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正史小说《索龙:同盟》试阅片段 - 综合讨论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537查看 | 2回复

[小说]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索龙:同盟》试阅片段

[复制链接]

10

主题

79

帖子

2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38
水晶
2
发表于 2018-5-30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索龙:同盟》将于2018年7月24日出版,作者仍是蒂莫西·扎恩。上本《索龙》衔接了《义军崛起》第三季的开头,这本《索龙:同盟》将接续《义军崛起》第三季的结尾。

第一段试阅片段



“我感到原力中有一阵扰动。”

帕尔帕廷皇帝停下话语,将思绪伸向皇座前站立的两人,等待着他们的反应。

不。不是人。当然不仅是人。人是无足轻重的,可怜的生物,适合被统治,被恐吓,或是派往前线送死。他俩远在这之上。

一位奇斯人元帅,战略与战术的天才。一位西斯尊主,无情且拥有强大的原力。

他们观察着他,帕尔帕廷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在试图寻找蛛丝马迹来获悉为什么会被召见。索龙元帅观察着皇帝的声音、面容和肢体动作。维达尊主则不同,把原力伸向了他的师父。

帕尔帕廷能感受到这一切,他也感受到了他两位得力仆从间的紧张氛围。

紧张的氛围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希望自己是唯一一个处于皇帝身侧帝国权力中心的人。这只是一部分。

还有其他的原因。更多的原因。索龙最近遭遇了严重的失败,他让本已成功困在阿托伦的叛军小组从指间逃走了。这次失败让索龙遭到了维达的轻蔑。

另一方面,索龙强烈地反对受到维达、高级星区总督塔金和皇帝本人青睐的死星计划,反之,他在洛塔上推进他看重的TIE防御者计划。索龙的反对没有达到公开抵制的程度,但是皇帝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维达也认识到了这点。

但是帕尔帕廷召他们来不是提供一个和解的机会。当然不会是调解个人冲突,而是其他的,更深远的事情。

索龙已经宣誓对帝国忠心不二,但是这份忠心从未被彻底的测试过。维达作为西斯师父的学徒站在帕尔帕廷身侧,但是他以前的绝地生活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忽视和随意舍弃的。

现在,随着原力中这有趣的扰动而来的,是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机会。

帕尔帕廷抬起视线看向皇座室高处的窗户。歼星舰“喷火兽号”就在可见的范围内,勉强能够辨别的箭头形状漂浮在科洛桑的建筑物和天际线上。通常,这么大的军事舰船不被允许靠近低轨道。但是帕尔帕廷希望“喷火兽号”在召见期间就在眼前,作为一个对两位仆从的小小提醒:给予索龙的东西,也可以被收回。

维达先开口了,帕尔帕廷知道他会。“也许您感觉到的是流亡绝地凯南·贾勒斯,”他说,“或是索龙元帅声称在阿托伦上遇到的生物。”

帕尔帕廷轻笑着。他感应到的当然不是贾勒斯。这独特的扰动早就被注意到、记录下、随后无视,维达知道得太清楚了。这句话仅仅是在提醒索龙和帕尔帕廷这位奇斯人的惨败。

索龙没有对维达的评论做出回应。但是帕尔帕廷感觉到了他态度的坚决。他已经承诺皇帝他会处理从指间逃走的贾勒斯和凤凰叛匪。很多导致这次失败的因素不是索龙可控制的,这就是为什么帕尔帕廷没有收回他的第七舰队的原因。

但维达对失败没有任何耐心,无论是何种原因还是借口。现在,他等待着,但更像是已经准备好亲自解决元帅失败的问题。

“扰动不来自这二者,”帕尔帕廷说。“是新的,不同的东西。”他的视线回到面前的仆从之间。“这件任务需要你们合作揭开。”

再一次,二人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应。但帕尔帕廷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惊讶。他们惊讶并本能地抗拒这一事。

合作?

这一次,奇斯人先开口了。“恕我直言,陛下,我相信我的职责和能力在别处能更有效的发挥,”他说,“逃离阿托伦的叛军必须在重组并与其他叛军小组汇合前找到并除掉。”

“我同意,”皇帝说。“但是你不在,第七舰队和沃尔达指挥官现在也能处理这些问题。高级星区总督塔金将接受新的指派在这期间进行指挥。”

帕尔帕廷感到维达的情绪一闪而过,可能是希望索龙错误地以为这是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再一次提出对死星计划的反对。帕尔帕廷停下来,给元帅阐述的机会。

但是索龙仍然沉默着。

“沃尔达和塔金将搜索并除掉叛军,”皇帝继续说道,“你和维达尊主将乘你的旗舰去处理这另一个任务。”

“明白,陛下,”索龙说。“请恕我指出塔金总督对这个叛军小组的了解不如我。也许更有效的策略是提供给维达大人一艘我的歼星舰,由其独自解决这扰动。”

帕尔帕廷感到他的徒弟因为索龙欠考虑的说辞而涌起的愤怒。西斯尊主不接受提供的舰船,而是他想要什么的时候就自己去夺取。

但像索龙一样,维达知道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

“你让我吃惊,索龙元帅,”帕尔帕廷说。“我本以为你渴望一次回到故乡的旅途。”

索龙红彤彤的眼睛微微眯起,帕尔帕廷感受到了他突然而来的警觉。“您说什么,陛下?”

“这个扰动的位置在未知空间的边缘,”皇帝说。“以一颗名叫巴图的行星为中心而出现。”他再次感到了一个对这名字的反应。这次反应来自他们二人。“我相信你们听过这个名字。”

索龙的眼睛半闭半睁,蓝色脸庞上的表情像是在和记忆周旋。“是的,”他低语着。“我确实听过。”

当然还有维达。在那里,他和索龙很久以前就干预过帕尔帕廷的计划之一,虽然是不经意地。

再一次,维达保持沉默。

“很好,那么,”帕尔帕廷说。“你,元帅,负责指挥。”他看向维达。“你,维达尊主,处理这个扰动。”

“是,陛下,”索龙说。

“是,师父,”维达说。

帕尔帕廷向后靠进皇座深处。“那么出发吧。”

两位仆从转过身,从两排沉默的红袍帝国禁卫军成员间走向大门。帕尔帕廷看着他们离开:奇斯人身着白色元帅制服,西斯一袭黑衣,长披风在身后飘动着。

解决这个谜题无疑需要他们二者。更重要的,可以处理帕尔帕廷长久疑虑的问题。

他轻轻笑着。是时候让索龙面对自己的未来了。

是时候让维达面对自己的过去了。

第二段试阅片段



最后看了一眼导航显示器,阿纳金把阿克蒂斯轻型截击机(Actis)朝向地平线并向驱动器注入动力——

突然,R2-D2发出警告的颤音。“是什么?”阿纳金查看着后部显示器皱着眉说。

他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刺痛。一艘飞船就在后面,中等货船大小,但配置不明。

飞船正靠近他的超空间环(hyperdrive ring)的右侧轨道。

“未知飞船,我是银河共和国的阿纳金·天行者将军(General Anakin Skywalker),”他说。“表明你的身份和目的。”

没有回应。也许他们不在任何共和国的标准频率上交流。

或者,更有可能他们不说银河基本语(Galactic Basic)。

阿纳金噘着嘴,思考着他的贸易用语清单。他擅长赫特语(Huttese)和贾瓦贸易用语(Jawa Trade Language),但是巴图(Batuu)距离赫特(Hutt)的势力范围很远。米斯考尔夫语(Meese Caulf)?有点困难,但这是他最好的选择了。“未知飞船,我是银河共和国的阿纳金·天行者将军,”他尽力用米斯考尔夫语说着并希望自己把语法结构弄对了。“你正侵扰共和国的飞船及妨碍共和国的任务。我命令你表明身份并离开。”

“向你致意,”一个平静的声音用同种语言回复着。“你说你是天行者将军?”

“是的,”阿纳金皱眉说道。“怎么,你听说过我?”

“不,没听说过,”对方说。“我只是惊讶。我保证我对你和你的飞船没有恶意。我只是希望近距离看看这个有意思的设备。”

“很高兴听到这个,”阿纳金说。“你已经看了。遵从命令离开。”

对方停顿了一下。然后从容地离开了超空间环。“我能问一句是什么让一位共和国使节来到此地?”妨碍者问道。

“我能问一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阿纳金回击道。这算不上礼貌,但是他毕竟没有感觉到需要讲礼貌的氛围。他被困在这里确保这名徘徊者行为规矩的每一分钟,都是他不能去寻找帕德梅(Padmé)的一分钟。“你可以随时上路。”

“上路?”

“继续你的旅行,”阿纳金说。“继续你停下来观看我的超空间环之前的旅行。”

又一阵沉默。让阿纳金恼怒的是,异族飞船停下了侧向漂移开的轨迹,调整到距离超空间环百米的位置。仍然是算不上安全的位置。“是的,我可以继续我的旅程,”妨碍者说。“但是帮助你求索对我来说可能更有用。”

R2-D2发出了困惑的吱吱声。“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在执行共和国的任务,”阿纳金说。“不是求索。”

“对,我回忆起了你的用词,”妨碍者向他保证到。“但我很难相信战争中的共和国会派仅仅一人一机执行任务。我认为你更有可能是在进行个人求索的途中。”

“我在执行任务,”阿纳金咬牙切齿地说。这开始让他恼火了。“来自最高议长帕尔帕廷本人的直接命令。”当然帕尔帕廷不知道阿纳金在这里,更不用说批准这个任务。但这个陌生人如果听说过克隆人战争,那一定听说过帕尔帕廷,抛出议长的名字也许能让自己的话更有分量。“我没有时间做这些。”

“同意,”对方说道。“也许最好的方法是我把你寻找的飞船的位置直接告诉你。”

阿纳金握紧了抓着操作杆的手。“解释一下,”他平静地说。

“我知道那艘努比亚飞船降落在哪里,”妨碍者说。“我知道飞行员失踪了。”

阿纳金咬着牙齿。“所以说你拦截了一条私人通讯?”

“我有自己的信息来源,”妨碍者说,他的声音仍旧平静。“像你一样,我从各个方面寻找信息,也像你一样,我独自一人,没有资源去成功地进行调查。也许和一位共和国将军结为同盟,我们可以找到你我二人要寻找的答案。”

“有趣的提议,”阿纳金说。现在他终于足够接近了。做了个深呼吸,他将原力延伸出去。

妨碍者不是人类,当然阿纳金早已猜到了这点。不过,他像共和国的许多其他种族一样,是类人种族。

但是他头脑中的结构与阿纳金以前接触过的任何生命都有所不同。他整齐有序,思维方式有着和科学家或数学家相同的流畅与准确。但是流露出的内容与伴随着的柔和情绪完全是不透明的。就像是排列整齐精确的陌生数字。

“你要寻找什么的答案?”

“我希望更充分地了解你卷入的这场冲突,”妨碍者说。“我希望得到对与错,秩序与混乱,强与弱,目的与反应的答案。”对方停顿了一下,当声音再传过来时,话里有了一种不同的礼节。“你询问过我的身份。我现在告诉你。我是米特索龙努罗多指挥官,扩张防御舰队(Expansionary Defense Fleet)军官,奇斯统治领(Chiss Ascendancy)的公仆。我代表我的同胞,请你在这场战争席卷到我们的家乡之前帮助我们学习这场战争。”

“好吧,”阿纳金说,“你准备好了随时奉陪。”

“我马上做准备,”米特索龙努罗多说。“还有一点。奇斯人名字的正确发音对许多种族来说有困难。我建议你称呼我的核心名字:索龙。”

“没关系,米特索龙诺罗多,”阿纳金说。这个人在用他的方式让人恼火和傲视他人吗?“我认为我没问题。”

“米特索龙努罗多,”异族人说。

“我就是这么说的,”阿纳金说。“米特索龙诺罗多。”

“发音是米特索龙努罗多。”

“好。米特索龙诺罗多。”

“米特索龙努罗多。”

阿纳金咬着牙。他能听到他的发音和异族人有些细微的不同。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纠正它。“好吧,”他低声咆哮着。“索龙。”

“谢谢你,”米特索龙努罗多——索龙——说。“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我的穿梭机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2149

主题

4153

帖子

113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025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8-7-10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迪士尼《星球大战》主题公园的背景地点,巴图肯定在《星球大战》正史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10

主题

79

帖子

2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38
水晶
2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段试阅片段



杜贾(Duja)的飞船,帕德梅(Padmé)从来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目前的ID信标显示它是“可能性号”(Possibility)。飞船小且狭窄,对偶然的目击者来说,完全无害。

但是偶然的目击者这么认为就犯了大错。这艘飞船拥有额外的护盾,双联激光炮位于前部,一门激光炮位于后部,还有一对顶级质子鱼雷。比起单一的运输艇它更像一架袖珍战斗机,已轻而易举地躲过巴图上可怜的警察武装。

它应该躲过,她在驾驶舱的逃生舱里沉闷地想,为一场壮观的坠毁准备着。

她仍然不知道秃鹫机器人是怎么发现她的。她一进入行星系就直接飞往莫基夫吉(Mokivj),然后尽最大的勇气低空飞行穿过广阔的平原、灌木丛和湖泊。加上“可能性号”的小尺寸,这应该能让她溜过在杜贾坐标周围的任何巡逻。显然,这没奏效。秃鹫盯上了她,她甚至都没看见它飞来。看来巴图警方的追逐给她飞船造成的伤害比她意识到的还要大。在飞船开始解体前,她勉强有时间把它抬升到弹射逃生舱的足够高度。

现在,当她为控制逃生舱坠向下面山丘而焦急时,她看到许多“可能性号”的碎片划着燃烧的弧线坠向远处的山水。

像杜贾自己一样,她的飞船遭遇了最后的挑战然后失败。现在轮到帕德梅为她们报仇了。

但是这开始看起来越来越不可能了。“可能性号”的碎片依然燃烧着冒着烟划过天空,她已经能看到几个秃鹫机器人开始聚集在前方的地平线上。目前他们似乎没有发现她处于碎片间的逃生舱,但是当她发动反重力装置时他们可能会发现到她轨道不自然的改变。

即使他们没有发现,下面的地形也难以提供多少逃生的希望。山坡上覆盖着参差不齐的岩石、草地和宽阔的灌木丛,周围几公里都没有像样的遮蔽物。蜿蜒着流向下坡的河流反射着一缕阳光,她能够看到山坡上的随风拂动的灌木丛——

她屏住呼吸。河。

很冒险,但现在是她唯一的机会。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秃鹫机器人,她把手放在控制装置上开始操作。

逃生舱有标准的驾驶能力可以为乘客提供着陆点的选择。但是就像反重力装置一样,用推进器也有被秃鹫机器人发现的危险。幸运的是,这条河几乎就在她下面,只需要轻推操纵杆就能把她带到合适的方向上。她看着向她奔来的河水,试着判断出被机器人探测到的风险和撞断她后背的冲击力之间的那精确的平衡点。五十米…四十…三十…十…她振作起来,开启了反重力装置。

她设置的减速比她预料的更加强烈,突然而来的多重重力把她狠狠撞进座位。即使如此,逃生舱撞击河水还是产生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水花,她看着水位盖过了逃生舱的视窗。关掉反重力装置,她发出松了口气的叹息声。

她没有为反重力装置自己突然重新启动做好准备。

她再次去抓控制装置,强行手动关机。但是这不够。即使没有它们,逃生舱也有足够的浮力开始慢慢飘回水面。可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安全设计,在大多数境况下她都很欢迎这些。

然而在这里,一个浮动的逃生舱几乎可以保证她会被抓。

她眼睛在面板上扫,寻找灵感,试图找到什么机翼或是镇流器的诡计能让她绕过安全装置把她再次带向河底。但逃生舱的设计者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特殊情况。

只剩下一个机会了。她咬紧牙,看着视窗上的水位,按下了舱门按键。

一瞬间什么也没有发生。逃生舱向上移动,视窗的水位继续向下。然后随着抗议的咯吱声,伺服系统对抗着外侧的压力打开了舱门。

伴随着嘶嘶声,河水开始涌进逃生舱中。

当冰冷的河水流过她的脚边时,帕德梅倒抽了一口气,比她预料的要冷得多。水很快聚集到了她的脚边,上升到小腿,让她宽松裤子下的肌肤感到麻木。逃生舱摇摆着减慢了上升速度,然后停止;当水位接近帕德梅的膝盖时,逃生舱开始缓慢地再次下沉。

她按下舱门按键,飞速疑惑地想着如果水渗入电子设备或是瘫痪了马达会发生什么。好在舱门遵守了指令,密封住并且阻断了涌入的河水。透过视窗向上看,她看到因为持续下沉的逃生舱产生的水面上跃动的光线,然后浮力终于得到平衡停了下来。

她检查着仪器。读数有点含糊不清,但是看起来逃生舱顶部在水下四米深。运气好的话,这个深度足以掩盖她的存在,让她漂流躲过分裂分子的搜索。

事实上,如果运气更好的话,她可能会直奔生产工厂。大多数工业流程中需要大量的水供应,而且她所在的河流正流向杜贾坐标的大致方向。

无论如何,在她安全通过搜索区域前,她什么也做不了。她把能关掉的系统全部关掉,把脚从水里拿出来放到控制台的一片区域上,开始漫长的等待。

她来这里不是寻求安逸的,她来这里要确保杜贾没有白白牺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