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电影小说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932查看 | 2回复

[小说]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电影小说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3927

帖子

20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84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发表于 2018-5-21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是《星球大战》的第8部。
本文译自《Star Wars: The Last Jedi: the Expanded Edition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扩展版》。
本人目前只打算译序章和第1章。如果有哪位朋友想接坑,请和我联系:igsnrr@qq.com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284

主题

3927

帖子

20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84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
翻译:aweng
校对:yogaway

卢克·天行者站在塔图因凉爽的沙地上,他的妻子陪伴身边。
虽然日落的余晖把地平线附近的天空涂成的一抹橘红还在,但群星已开始显现。卢克凝视着星空,搜寻着那些他明知早已逝去的事物。
“你认为看到了什么?”卡米问道。
他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爱慕之情——但如果更努力地去听,也能听出疲惫之意。
“歼星舰,”他说。“至少我这样认为。”
“我相信你,”她说着,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你一直都能认出来——即使是在正午。”
卢克笑了,他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他在托希站的某一天。那天他闯进屋内,告诉他的朋友们,在他们头顶的轨道上停着两艘飞船。卡米并不相信他——她用他的旧双筒望远镜看了一会儿,轻蔑地扔回给他,就在毒热的双子太阳下寻找栖身之地。“修理工”也不相信他。比格斯也是如此。
但他是对的。
一想到比格斯·夜明者,他的笑容消失了。比格斯离开了塔图因,死在远得无法想象的地方。比格斯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朋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把思绪从过去的回忆中拉了回来,速度之快能与在正午误触滚烫的冷凝机外壳后将手缩回媲美。
“我在琢磨帝国在这里想要什么,”说着,他抬头再次搜寻天空。对莫斯埃斯利的驻防区进行补给根本不需要歼星舰那么大的战舰。如今,由于银河系风平浪静,根本连战舰也不需要了。
“不管他们想要什么,都与我们无关,”卡米说道。“没错吧?”
“当然,”卢克回答,他的眼睛条件反射般地向标志着家宅边界的灯光扫视。虽然如此谨慎纯属多余——塔斯肯袭击者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在锚头镇这边出现了——但有些旧习惯早已根深蒂固。
塔斯肯人消失了——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沙地中的森森白骨。
出于某种原因,这使他感到伤心。
“我们已经连续五年交足了帝国定额,”卡米说道。“我们已经向贾巴缴纳了水资源税。我们不欠任何人。我们没做过什么事。”
“我们是没做过什么事,”卢克同意,然而他知道这并不是安全保障。没做过什么事的人们身上还是会发生很多事情——那些事情再没有被谈起过,至少没有被任何神志正常的人谈起过。
他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些机器人,那条消息——那是一段全息影像片段,一位雍容华贵的年轻女士恳求欧比-旺·克诺比的帮助。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卡米一直这么告诉他。但是凝视着黑暗的时候,卢克又一次发现,他无法听从她的劝告。
卢克和叔叔婶婶一起晚饭的时候,那个宇航技工机器人逃向了夜色之中。卢克害怕欧文叔叔发怒,不顾塔斯肯人的危险而冒险从农场溜了出来。
但是那个晚上,沙民并没有在外到处游荡。卢克找到了逃跑的宇航技工机器人,把它带回了农场。他把陆行艇停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避免把欧文和贝露吵醒。
卢克悲伤地笑着,想着——就像他经常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出错。他可能很容易就死了,成为又一个莽撞的湿气农民,被塔图因之夜及潜伏其中之物所吞噬。
但是他很幸运——第二天也很幸运。
卢克刚从南部山岭不听使唤的冷凝器——那时候是欧文和贝露的宝贵资源,现在是他和卡米的了——那里工作回来,冲锋队就到了。那个军士下达命令的时候,甚至还没有从他的湿背蜥上下来。
一伙拾荒者卖了两台机器人给你们。把它们交出来。赶快。
卢克几乎是拖着才把这些机器人从车库里带了出来。宇航技工机器人疯狂地大叫着,同时那个礼仪机器人一直喋喋不休地表示他投降了。他们在毒热的阳光下站了一个多小时,而帝国军人仔细搜寻着机器人的存储体。欧文请求至少让贝露站在阴凉处,但冲锋队士兵们傲慢地拒绝了。
接着,年老的本·克诺比出现了。他拖着脚走出了沙漠,穿着满是尘土的棕色袍子。他微笑着和冲锋队士兵说话,就像他们是在锚头镇易货市场上偶然碰到的老朋友一样。他轻轻地挥舞着一只手,告诉他们说卢克的身份证错了——这个男孩并不姓天行者,而是拉尔斯。
“没错,”欧文说道,他的眼睛跳到了贝露身上。“卢克·拉尔斯。”
本逗留着,告诉这些冲锋队士兵,不需要把欧文带去审讯。但是他们拒绝了这个请求,并把卢克的叔叔和机器人一起押入一艘运兵艇内。在舱门用力关上的同时,那个宇航技工机器人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尖叫。
三天后,他们释放了欧文。从莫斯埃斯利回来的漫长路途中,他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几个星期后,卢克鼓起勇气问他,帝国会不会补偿这些机器人。欧文不耐烦地让他忘了这事情,接着把手放到眉毛下面——在这之前,卢克看到他的手在颤抖。
一颗流星在头顶上燃尽,把卢克从沉思中唤醒。
“你现在又在想什么?”卡米问道,她的声音小心而又谨慎。
“我有点变老了,”他说,拽着他的胡子。“年老发白啦。”
“变老的并不只有你,”她说着,手抚向自己的头发。他向她笑了笑,但她却把视线投向了夜空。
再也没有人见过老本。但私下有传言说有一架炮艇机曾低空飞过绛德兰荒地,以及夜色中的神秘火光。在锚头镇,他们简单地把这看成小酒馆的谈资,但卢克对此却感到纳闷。既然农场的士兵是真实的,那么前往夜明者农场并把比格斯家人带走的士兵同样也是真实的。夜明者一家再也没回来过——他们的农场在被贾瓦人和沙民洗劫一空后,被随之而来的沙尘掩埋了。
几个星期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几年过去了,几十年过去了。卢克对机械装置的天赋逐渐显现,对塔图因复杂到那令人发狂的成长环境有了感觉,并且无论是与贾瓦人讨价还价还是为新的冷凝机选址,他都有着天分,能够占到好处。在锚头镇,这个曾经被人嘲弄成“虫子”的男孩,人们现在更倾向于将他称作“幸运卢克”。
卡米把这一切看都在眼里,就像注意到“修理工”说得太多做得太少一样。她嫁给了卢克,成为了欧文和贝露的家人,并继承了这座农场。他们没有孩子——这种伤痛早已麻木,成为了他们不再承认感受到的痛——但是他们努力工作,兴旺发达,过上了在塔图因所能过上最舒适生活。
但是卢克一直都有梦到那个向欧比-旺求助的女孩。就在上个星期,他惊醒过来,确信那个宇航技工机器人在车库里等着他,终于愿意为他完整地播放那条信息。让卢克听到这条信息至关重要——有些事是他需要去做。有些事是他注定要做。
在冲锋队士兵把机器人带走之后,卢克以为他再也不会知道这位神秘的年轻女士的身份了。但是他错了。这件事在全息网上轰动了几个星期,并以一场处决之前的最终报道结束。莱娅公主在被处决之前,为自己先前的叛国行为道歉,并呼吁银河系的团结统一。
奇怪的是,帝国从来没有公布过这些陈述的完整镜头,使卢克回想起他对这位公主的惊鸿一瞥——并且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紧急任务促使她来到塔图因寻找一位年老隐士。
不论这任务是什么,最终都失败了。奥德朗现在成了一片残骸,蒙卡拉和钱德里拉也步入后尘,被燃尽了分离主义和叛军的战斗太空站所摧毁,为银河系的和平铺平了道路。
或者至少没有了战争。两者其实是一回事,或者说非常接近。
他意识到卡米在叫他的名字,而且不是第一次叫了。
“我讨厌你看起来像那个样子,”她说道。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就像你认为出了什么错。就像你被骗了,并且这是个大错。就像你应该追随汤克和比格斯,就像你想要的那样去军校上学。就像你曾注定要去往远方一样。”
“卡米—”
“离我远点,”她用更小的声音说道,转过身去,双臂交叉在胸前。
“你知道我不会感到那样,”他说道,将手放在妻子的肩上,并试着不去理会她在自己的触碰下变得僵硬。“我们已经过上了好日子,这里就是我注定要待的地方。好了——我们进去吧。天开始冷下来了。”
卡米没有说什么,但是她让卢克带着她走向圆顶,这是家宅入口的标志。卢克站在入口处逗留了一下,最后一次抬头看向夜空。但是那艘歼星舰——如果那确实是的话——并没有回来。
一会儿后,他转身离开了空寂的夜空。



卢克惊醒了,本能地迅速换成坐姿。他的机械手发出抗议的呼呼声,附和着生活在阿克托耐寒草地中的虫子的得得声。
他披上了自己的羊毛防水夹克,试图在穿衣时把这梦境挥去。他打开了小屋的金属门,将它在身后轻轻关上。黎明将近,新一天的苍白微光就像是地平线上的一颗珍珠,悬于海面的黑色空虚之上。
阿克托的海洋依旧使他惊讶——浩瀚无垠的水面可以从水波不兴变成惊涛骇浪。如此多的水看起来依旧令人难以置信,至少通过那种方式,他仍然还是塔图因沙漠中的一个孩子,他想。
在山坡下方远处,他知道看护者很快就会上山来开始新的一天,就像她们永世所做的一样。她们有工作要做,他也是——她们是因为古老的约定,而他是因为自己的选择。
他已经把自己的青年时光都花在了塔图因上那令人怨恨的农活上;现在农活又成为他在阿克托上的主要日常活动。有奶要收集,有鱼要抓,还有一级松动的石阶要修正。
但还远远不止。
卢克慢慢地走上了阶梯,直到来到能够俯视海洋的草地。他瑟瑟发抖——夏天差不多过去了,而梦境依旧把他抓在掌心。
那个梦境绝不寻常,你是知道的。
卢克用自己的机械手把夹克的兜帽戴起来,用血肉之手捋着胡子。他想要和自己争辩一番,但是他心里有数。原力在这里起着作用——它已经把自己隐藏在梦境中。他为抛弃原力而设下了对抗原力的防线,就这么被原力轻巧又迅捷地越过了。
但那梦境是个承诺?是个警告?还是都是?
事情就要起变化了。有什么要来了。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284

主题

3927

帖子

20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484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翻译:aweng
编辑:yogaway

莱娅·奥加纳,曾经的奥德朗公主,现在的抵抗组织将军。她站在德卡上的一片林中空地上,四周聚集着军官和飞船乘员。
他们低着头,双手紧扣。但是莱娅能够看到他们在偷偷看着她,还偷偷看着彼此。正如她能够看到他们的双脚不自在地换来换去。
预料中的战争如期而至,而令他们忧虑的是,她已经在悲伤中忘却了此事。
这个想法令她心生不满。莱娅太过了解战争和悲伤了——她已经与战争和悲伤一起共同生活了很长时间。这开始的时候,甚至其中一些焦躁不安的军官还没有出生。实际上,在她生命中过去的五十年里,战争和悲伤已经成为她真正的忠诚伴侣。但是她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从来没有让战争和悲伤阻止过。
愤怒的感觉是灼热的,有如刀割。在几个小时没有方向的悲伤之后,它却成为了一种解脱,使她感到空虚,就像她整个人被淘空了一样。
她并不想站在水汽升腾的丛林里——她也一点都不想举办这场仪式。当阿克巴上将在德卡的作战情报室里把她叫到一旁,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她的时候,她目露凶光地盯着这位蒙卡拉马里老将。
汉死了,死在我们的儿子手中——而你还想要我发表演讲?
但是阿克巴曾经成功处理过比面对一位愤怒的莱娅·奥加纳更为糟糕的事情。她的这位老朋友抱着自己的坚持,带着歉意但内心坚决。而她已经领悟到了他的想法。抵抗组织的资源十分稀缺,无论是士兵、飞船或金钱,都寥寥无几。而通过摧毁第一秩序的超级武器,抵抗组织刚刚在弑星者基地赢得了一次巨大的胜利。但是胜利所带来的欢愉转瞬即逝。新共和国已经灰飞烟灭,第一秩序现在可以自由地向抵抗组织倾泻怒火了。
无论莱娅喜欢与否,她已经成为抵抗组织的中坚力量,一个最不可或缺的人物。她的领导能力、她对牺牲的继承、她的传奇,这些都是把这场脆弱的运动团结起来的关键。没有这些,抵抗组织在第一秩序的炮火到来之前便会分崩离析。
她的人民——他们是她的人民——正面对他们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为了坚定立场,他们需要看到她、听到她。他们需要她看起来、听起来强大又坚定。他们不能怀疑她感到沮丧孤独。如果他们怀疑了,他们也会崩溃的。如果那样对她的打击是残酷的,那么,银河系经常就是残酷的。莱娅不需要任何人为她解释。
因此她必须回到着陆场。她曾在这里与“千年隼号”道别——这艘破烂不堪的碟形货运飞船却又是一件撕心裂肺的遗物,令她回想起自己所失去的一切。她已经缓慢地又黯然地读过了那些不会再从弑星者基地返回的飞行员的名单。接着,带着随行人员,她慢慢地走向丛林边缘。这是阿克巴坚持要她举行仪式的第二部分。
其中的一位随行人员——一个有着锃亮金色涂层的瘦长礼仪机器人——比其他人更为焦虑,也有可能他刚刚做了比隐藏焦虑更糟的事情。莱娅走上前去,向C-3PO点了点头。C-3PO又向一个老旧的摄像机器人发出信号。
莱娅在这个盘旋的机器人的伴随中继续向前走,低头看着一个物件。在德卡蔓延的树木丛中,她把这物件放在其中一棵树的树根间。这个机器人的传感器追踪到了她的注视,它的透镜组聚焦到了一件缺乏经验的人手工雕刻出来的粗陋雕像上。
恩多战役前夜,在一间伊沃克小屋里,汉雕出了这件雕像,她当时靠就在他的肩上。他照着她的样子刻出了这尊雕像,雕像里的她身穿一件简陋的裙子,手持长矛。但是他从未和她提起过。而她却天真地问道,这是不是他们的伊沃克人东道主中的某一个,以至让汉窘迫地把这雕像扔到一旁。但在第二颗死星在头顶爆炸的时候,她悄悄地把它找了回来,收在自己的口袋里。
它最终成为了一件充满遗憾的纪念品。但另一方面,汉就好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在远行中尽可能地避免留下任何足迹。在前往雅文四号卫星的途中,她第一次溜进了他在“千年隼号”上的舱室。她希望通过对舱室四周的环顾能使她了解到他是如何做到既英俊潇洒又能惹人愤怒的。但她只找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穿破的宇航员装备、成堆的飞行手册、在数不清的故障期间从“千年隼号”上换下来的设备零件。整艘飞船上发现的唯一具有汉个人特征的物品只有悬挂在驾驶舱的一对金色骰子。莱娅转过头,面对着抵抗组织成员们,无意识地等待着摄像机器人在她面前自行复位。她注视着机器人的透镜组,目光沉着而又镇定。
“汉会讨厌这个仪式的,”她说到,她知道自己的声音清晰而又坚定,她曾经历了无数次议会会议的磨练。“他从来没有耐心来发表演讲或举行纪念仪式。对一个对政治过敏、怀疑一切的人来说,这是可以预料的。”
她看到伊马特的脸上悄悄浮现出了笑容。他会有那种反应事出有因。毕竟伊马特在义军同盟的岁月里曾与汉并肩作战过。阿克巴上将和奈恩·南布也是如此。其他人,例如戴西指挥官和康尼克斯中尉,只是通过与她的联系了解到汉,而这种联系早在几年前就已断绝。他们在那里完全是为了她,面无表情地等待着。
“我曾经告诉过汉,我很讨厌看着他只有在无计可施后才会去做对的事情,”她说道。“但是早晚有一天,他会来到这里。因为汉憎恨霸凌、不公平和残暴——当与这些事物抗争的时候,他从不退缩。他年轻时在科雷利亚没有退缩,在雅文的上空没有退缩,在恩多战场上没有退缩,在弑星者基地上同样也没有退缩。”
她能够听到远处陆行艇发出轰鸣声,这是它们正在搬运沉重的设备——她同意发表演讲,条件是阿克巴上将答应她在演讲时不会中断撤退准备。他们都知道第一秩序已经通过某种方式追踪抵抗组织到了德卡——这意味着第一秩序的战舰就要到达了。
“汉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赖,”莱娅说到,在说最后一个词时笑了。“但事实上他并不是。他热爱自由——当然,这是为了他自己,但这也是为银河系里的所有人。他一次又一次地愿意为自由而战。他并不想知道战斗的胜算几何——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取胜了。而一次又一次,他总会以某种方式获得胜利。”
C-3PO把自己金色的脸转向她,她担心这个机器人会插嘴,把索罗船长行事鲁莽不计后果的事实抖出来——尽管C-3PO是为礼节和礼仪而编程的,但是他对外交策略的嗅觉糟糕透顶。所以在这个机器人能够激活自己的语音装置之前,她加紧了演讲。
“在汉和丘巴卡及时飞回死星,救下我哥哥卢克——以及我们义军同盟最后的希望的时候,他并不想知道胜算,”她说到。“在他为恩多的地面突袭任务而受衔成为将军时,他没有问过胜算。当他为卡希克的自由而战时,他没想过计算胜算。当他看到有途径穿过第一秩序护盾潜入弑星者基地时,他拒绝去操心胜算。”
还有他同意把我们的儿子找回来时,她应该加上这句。把他找回来,并设法把他从黑暗中拉回来。
但是她并没有说。莱娅已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奥德朗,接着是义军同盟、新共和国,现在则是抵抗组织。但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莱娅看到伊马特正看着她,意识到自己在正在拼命眨眼,下嘴唇微微颤抖。她强迫自己吸气,接着呼气,直到她从多年的实践中知道自己再次表现出平静与镇定。
差不多了。
一艘运输船升上抵抗组织基地上方的天空,飞船的离子尾气吹荡了树冠,惊起一群声呐燕,它们在空中发出抗议的啼啭。她周围的人们看着这艘飞船在远方逐渐变小,才转回到她的方向,她感觉到胸中的怒火重新燃起。他们全都知道他们完成一切准备所剩下的时间是如此紧张。然而她也知道,如果她因为悲伤和失去而失魂落魄,在这里讲上一整天,他们也不会有一个人膽敢阻止她,直到最终第一秩序的炮火让她永远沉默。
当莱娅听说抵抗组织被称为个人崇拜组织时,她曾感到恐惧——她在新共和国的反对者们曾把她视为战争狂人和老古董而排挤她,并用这些词攻击她。他们在几乎所有方面都大错特错,但是这些批评有那么一丁点真实:莱娅和与她共事的领导层尽力寻找时间或资源,来使抵抗组织不至成为这样。
好吧,没有时间来解决那个问题了。反正我所有的反对者都死了。
“你们那么多人都向我表达了慰问,我对你们的好意表示感谢,”莱娅说道。“但是现在我请求你们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我们全体都为之奉献的事业上来。”
他们都在点头。很好。早就该了结此事,让他们回归岗位了。她越快做完,她就能越快从他们无穷无尽的问题和需求中脱身。这样她就能有一小会儿能与自己的个人伤痛独处片刻。
“我们面前的胜算十分渺茫,”莱娅说道。“新共和国群龙无首,第一秩序正在进军。我告诉不了你们胜算有多少——而我也不想知道。因为关于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改变我的主意。”
她停顿了一会儿,让她的话语在空中萦绕,留点时间给听众们思考。
“我们必须回到战斗中,”她说道。“就像汉一样,我们战斗是因为我们信仰公平与自由,是因为我们不会承认一个被残暴政权所统治的银河系。我们会为那些理想而战斗。我们会为每个人而战斗,我们已经铸成了神圣的锁链,让我们并肩作战。我们会为银河系所有想要战斗但无法战斗的人们而战斗——他们需要一群勇士。他们在恐惧中和悲伤中呼唤着我们。响应他们的呼唤是我们的职责。”
莱娅对她周围的军官们点了点头,接着对摄像机器人和正在观看的所有人点了点头。
“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悲痛,”她说道。“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悲痛,不会忘记我们已经失去的人。将来,我们会用更加充分和更加恰当的方式来纪念他们。但是我们必须在战斗结束前收起我们的悲伤。因为现在,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