对方还提到了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那你就知道你是在跟真正的粉丝说话。韦奇·安蒂列斯在霍斯战役和两次死星战役中都扮演了低调但关键的角色,正因为如此,他成了粉丝最喜爱的一个角色。

1995年出版的《X翼:侠盗中队》第1集甚至敢于在封面上单放这么一个大众不太熟悉的面孔。事实上,正如韦奇自己在这集中所说:“受到赞扬的常常是卡瑞辛将军,然而是我在兵分两路时朝轴心发射了(质子)鱼雷,我认为那是压塌死星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其实说的是“光子鱼雷”——编剧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在写这句台词时一定处在《星际迷航》的思维状态中。

在《绝地归来》后,卢克将侠盗中队的领队传给了韦奇,《X翼:侠盗中队》系列在这部电影之后的几个月中开始,讲述这支队伍的冒险。除了能看到韦奇成为领队外,它也让观众认识了在先前战斗中只知道名字的角色——如果真的知道的话。我们对这些人的了解将远远超出一句 “射得不错,詹森!”(Good shot, Janson!)……比如我们将知道詹森的名字是韦斯(Wes)。同时,对于像泰科·塞尔楚(Tycho Celchu)这种连名字都没出现在电影中的角色,我们将了解他们的背景故事,并因此更深地理解这支最具代表性的《星球大战》军事单位的战友情谊。

十六、《星球大战:结合》(Union)第1集



出版日期:1999年11月10日
编剧: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Michael A. Stackpole)
封面画师:邓肯·费格雷多(Duncan Fegredo)

你如果阅读了这系列文章的前几篇,你就会记得玛拉·杰德在《帝国传承》和《玛拉·杰德:皇帝之手》两本中的任务:杀了卢克·天行者。几年间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啊!主要在20世纪90年代的《星球大战》小说中,一旦玛拉意识到效忠帕尔帕廷皇帝或许不是最好的职业选择,她与卢克便相爱了。而在《结合》中,编剧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和画师罗伯特·寺西(Robert Teranishi)让这对从前的宿敌喜结连理。

但自然而然,就像里德与苏或彼得与玛丽·简,漫画中的婚礼通常无法顺利进行。这次,与帝国残余(Imperial Remnant)和新共和国(New Republic)同时结盟的反对者计划用最戏剧化的方式阻止这场婚礼。但最终,这对新人依旧海誓山盟,直到死亡把他们分开——你或许想读《原力传承》(Legacy of the Force)系列小说来看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五、《星球大战:玛拉·杰德——皇帝之手》(Mara Jade: By the Emperor's Hand)第1集



出版日期:1998年8月5日
编剧: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Michael A. Stackpole)
封面画师:基利恩·普伦基特(Kilian Plunkett)

如果你知道《帝国传承》以及其余的《索龙三部曲》,那么你一定很熟悉玛拉·杰德,作者蒂莫西·扎恩笔下最成功的新角色之一。作为皇帝的私人刺客——或者说,皇帝之手——她相信卢克·天行者杀死了帕尔帕廷,于是开始了她的复仇之路。但她为皇帝效忠的日子又是怎样的呢?虽然原本是小说家,扎恩自己却专门为漫画创作了一个故事——《玛拉·杰德:皇帝之手》,由同是《星球大战》作者的迈克尔·A. 斯塔克波尔编剧,绘制这次冒险的则是卡洛斯·埃斯克拉(Carlos Ezquerra)。

我们立即迎来了熟悉的背景,玛拉恳求登上贾巴的小艇,帮助处决卢克·天行者,就像在《绝地归来》中看到的那样——我们得知帕尔帕廷派她去抓住他,把他带到皇帝自己面前。贾巴拒绝她的请求后,她向自己的主人汇报,自己无力杀死卢克,然后便发现自己踏上了刺杀黑云(Black Nebula)组织头目的旅途——那是黑日的一个分支,而你可能记得黑日出自《帝国阴影》。到了第2集,她通过原力得知皇帝驾崩——虽然是以他想让她看见的方式。但那不意味着她的任务完成了……

十四、《星球大战:心灵之眼的碎片》(Splinter of the Mind's Eye)第1集



出版日期:1995年12月26日
编剧:特里·奥斯汀(Terry Austin)
封面画师:休·弗莱明(Hugh Fleming)

在被改编成漫画的作品中,蒂莫西·扎恩的《帝国传承》或许作为最受欢迎的《星球大战》小说而引人注目,但仅从《星球大战》历史的一部分来说,艾伦·迪安·福斯特的《心灵之眼的碎片》或许是最有意思的。福斯特的作品于1978年上市,即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上映一年后。它几乎是以一种“以防万一”的手法写的;如果《星球大战》没能成功到可以拍高预算的续集,福斯特的故事也许能在较小格局下给出后续的故事。

《心灵之眼的碎片》的漫画版出版于1995年,很好地还原了那种小格局,其中的故事只发生在太空和一个行星上,而且有识别度的电影角色只有卢克、莱娅、机器人们和达斯·维德。本着为一部低预算潜在续集奠定基础的精神,这个故事没有哈里森·福特和昂贵的伍基人戏服。同时,漫画版对小说原著也有小幅度改编,比如加入了维德对后两部电影中的皮耶特舰长(Captain Piett)说话。

这个故事还为《星球大战》作品引入了一个关键元素:一种由原力驱动的强大宝石,名叫“凯玻水晶”(Kaiburr Crystal)。这个想法发展成了如今《星球大战》粉丝熟知的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光剑和死星超级激光炮的动力源,其中后者可以从《侠盗一号》中了解到。

十三、《星球大战:帝国传承》(Heir to the Empire)第1集



出版日期:1995年10月3日
编剧:迈克·巴伦(Mike Baron)
封面画师:马蒂厄·洛弗雷(Mathieu Lauffray)

在多年来所有的《星球大战》小说中,《帝国传承》对大部分粉丝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这部出版于1991年的小说一直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因为让《星球大战》重新酷了起来而广受赞扬。四年后,编剧麦克·巴伦、画师奥利维尔·瓦蒂内(Olivier Vatine)与弗雷德·布兰查德(Fred Blanchard)用《帝国传承》改编漫画第1集取悦了粉丝。这个系列共六集。

《帝国传承》是现在为大家所熟知的《索龙三部曲》的第一部。它不仅继续了卢克、莱娅和汉在《绝地归来》五年后的冒险,也把广受喜爱的新角色引入了《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最著名的就是索龙元帅和玛拉·杰德。虽然大多数读过小说的人脑海中差不多都已经有了自己对那些角色样子的印象,但这个漫画前所未有地让他们栩栩如生:索龙的镇定,玛拉的复仇决心,前绝地乔鲁斯·瑟鲍思的疯狂。小说的粉丝有了充足的理由再体验一遍这个绝妙的故事,而后续还有《黑潮汹涌》和《最终指令》,都出版于1997年。

值得注意的是,扎恩创作的一些人物已从传说宇宙进入了现在的《星球大战》正史。索龙元帅成了《义军崛起》中的一个主要反派,演了很久《星球大战》的演员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则为他的忠仆,那个名叫鲁克(Rukh)的诺格人配音。而且,扎恩还为帝国首都星球科洛桑起了名字、描绘了形象,这颗星球于1999年在《幽灵的威胁》中登上了银幕。

十二、《星球大战:绝地传奇》(Tales of the Jedi)第1集



出版日期:1993年10月1日
编剧:汤姆·维奇(Tom Veitch)
封面画师:戴夫·多尔曼(Dave Dorman)

“一千多代人以来,绝地武士一直是旧共和国和平与正义的守护者,”《新的希望》中,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对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说。但我们粉丝对这些世代一无所知,除了知道有一代人经历过一件叫克隆人战争的事。到1993年——在这些话登上银幕16年后,编剧汤姆·维奇和画师克里斯·戈塞特(Chris Gossett)用漫画《星球大战:绝地传奇》改变了这点。

《绝地传奇》设定在《星球大战》电影四千年前,大膽地向我们介绍了一组全新的角色。他们生活在那个遥远而令我们不熟悉的星系中。虽然这个限定系列只持续了5集,但主角绝地武士乌利克·凯尔-德罗马的历险将继续在别的《绝地传奇》系列中继续,比如《弗里登·纳德起义》和《西斯黑暗尊主》。在《西斯黑暗尊主》中,他比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早几千年堕入黑暗面。

《绝地传奇》或许对《星球大战》电子游戏影响最为显著。在Xbox、GameCube和PS2的《克隆人战争》游戏中,乌利克以英灵的形式对阿纳金说话,警告他堕入黑暗面的危险。但更重要的是,《绝地传奇》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许多人心中最棒的《星球大战》游戏——Xbox和PC上的《旧共和国武士》。

“将《旧共和国武士》设定在正传三部曲四千年前就是受了《绝地传奇》漫画的启发,”迈克·加洛(Mike Gallo)说。他是这个游戏的卢卡斯艺界制作人。“事实上,那是我们内部原本的暂定名称。我们也考虑了《绝地年代》,这在轻微参考《西斯的黄金年代》漫画的同时又与《绝地传奇》区分开来。但最后我们发现,《旧共和国武士》本身就是很好的名称!”

当然,2006年《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漫画发布后,故事就完整了。

十一、正史《星球大战:维德陨落》(Vader Down)第1集



出版日期:2015年11月18日
编剧:贾森·阿龙(Jason Aaron)
封面画师:马克·布鲁克斯(Mark Brooks)

作为25集《星球大战:达斯·维德》漫画的编剧,基伦·吉伦(Kieron Gillen)对刻画这位标志性的西斯尊主颇为熟悉。然而,当被问到《星球大战》漫画中他个人最喜欢的时刻时,他很快想起了贾森·阿龙编剧的《星球大战:维德陨落》第1集最后几页。

“维德面对一整支义军部队,” 吉伦说,“某个勇敢的人对他喊道:‘放下武器!你被包围了!’维德举起红色光剑,对人群说道:‘包围我的只不过是恐惧。还有死人。’”

“然后人群发狂了。贾森·阿龙、迈克·德奥达托(Mike Deodato)和小弗兰克·马丁(Frank Martin Jr.)基本上创作了新漫威漫画中维德最为典型的形象。我只能鼓掌。当然了,内心还沸腾着专业人士的嫉妒。”

十、《星球大战:波巴·费特——悬赏巴-库达》(Boba Fett - Bounty on Bar-Kooda)第1集



出版日期:1995年12月5日
编剧:约翰·瓦格纳(John Wagner)
封面画师:卡姆·肯尼迪(Cam Kennedy)

到了1995年,波巴·费特在《星球大战》粉丝中已经有了数目极为庞大的死忠粉——但我们几乎对他一无所知。我们唯一清楚的真实内容就是他坚持不懈地追捕汉·索洛(Han Solo)——不管在电影中还是起死回生后——许多粉丝都没意识到,波巴和他父亲一样,都曾是个白手起家闯荡宇宙的朴实男人。

在《波巴·费特—悬赏巴-库达》中,编剧约翰·瓦格纳和画师卡姆·肯尼迪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看待这个角色。自然,波巴是我们期待的那种残酷的赏金猎人,但我们还被迫认识到,不是他追求的每一笔赏金都会影响银河内战的结果。有时候赫特人只是想给他心爱姑娘的父亲留下深刻印象,因此雇佣费特解决掉一个讨人厌的太空海盗。这个故事的语调就像开玩笑,比如,巴-库达这个海盗长得正好像一条人形梭子鱼【梭子鱼(barracuda)与“巴-库达”谐音——译注】。在银河系追求赏金的一生中, 这个单刊故事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描述了一个不那么危险的日子。

九、《星球大战:黑暗帝国》(Dark Empire)第3集



出版日期:1992年4月21日
编剧:汤姆·维奇(Tom Veitch)
封面画师:戴夫·多尔曼(Dave Dorman)

上次我们回顾了《星球大战》凭借《黑暗帝国》第1集的成功回到漫画界的时刻。三集后,一个特别值得记忆的时刻出现了——这个时刻将影响接下来许多年内的“《星球大战》传说”故事。

记住,我们在谈的是《绝地归来》六年后,而《黑暗帝国》第3集以一条汉·索洛(Han Solo)不该收到的消息结束:“一位姓费特的先生想见你,先生。”他的服务员机器人ZZ-4Z告诉他。

切到《黑暗帝国》第4集的第一格:“你好啊,索洛。”那是波巴·费特(Boba Fett),传奇赏金猎人……他本来应该在卡昆大坑中再被消化9994年。“沙拉克觉得我不怎么好消化,”他解释。

然后就这样了。这个简单的解释让《星球大战》最受欢迎的反派起死回生,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间继续在银河系中获取赏金。

八、《星球大战:帝国阴影》(Shadows of the Empire)第1集



出版日期:1996年5月7日
编剧:约翰·瓦格纳(John Wagner)
封面画师:休·弗莱明(Hugh Fleming)

在《星球大战》特别版宣告正传三部曲重归大屏幕一年前,卢克斯影业开展了一个雄心勃勃、前所未有的多媒体项目,名叫《帝国阴影》。这个设置在《帝国反击战》与《绝地归来》之间的“中传”没有电影,但包含了其余几乎所有在1996年流行的文化媒介:一本史蒂夫·佩里(Steve Perry)写的小说、一款卢卡斯艺界(LucasArts)开发的任天堂64位游戏、一部乔尔·麦克利尼(Joel McNeely)创作的管弦原声音乐、一条孩之宝玩具生产线,等等等等。黑马也不甘示弱,发布了六集系列漫画,由约翰·瓦格纳编剧,休·弗莱明绘画。

《帝国阴影》漫画触及了小说和游戏两者的元素——分别是莱娅·奥加纳(Leia Organa)、兰多·卡瑞辛(Lando Calrissian)和丘巴卡(Chewbacca)的冒险和义军雇佣兵达什·伦达(Dash Rendar)的英雄事迹——同时也更深入探究了银河系最声名狼藉的赏金猎人的生活。从驾驶“奴隶一号”(Slave I)在太空中智斗IG-88到战胜博斯克(Bossk)、4-LOM和扎库斯(Zuckuss)的联盟,波巴·费特(Boba Fett)没有辜负他的名名声——在他到赫特人贾巴(Jabba the Hutt)那里获得巨额赏金之前,没有人从他那里把被碳凝的汉·索洛(Han Solo)偷走。机敏的粉丝也会欣赏这部作品与《绝地归来》的直接联系,比如博萨人(Bothan)是怎样保护第二颗死星的设计图安全,以及莱娅的博什(Boushh)赏金猎人装的来源。

《帝国阴影》虽然现在属于传说宇宙,但确实向粉丝介绍了名为黑日(Black Sun)的犯罪组织。同时,在《新的希望》特别版中也能看到达什·伦达的飞船“先驱者号”(Outrider)离开莫斯艾斯利(Mos Eisley)。这部漫画的成功甚至让它在1998年有了续集《帝国阴影:重生》。

七、《星球大战无极:新的希望》(Star Wars Infinities: A New Hope)第1集



出版日期:2001年5月2日
编剧:克里斯·沃纳(Chris Warner)
封面画师:托尼·哈里斯(Tony Harris)

《星球大战无极:新的希望》第1集以一个我们十分熟悉的场景开始:汉·索洛(Han Solo)喊道:“我们炸了这玩意儿回家吧!”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信任原力,将两颗质子鱼雷射向死星的排热口。然后,那座雄壮的战斗太空站……没有爆炸?卢克和义军同盟十分不幸,其中一颗鱼雷提前引爆,因此死星只是受到了损伤,并没有爆炸——然后我们知道的《星球大战》传奇从这里完全改变。欢迎来到《星球大战无极》——本质上就是《星球大战》宇宙的《假如?》漫画系列。

四集的《星球大战无极:新的希望》扭转了接下来我们所熟知的所有情况,却又恰到好处地平衡了新内容和经典内容。例如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指示卢克前往达戈巴(Dagobah)接受尤达(Yoda)的训练,但这立即发生了,汉和丘巴卡(Chewbacca)也一同去了那个沼泽星球。当达斯·维德(Darth Vader)将注意力转向莱娅,诱惑她而不是卢克投入黑暗面,那会怎样呢?结果是兄妹之间展开决战,而尤达则亲自担负起毁灭死星的重任。

如果这样扭转《星球大战》宇宙对你来说还不够,那么接下来还有《星球大战无极:帝国反击战》,其中卢克冻死在了霍斯星球上。还有《星球大战无极:绝地归来》,在贾巴的宫殿里,莱娅的热能榴弹不小心爆炸了。

六、《星球大战:黑暗帝国》(Dark Empire)第1集



出版日期:1991年12月12日
编剧:汤姆·维奇(Tom Veitch)
封面画师:戴夫·多尔曼(Dave Dorman)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即使是《星球大战》最忠实的粉丝也觉得这个品牌衰落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新电影、新漫画或新电视节目了。今天的粉丝称那段时光为“黑暗时期”。

但是1991年到了。三部新的《星球大战》重要作品为黑暗时期带来了一丝光亮。一马当先的是蒂莫西·扎恩(Timothy Zahn)主笔的《帝国传承》(Heir to the Empire),开启了粉丝最喜爱的《索龙三部曲》(Thrawn Trilogy)小说。几个月后,JVC和卢卡斯影业游戏公司合制的一款NES游戏提供了1984年以来北美第一款《星球大战》主机游戏。最后,在十二月,黑马漫画出版了经典的《星球大战:黑暗帝国》第1集。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黑马出版了数百本《星球大战》漫画。

粉丝被戴夫·多尔曼绘制的绝美封面所吸引,对于自己期待已久、全新而美妙的《星球大战》故事也没有失望。就在第1集中,编剧汤姆·维奇和画师卡姆·肯尼迪(Cam Kennedy)给了粉丝许多甜头:从“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到歼星舰(Star Destroyer),从汉·索洛(Han Solo)让C-3PO闭嘴到莱娅·奥加纳(Leia Organa)的“绝地勇士”能力暗示,一切应有尽有。我们甚至看见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单枪匹马干掉一辆AT-AT,也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科洛桑(Coruscant)的地貌。

但当卢克表示他必须留在这颗行星上,因为在这里感知到了黑暗面时,情况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接下来的漫画中,卢克拥抱原力黑暗面以了解其秘密、帕尔帕廷皇帝(Emperor Palpatine)的克隆体现身等重大事件都在90年代初期让粉丝们瞠目结舌。

五、《星球大战》第28集



出版日期:1979年7月24日
编剧:阿奇·古德温(Archie Goodwin)
封面画师:卡迈恩·因凡蒂诺(Carmine Infantino)

大多数《星球大战》粉丝都知道,赫特人贾巴(Jabba the Hutt)在1983年《绝地归来》首次登上银屏。直到1997年,乔治·卢卡斯才在《星球大战》特别版里加入一个原先被删掉的场景,即贾巴在94号船库直面汉·索洛(Han Solo)。虽然贾巴在1977年的电影里并未出场,但罗伊·托马斯(Roy Thomas)和霍华德·柴金(Howard Chaykin)没有因此受影响,依然在《星球大战》漫画第2集中展现了自己眼中的这个角色。他们创造的这个须发厚密的人形角色或许算不上《星球大战》漫画中的“最棒”场景——但绝对是回顾起来最有意思的。

两年后,托马斯与画师卡迈恩·因凡蒂诺和吉恩·戴(Gene Day)一道,将这个太空恶棍请回了《星球大战》第28集中。这个故事名为《赫特人贾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他的名字还不是两个T的“Hutt”而是“Hut”呢。在第一页,标题的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答:“答案:他活得好好的,在一个叫奥利昂(Orleon)的阴雨行星上试图杀死汉·索洛”。接下来的故事展现了汉逃离这个星球的过程,以贾巴穿太空服追赶“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结束。

今天再看第28集,我们很难不想:“真正”的贾巴穿上太空服会是什么样子?

四、《星球大战》第7集



出版日期:1977年10月11日
编剧:罗伊·托马斯(Roy Thomas)
封面画师:吉尔·凯恩(Gil Kane)

1977年,在《新的希望》的六集改编漫画完结后,编剧阿奇·古德温(Archie Goodwin)和画师霍华德·柴金(Howard Chaykin)面临着一个现代观众无法想象的问题:卢克(Luke)、莱娅(Leia)和汉(Han)之后会经历什么呢?在丝毫不知道“霍斯”(Hoth)和“尤达”(Yoda)是什么的情况下,他们乘着想象力的翅膀,创作出了尽可能令人愉悦的作品,其内容今天看起来就像是发生在与《星球大战》银河系自身也相隔遥远的另一个银河系。

《星球大战》第7集剧情与电影《第四部》联系紧密,讲述“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前往丹图因(Dantooine)付清贾巴(Jabba)的账款。然而,在太空海盗登船并偷走赏金后,汉和丘仔决定在阿杜巴三号行星(Aduba-3)保持低调。随着他们与一群怪人组队保卫这个星球,情况开始变得有点荒诞起来。这群人包括:赫吉(Hedji),一个长得像猫,却能像开枪一样发射棘刺的人;唐-旺·吉诃泰(Don-Wan Kihotay),他自称是个绝地;“弑星者小子”金姆(Jimm the Starkiller Kid)——很可能是为了致敬“卢克·弑星者”这个原本构想的主角名字;浅色头发的阿梅扎(Amaiza),穿的衣服只能被描述成红色战斗比基尼。

但最棒的人是:那只叫贾克森(Jaxxon)的六英尺绿兔子。他最后一次出场或许是1978年的《星球大战》第16集,但贾克森直到今天也深受粉丝喜爱。正史《星球大战》第1集、《维达陨落》第1集和《波·达默龙》第1集甚至都出了包含贾克森的变体封面。他一个人物就代表了从那些疯狂的经典刊物中所散发出的纯粹欢乐感。

三、正史《星球大战》第7集



出版日期:2015年7月29日
编剧:贾森·阿龙(Jason Aaron)
封面画师:约翰·卡萨迪(John Cassaday)

在漫威出版的20世纪70年代《星球大战》漫画中,农场男孩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的日常生活乐趣颇多。现在,编剧贾森·阿龙将这一灵感用在了的正史《星球大战》漫画中。到目前为止,第7集、第15集和第20集将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在塔图因(Tatooine)上生活的日记呈现在读者面前,让我们以绝地大师的视角体会他对卢克和拉尔斯一家湿气农场的保护。有时这样的保护很简单,只是看着年轻的卢克将他的T-16跃空机(T-16 skyhopper)坠毁在乞丐谷(Beggar's Canyon)——也有旺普鼠(womp rat)出境!面对贾巴(Jabba)的暴徒和塔斯肯袭击者(Tusken Raider),欧比-旺则立刻上前行动。在不剧透过多的前提下可以说,卢克自己也开展了激动人心的救援行动!

切实感受到卢克在如此小的年龄便渴望惊险刺激是非常吸引人,而且,我们还能看见欧比-旺的行动和反省,这令这几集漫画成为名副其实的现代经典。阿龙带我们进入欧比-旺的内心世界,让我们不仅更好地理解他对保护卢克这一任务的决心,还见证了他在行侠仗义与低调行事间如何竭力保持平衡——而他与伍基族(Wookiee)赏金猎人黑克尔桑坦(Black Krrsantan)的对决表明,这一点做得并不总是尽如他意。欧比-旺甚至不得不面对欧文伯伯(Uncle Owen)的责备——欧文声称他不需要欧比-旺的帮助。

谁说隐居者的生活一定是平静安宁的呢?

二、《星球大战》第17集



出版日期:1978年8月22日
编剧:阿奇·古德温(Archie Goodwin)
封面画师:戴夫·科克勒姆(Dave Cockrum)

在攻击第一颗死星前,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对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说:“我在家时曾乘我的T-16射旺普鼠(womp rat)。”在那个《星球大战》漫画编剧们只有一部电影可以参考的年代——很难想象今天吧!——这种随口而出的台词很可能成为整个故事的基础。1978年的《星球大战》第17集就是典型。这集由克里斯·克莱尔蒙特(Chris Claremont)构思、阿奇·古德温编剧、赫布·特里姆普(Herb Trimpe)和艾伦·米尔格龙(Allen Milgrom)画线稿。

以这句暗示塔图因(Tatooine)上有趣生活的台词为推断基础——或许还要加上“就像在家乡的乞丐谷(Beggar's Canyon)一样……”,我们得以走进农场男孩卢克·天行者的生活。这包括与日后红色中队队友比格斯·夜明者(Biggs Darklighter)的互动、与一位塔斯肯袭击者(Tusken Raider)的争执、乘T-16跃空机(T-16 skyhopper)飞越乞丐谷竞赛,以及——这或许是最酷的——驾驶他的X-34陆行艇(X-34 landspeeder)射旺普鼠,但我们都接受。

在那个《星球大战》漫画有点不守规范的年代,《星球大战》第17集成了直到今天还能契合正史的内容。

一、《星球大战》第1集



出版日期:1977年4月12日
编剧:罗伊·托马斯(Roy Thomas)
封面画师:霍华德·柴金(Howard Chaykin)

虽然当时电影改编漫画普遍卖得不好,但漫威编辑罗伊·托马斯依然说服斯坦·李(Stan Lee)给《星球大战》一个机会。结果:很可能是授权漫画史上最重要的一期单刊。不仅《星球大战》第1集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电影改编漫画,随后的整个系列也成为70年代后期盈利最多的漫画之一。这个系列一直持续到1986年,共107集正常刊和3集年刊。

《星球大战》第1集由罗伊·托马斯编剧。其极具标志性的封面出自霍华德·柴金之手。这集漫画和紧随其后的五集均改编自第一部电影——那时它还没有《新的希望》这个副标题,甚至没有标《第四部》。这集漫画开头是达斯·维德(Darth Vader)的歼星舰(Star Destroyer)紧追莱娅公主(Princess Leia)的封锁突破船(blockade runner),结尾是卢克(Luke)遭塔斯肯袭击者(Tusken Raider)突袭。

有趣的是,我们还能在这集漫画中看到电影删减片段,例如:卢克用双筒望远镜观看太空大战,比格斯·夜明者(Biggs Darklighter)加入义军前与卢克的谈话,以及……达斯·维德一边喝咖啡,一边锁喉海军上将莫蒂(Admiral Motti)?这集漫画于1977年4月12日上市,比电影在同年5月25日开创暑期大片模式还要早整整六个星期!
19

鲜花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