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接坑】《向莱娅公主求婚》(从十七章下半章开始)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279查看 | 4回复

[小说] 【汉化接坑】《向莱娅公主求婚》(从十七章下半章开始)

[复制链接]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发表于 2018-4-27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 20:58 编辑

无授权无报备接了Fragrance前辈的坑,希望前辈不要介意。
很喜欢这本小说,故而想翻出来与大家共享。

本帖从第十七章下半章开始。第一章至第十七章(上)的阅读地址如下:
http://www.starwarsfans.cn/forum ... &extra=page%3D1

文本中所用译名都参照前半部分。

翻译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还望指正。


正文从二楼开始。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1 15:12 编辑

第十七章(下)

奥格维妮(Augwynne)仔细地观察着卢克,随后扫了一眼其他女人。她摇头笑了笑,装作沮丧的样子。“哈!村子里新来了三个男人,但其中只有一个适合做奴隶?而且就算是这个也只能算是勉强合适?对我来说,这听上去就像是群星之上的所有男人都至少救过莱娅一次。我这一辈子都想离开这颗星球,但是现在么?我很好奇我会遭遇什么。告诉我,莱娅姐妹,人们是不是总想杀了你?”

埃斯欧德忽略不了她语气中的不适感。她几乎是在乞求莱娅换个话题。“好吧,最近几年我确实过得不太容易。”莱娅承认道。

“或许在某个夜晚,你可以坐在篝火边编绘你的故事。”奥格维妮说道,“但是现在,我必须做出裁决。我将这个男人,埃斯欧德,交由特内妮尔·乔(Teneniel Djo)监护。她将拥有他作为自己的丈夫。”

“什么?”莱娅的惊呼声让埃斯欧德跳了起来。

奥格维妮特意在她耳边低语,像是要让她安静下来,“他属于特内妮尔。她追逐着他,抓住了他,而她,非常的孤独。”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把他当做奴隶!”

奥格维妮耸了耸肩,向周围的女人们挥了挥手,就好像是在出示证据。“我们当然可以这么做。委员会里的每一个女人都至少拥有一个男人。“

“别怕,”特内妮尔说道,尽力想让莱娅冷静下来,“我不会粗暴地使用他。”

“卢克,”莱娅急道,“你得制止他们!你不能让他们这么做!”

卢克沉思片刻,耸了耸肩。“你是新共和国的使者。你比我更懂银河系的法律。还是你来处理吧。”

莱娅看着卢克和埃斯欧德无语了好一会儿。

埃斯欧德飞快地思索了一遍。根据新共和国的法律,任何行星上的常规行政事务都应由行星自身的管理者来处理。不论管理者是谁皆是如此。而在没有行星级别的管理者的情况下,这类事务则应当由地方政府首脑来决定。在本案中,奥格维妮就是一个地方政府首脑,而新共和国唯一能做的事只有向她提出正式抗议。

“我要抗议,”莱娅道,“我对此表示强烈抗议!”

“这是什么意思?”奥格维妮问道,“你希望同特内妮尔·乔决斗来获得埃斯欧德的所有权?”

埃斯欧德摇头表示反对,而莱娅与他对视了片刻。“哪种决斗?”莱娅问,“我们用嘴来分胜负,还是别的什么类型?”

“或许,”奥格维妮摇头道,“对你来说更明智的做法是出价買下他……”

卢克对莱娅摇了摇头,说道:“别担心,莱娅,一切都会没事的。”

莱娅等了许久,终是说道:“特内妮尔·乔,我希望買下这个仆从。你需要我用什么交换他?”

特内妮尔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埃斯欧德便意识到想竞价的并不只有莱娅一个人。

“我暂时还没打算卖他。”特内妮尔说道。

莱娅看着埃斯欧德,说道:“我很抱歉。”

特内妮尔捉着埃斯欧德的手,抬眼看他。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眼眸染着些许陌生的铜色。埃斯欧德在海皮斯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眸色。埃斯欧德让她握着他的手,并没有感到一丝不适。这本身似乎就有些古怪。他的训练所教会他的一切都在尖叫着告诉他应当与这些野蛮的习俗做斗争。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并不惧怕特内妮尔。事实上,他隐隐信任着她。

卢克拥着莱娅安慰她,而R2则驶得足够近,让莱娅能伸手抚摸到它的传感器窗口。卢克道:“话说回来,汉和丘伊在哪儿?我以为他们和你在一起。”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1 15:04 编辑

“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们了,”莱娅回答道,“姐妹们今早把千年隼号拖了过来。汉正在检查它的损坏情况。它在降落达索米尔时被砸成了破烂,不过看上去它仍然是我们离开这颗破星球的唯一交通工具。你们的船怎么样了?”莱娅询问飞船的情况时声音中隐隐含着警告之意。

“我们大概能把所有剩下的零碎当废品卖了。”卢克说道,然而埃斯欧德注意到这个绝地并没有提及埃斯欧德的战斗机仍然完好这件事。埃斯欧德便将之视为一个未说出口的警告。在他们交谈之时,山中的雾气仍一刻不停地攀上山峰。到了此刻,这片雾霭悬在他们头顶一臂之处,宛若天顶。

埃斯欧德感到有人摸了把他的屁股,立刻回过头。女巫们正与他贴得极近,几乎能擦上他的背脊。他想她们或许是想要更好地观察下莱娅,但下一刻便意识到她们并不是希望能看到莱娅或奥格维妮,而是打算对他来个近距离观摩。一个年轻的女巫拍了拍他的屁股,低声挑逗道:“我叫欧雅(Ooya)。我带你去我睡觉的地方看看。”

“我认为我们最好进去说话。”莱娅对特内妮尔说,左手抓着女巫的胳膊。她同时也占有性地拽着埃斯欧德的手,把他扯到一边。“来吧,我们去找汉。”她说着,回头扫了那些女人一眼。埃斯欧德觉着有些古怪,莱娅紧握着他的手的感觉竟与特内妮尔的如此相似。她到这个星球还不到两天,却已然开始模仿使用女巫们的肢体语言——比如这种昂首挺胸、高视阔步的特殊走路姿态。他可以想象再过一周她就会完全适应她们的部落,就像她生于此,长于斯一般。这是一种只有经受过大量训练的外交官才能掌握的微妙技巧。

他们进入了要塞。下一刻,一部分女人开始欢呼(尽管许多女巫并没有跟风),发出活力四射的嚎叫声。埃斯欧德觉得他的脸在发红。

在他们穿过要塞大门的时候,奥格维妮轻轻碰了下他的手臂,让他和卢克停下了脚步。“先去拜访你们的朋友吧,”她对卢克说,“但之后必须立刻来见我。你们的到来并非是偶然。”

莱娅带着在他们迷宫般的石廊中穿梭,走过六段台阶,又穿过一条走廊,最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穴室。千年隼号几乎挤满了整个空间。埃斯欧德没有见到房间有大的出入口,不存在能把船带进来的通道。

他研究了墙壁一阵,发现较远的墙面上有几块巨石是破裂的。这意味着女巫们通过某种方式在石墙上破开一个洞,在雾气的掩盖下垂直将千年隼吊上了两百米高空放入洞穴之中,然后重新把墙封上。这些女巫们做了不少工作。考虑到这个地方只有铁器时代的简单技术,这些壮举似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不知何故,埃斯欧德知道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并不想了解这些女人是怎么达成这些成就的。

千年隼号的桅灯照亮了整个房间,而它的舷灯也正打开着。在室外汉不可能启动这么多系统而不担心千年隼号被轨道上的探测器发现。不过,埃斯欧德注意到那些厚实的岩层能够阻挡飞船的电子信号。

他们踏上舷梯进入千年隼内部,发现汉和丘巴卡正在驾驶舱内运行诊断程序。一个礼仪机器人正胡乱摆弄着主发动机附近烧焦的电线。

“汉!”在他们进入驾驶舱时卢克说道,但汉并没有回以热情的问候;相反,他背过去对着他的电脑。埃斯欧德意识到,在这一刻,汉的内疚让他无法面对卢克。

“所以,你找到我们了对吗,小伙子?好吧,我早知道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这里的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你不会刚好就带着备用的零件吧,嗯?”

“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卢克问道。边上伍基人拍了拍绝地的肩膀,亲切地吼了一声。“你不能就这么绑架了莱娅,拖着她闯过半个银河系,然后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来句‘你好’。”

汉转过他的船长椅,抬起头,露出一个克制的微笑,仿佛他要是不这么笑就会开始尖叫。“好吧,看,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打牌赢了一颗星球,于是迫切地想看看它。同时呢,我爱的女人正打算和另一男人跑了,于是我说服了她和我一起来次短途旅行。因为没人介意事先提醒我这颗行星被封锁了,所以只有当我们到了这里的时候,我才发现天上满是要把我打下来的战舰。我们坠了机,然后一群女巫打算发动一场战争来决定谁能拥有我这艘船的残骸。所以我得告诉你,卢克,我这一周过的真是糟透了。现在,最最最糟的是,我猜你正打算给我上一课,或者把我逮起来,或者把我揍个四脚朝天。好了告诉我,你这周过的怎么样?”

“和你差不多吧,”卢克说。他沉默了片刻,看着控制面板,“你的船出了什么问题?”

“嗯,”汉说道,“反震荡立场发生器(anticoncussion field generator)炸了,传感阵列窗(sensory array window)裂了,我的宇航电脑当机了,还有主反应器漏了大约两千公升的冷却液。”

“我带来了R2,”卢克无力地提议道,“它能为飞船导航。”卢克回头看向埃斯欧德,似乎想让他发表些看法。埃斯欧德能看出来现在不是相互责难和拳脚相加的好时机。此时此刻,他们需要的是一起工作。然而他就算使尽全力也只能做到闭上嘴不痛骂汉·索洛一顿。

“我把我的战斗机带来了,”埃斯欧德说,边上的特内妮尔握住了他的手。埃斯欧德并不想大声谈论这件事。他向身后扫了一眼。没有别的女巫跟着他们进入这艘飞船。

“你在这星球上有艘可以活动的飞船?”汉问道,“这船能载多少人?”

埃斯欧德思考着他的答案。如果他回答两个人,汉是不是会试图偷走船,带着莱娅和他一起离开?“两个人。”

卢克好奇地看向埃斯欧德,一旁的汉则松了一口气。“我希望你带着莱娅飞离这里,现在就走!”汉说道,“这里有一大群人会为了那架战斗机搏命。相信我,你不会想要见到他们!”

“他在考验你,”卢克随口对汉说,“他的战斗机只能坐一个人。而且我们已经与暗夜姐妹们打过照面了。”汉的表情因愤怒而阴沉下来。他双目失神,看上去心绪不宁。

“你通过了测试,索洛将军。”埃斯欧德说。

“我们在这里的麻烦已经足够大了,”汉警告埃斯欧德说,“别跟我玩这么粗俗的手段。”

埃斯欧德不喜欢汉的语气。“你应该庆幸我没用更粗暴的手段,”埃斯欧德说,“为了你在此的所作所为,我很乐意揍扁你的脸。如果我没这么做,那是你运气好。”

卢克谨慎地打量着埃斯欧德。

“你有种试试,”汉说,“如果你觉得你能解决我的话。”

埃斯欧德扫了丘巴卡一眼。伍基人擅长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进行徒手格斗。一个伍基人让他的对手“徒手”,其实是让这位对手无手。而且如果这样还没能制服你,那么伍基人会再接再厉把你的腿也扯下来。埃斯欧德希望能确保伍基人不加入这场打斗。丘巴卡耸了耸肩,用他自己的语言抱怨了一声。
(注:大家看看“Wookiees specialized in their own form of hand-to-hand combat, and when a Wookiee disarmed an opponent, the opponent was literally disarmed. ”这句话有没有更好一些的译法?)

“现在打住,”莱娅说,“哪怕我们自己不打起来,麻烦也已经做够多了。埃斯欧德,我是自愿同汉到这里来的……某种程度上的自愿。他请求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陪伴他,我同意了。”

埃斯欧德难以置信地扫了她一眼,不确定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看过那场所谓的绑架的全息影像片段,但他不觉得莱娅会是说谎的人。“呃,”他尴尬地说,“索洛将军,我觉得我应该向你道歉。”

“很好,”汉说,“那么,让我们回到工作上来。作为开始,我们不如想一个能让我们离开这个星球的办法?”

“我的一支舰队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埃斯欧德说,“他们应该会在七天到八天后抵达这里。”

汉问道:“你提到舰队的时候,指的是多大规模的舰队?”

“大概有八艘驱逐舰。”埃斯欧德说。

汉惊掉了下巴,但莱娅却道:“七天还不够快。如果奥格维妮是对的,暗夜姐妹将会在三天内发动袭击。”

埃斯欧德伸手环住莱娅。“我的导航机器人能驾驶飞船进行迁跃。我们可以把莱娅送回家。”

“我不同意,”莱娅说,“你们不走我是不会走的。汉,如果所有的备用零件都到位,你需要多久能把飞船修好?”

汉计算了一下。堵住裂口阻止冷却液泄露只需要几分钟。你甚至可以把添加冷却液步骤放到飞行途中解决。R2单元立刻就能接入进行导航。安装新的反震荡立场发生器大概需要两个小时。装好一个新的传感阵列窗是最简单的任务。如果所有人都帮忙,再赶一赶,总共两个小时就能解决。

“两个小时。”汉回答道。

“我建议我们拆用埃斯欧德的飞船的零件,”莱娅道,“用这些零件修好千年隼,然后离开这里。”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1 15:06 编辑

埃斯欧德怀疑地看着千年隼号。这是艘大船,长度相比他的战斗机大了四倍。加上所有额外的防护设备和货舱,她的质量必然要在战斗机的四十倍之上。“你用的是哪种反震荡立场发生器?”埃斯欧德问道。

“我装了四组诺多克西肯三十八型(Nordoxicon thirty-eight)。所有的发生器都不能用了。你用的是什么?”

“三组泰博特十二型(Taibolt twelve)。”

丘巴卡吼了句什么。

“对对,这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汉承认道,“你的感应阵列窗是什么情况?”

“对角线长度是零点六米,”埃斯欧德道。

“这对我们来说这点太小了,”汉苦着脸道,“但如果一定要把它安上去的话,我们可以在现在的阵列上焊一些金属板,把窗口收窄一些。不过这会稍微降低我们感应器的性能。”

“嗯,这能管用。”埃斯欧德同意道,“但我们到哪里去找足够大的立场发生器?”

“没有它我们能飞吗?”3PO问道。

“太危险了。”汉说道,“我们要担心的不只是导弹袭击。我们还得引开那些微型陨石。只要一颗陨石穿过了传感器阵列,就足以许对多敏感仪器造成破坏。”

“也许在监狱附近能找到某种类型的立场发生器,”汉说着,摊开两手,“一个装甲炮位,一艘失事的飞船,诸如此类的东西。我必须去那里看看才能知道。”

“即使能找到发生器,仅仅是拉动它们就需要四个成年人的力量。我们还需要一个岗哨来防止出现任何意外,“埃斯欧德说,”接着就存在一个运输问题。毕竟这里我们正在讨论的是重量接近两公吨的设备。”

“我们可以在找到东西之后再来操心怎么运输,”汉说道,“监狱里至少应该有一些反重力雪橇。”

“行动算我一份。”卢克说道。

“已经算上我了。”莱娅加了一句。

埃斯欧德思索了片刻。他们无法把伍基人带入城市。很有可能除了士兵之外这个星球上没人见过伍基人。3PO同样是如此。这让他们人手短缺。他不喜欢让莱娅去冒险,但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回过头看向特内妮尔,眼中露出恳求之意。女巫看上去既害怕又坚决。

“我会带你们去监狱。”特内妮尔说道,“但我从来没有进去过。我不知道你们在找什么,也不知道能在哪里找到它。”

“你们部落的姐妹有进入过监狱内部的吗?”莱娅问道。

特内妮尔耸了耸肩。“奥格维妮知道的东西比我多。我去把她找来。”她离开飞船,几分钟后把年长的女人带来回来。

“我们部落里没人进去过监狱。”奥格维妮说,“除了那些成为了暗夜姐妹的人。”她沉默了许久。

“那么巴璐卡(Barukka)姐妹呢?”特内妮尔犹豫地说,“我听说她已经被遗弃了。”

奥格维妮犹豫良久,随后抬眼看向了莱娅。“我们部落里有一个女人曾加入过暗夜姐妹,但最近她离开了她们,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现在正作为一个被遗弃之人而独自过活,同时也已经请愿重新加入我们的部落。或许她能够帮助你们,告诉你们哪里可以找到你们想找的东西。”

“你看上去不太情愿向我们推荐她,”莱娅道,“为什么?”

奥格维妮柔声回答:“她正在奋力净化自我。她犯下过难以启齿的暴行。这些暴行在她身下留下了重要印记。她被遗弃了。这样的人是……不稳定的,不值得信任的。”

“但是她进入过监狱内部?”汉问道。

“是的。”奥格维妮回答。

“她现在在哪里?”

“巴璐卡住在一个叫做石之河(Rivers of Stone)的洞穴里。我可以让我们的一个战士带你们去那里。”

“我可以带他们过去,祖母,”特内妮尔提议道,伸手按住奥格维妮的肩膀,“也许您可以陪同他们去作战室用一些午餐。您能在那里把地图展示给他们,替我们规划好路线。我会让孩子们准备好坐骑。”她拉起埃斯欧德的手,“请跟我来。”她说道,“我想跟你说两句。”她拉着他前行,如同料定了他会跟随一般。

她带他走下几段台阶,穿过迷宫般的走廊,中途停下提了一大罐水,最后走进了一个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箱的小房间。墙面上挂着一面很大的银镜,下方是一个水槽。“这里过去是我的房间。当时我和部落一起住在歌山,”特内妮尔说道。她打开箱子,抽出一件红色和一件绿色的蜥蜴皮制成的柔软长袍。她举起两件衣服。“你觉得卢克会喜欢我穿哪一件?”

埃斯欧德不敢告诉她穿蜥蜴皮这整个想法听上去都挺野蛮的。“绿色更配你的眼睛。”

她点头,随手褪去身上肮脏破旧的长袍,脱掉靴子,站在镜前凝视着镜中的影像,用一块破布给自己搓了个澡。埃斯欧德用力咽了口唾沫。他知道一些星球的人类对什么是保守有不同的看法,而且特内妮尔高效的洗澡方式表明她确实没想引诱他。

“你知道的,我不太懂你们的习俗。”特内妮尔说道,“昨天早晨当我抓住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对我有欲望,这让我很高兴。一开始我给了你一切能逃跑的机会,但你却自愿被我束缚。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追求一个女人。我知道那是你的目的。”她皱了皱眉,回头扫了他一眼,“但现在我知道了那个莱娅就是你要的女人。”

“对,”埃斯欧德盯着她背后如同雕刻出来的肌肉说道。按照海皮斯的标准,特内妮尔算不上是美女——实际上她的相貌平平无奇——但埃斯欧德发觉她拥有相当迷人的肌肉。她确实有副健美的躯体。在海皮斯上他很少见到有这样体态的女人。她没有健美运动员那样紧致结实的肌肉,也不像跑步或游泳运动员那样精瘦。相对的,她的体形处于两者之间。他问道:“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攀岩?”

特内妮尔回眸一笑。“没错。”她说,“你呢?”

“我从来没尝试过。”

特内妮尔擦干身体,套上长袍,把长发从衣领中拉出,开始梳理头发里纠缠的发卷。“我喜欢攀爬岩石时的感觉,”特内妮尔说,“能出一身的汗。当你到达山顶的时候,如果碰上合适的天气,你能脱掉衣服在雪里洗个澡。

即使不觉得这女孩有吸引力,他也知道今晚除非他精疲力竭,否则必然会梦到她。“我猜这么做感觉不错。”

她梳理好头发,戴上亮白色的布制头巾,然后转身朝他微笑。“埃斯欧德,我可以立刻还你自由。但是如果我这么做了,部落里的其他姐妹定会再把你抓起来。所以在你离开之前,我觉得你最好在名义上放弃你的自由。”

埃斯欧德知道她在表达善意。“你很大方。”

她友好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吻,然后再次牵起了他的手,带着他来到了作战室。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1 15:09 编辑

莱娅和其他人围着一幅由黏土筑成的彩色巨型地图站了一圈。一位部落姐妹正在规划一条穿过山区村落的路线。这条路线能够让他们避开桀斯泽里昂的间谍们已经确立的监视路径。他们将在山峦和丛林间迂回前进一百四十公里,到达监狱所在的沙漠边缘。只有最强壮的兰克兽才能在三天之内完成这样的旅程。

埃斯欧德打量着莱娅,不停地想着她的事情,想着她是不是真的没事,想着汉是不是已经绑架了她。她看上去没有生汉的气,也并不惧怕他。然而埃斯欧德无法想象她会简单地跑去与他来段塞外迷情。他在心里发誓,如果她已经选择了汉,他就去把她赢回来。他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莱娅向他微笑,凝视着他的眼眸里温柔如水。在女巫标记路线时,他们在那里站了十分钟,然而埃斯欧德注意到的只有莱娅颈部的曲线,眼睛的色彩,和发丝的香气。

用过饭后,奥格维妮带着卢克和埃斯欧德来到了一侧的卧室。一个蓬头历齿、白发婆娑的老妪正裹在一条毯子里坐着打鼾。她的坐具是一个铺了层软垫的石箱。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正在照顾她。

“蕾尔(Rell)主母。”奥格维妮轻轻摇了摇老妪的肩膀,低声说道,“有两位访客需要见您。”

蕾尔喘了口气,睁开眼睛,半眯着看向卢克。她粗涩的皮肤因上了年纪而染上了紫色的斑点,但她的眼睛闪亮得像一汪褐色的池水。她温和地拉起卢克的手。“哎呀,这可是卢克·天行者,”老妪笑着认出了他的身份,“在多年以前创立的绝地学院的人。”卢克畏缩了一下,因为没有人告诉过老妪他的名字。“你的妻子和孩子们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

卢克结结巴巴地说:“我们都很好。”埃斯欧德听得汗毛倒立。他有种正在直视着一道耀眼光芒的古怪感觉。

老妪心知肚明地笑了笑,点头道:“很好,很好。身体好,那就一切都好。你最近见到尤达大师了吗?那个老滑头怎么样了?”

“我最近没有见过他。”卢克回答道,而蕾尔放开了他的手,眼神黯淡下来。她看上去甚至已经忘了卢克正站在她的面前。

奥格维妮把她的注意力引向了埃斯欧德。“卢克带了另一个朋友来见您。”奥格维妮说着,把老人细长的手指放入了埃斯欧德的手中。

“哦,这是埃斯欧德王子。”老人说着,靠近了些费力地看着他,“不过,我以为桀斯泽里昂已经杀了你。如果你还活着,那么就是说……”她打量了他片刻,然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便沉了下来。她抬头看着奥格维妮说:“我又在做梦了,对吗?现在是哪个世纪了?”

“是的,主母,您又做梦了。”奥格维妮安慰地回答,轻轻拍着老人的手,然而蕾尔仍然紧紧抓着埃斯欧德的手。她的眼睛失去了焦点。

“蕾尔主母已经快三百岁了,”奥格维妮解释道,“但她强大的精神足以阻止肉体的死亡。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告诉我有一天一个绝地大师会带着他的学生来到这里。如果他来了,我必须把他们直接带到她面前。她曾说她有消息要告诉你们,但是现在她的神智有些不太清醒。我很抱歉。”

奥格维妮看上去有些紧张。她试着把老人的手从埃斯欧德的手上撬下来。蕾尔朝众人笑了笑,白发苍苍的脑袋左右晃动,如同水中的浮木。“很高兴见到你,”蕾尔告诉埃斯欧德,“请再次来见我。你真是个可爱的女孩或男孩或别的什么东西……”

奥格维妮终于让老人松开了埃斯欧德的手,急急忙忙地带着两个男人出了房间。

“她看到的是未来,对吗?”卢克道。

奥格维妮机械般地点了点头。而埃斯欧德则感到极度的不安,就好像那个老人是对的,桀斯泽里昂将会在未来的几天之内杀死他。“有时候她很容易就会在未来中迷失,就像她也很容易就会沉迷在过去一样。”奥格维妮解释道。

“她还对你说过些关于我的什么事?”卢克道。

“她说在你来了之后,”奥格维妮柔和地回答,“她会让自己死去。她还说你的到来将标志着我们世界的终结。”

“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卢克问道,但奥格维妮只是摇了摇头,走到了灶台边。她的男仆向她的碗里舀了一些汤。卢克必然是看到了蚀刻入埃斯欧德脸上的恐惧,因为他伸手抚着埃斯欧德的后背。

“别担心,”卢克说,“蕾尔看到的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没有什么是注定的。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第十七章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