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 尤达:隐秘相会》 - 第2页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楼主: darkweskerinc

[小说] 《星球大战 尤达:隐秘相会》

[复制链接]

1

主题

85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86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要去哪里啊?”维问道。对于斯考特而言他似乎话里有话——仿佛他早就知道答案了,而且正在掩饰对答案的恐惧。
尤达摇了摇他的头。“告诉你们,我现在还不会。但是一个问题我有给你们。尤达必须离开科洛桑——但是要偷偷的。必须无人知晓。”
紧随而来就是一阵沉默,一个小小的医疗机器人从考德大师的藥房里滚了出来并且接近斯考特的床,拿着一托盘的治愈片和烧伤膏。
“那可不成,”莉牧大师说道。“议会还有议长办公室每天都期待您的信息呢。”
“装作,”维说道。绝地大师们转过身来注视着他。“告知所有人您要离开。展现此事,大师。展示一些您进入一架绝地星际战斗机的图片。”
“——但是那些图片即是骗局,”杰·玛卢克说道,看出了这个男孩的想法。“当整个星球都关注着你执行一项公开化任务的时候,事实上你会和我们一起溜进别的船里。机智的想法,孩子。”
“但是……”斯考特等待别人说显而易见的话。那个小小的医疗机器人在她的床前停了一阵子然后交付考德大师的镇痛软膏。
尤达大师那绿色的圆脸向她这边倾斜。“怎么了,学徒?”
“嗯,大师,您偷偷地溜走倒也无妨,但是真相是,您是,嗯,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莉牧大师点点头。“这个女孩所说的是真的。科洛桑的每个人都能认出绝地武士团最高大师的面容。您的地址被议会广而告之很多次了,而且您和议长商谈的照片被每一个在首都的记者日常生产着。”
“成一个孩子,伪装我,我们不能够?”尤达问道。
“也许莉牧大师还有玛卢克大师,扮成一个带着他们三个孩子在旅行的家庭?”他那苍老的面容卷缩出一个可怕的、难以置信的、孩子气的傻笑。其他人不情愿地向后退。
斯考特努力地去打开软膏的盖子然后放弃了;它对于她而言固定的太死了以至于无法用她那受损的双手设法打开。“为我打开这个,你会吗?”她把瓶子递还给那个医疗机器人。在它伸出它那金属爪然后机敏地打开瓶盖的时候,它的齿轮还有伺服器抱怨着。“我想不出来我们如何能够把您偷运出这颗星球。除非……”她向尤达眨着眼睛。在她的双眼里冒出了一个想法,然后她笑了好一阵子。
“除非什么?”杰·玛卢克,她的新师父不耐烦地说道。
斯考特再一次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不。没什么。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让我来判断吧,”玛卢克大师说道,他的声音有着让人害怕的温柔。
斯考特恳求着看着他,然后看着尤达大师。“我必须要说吗?”
这个上了年纪的、绿脸的驼背侏儒眯着眼睛瞪着她。“哦,是的。”
维君再一次倾盆大雨,比通常情况下还要剧烈。风起了,摇着马尔雷奥城堡里的蔷薇丛。糟糕的天气。杜库伯爵注视着酸雨滴猛地下落,击打着他书房的窗户。就像每日每夜冲上去对抗他的战斗机器人还有踏遍整个银河系来打击由电脑控制的战斗军事基地的共和国军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斑点在玻璃上留下了它死亡的痕迹,然后溶解成普普通通的涓流。
杜库在探索马尔雷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声称能够通过受损的盘子摔落来看到未来的疯疯癫癫的老婆子。一种引人发笑的躁狂症。他猜测着她会从雨滴里看到什么。毫无疑问是不详的某物。当心:你爱的某人在密谋背叛!亦或是你很快能从一个不受欢迎的鬼魂那里接收到讯息。像这样哗众取宠的内容。
在外边,风在划出另外一道刻痕,在十一个烟囱之间尖叫着然后呻吟着,仿佛它在宣告着一个可怕的鬼魂的来临。
杜库的通讯器响了。

他浏览着,期待着来自格里弗斯将军的日常报告,亦或是来自阿萨吉·文崔斯的信息。他伸出手去打开通路,认出到来的传输数字化署名,猛地打开通路,然后下跪。“您召唤我,师父?”
在他桌子上的全息发生器启动了,达斯·西迪厄斯以摇摇晃晃的状态注视着他。
“您要我做什么呢,师父?”
“要你做?理所当然是一切了。”达斯·西迪厄斯好像很愉悦。“我有一段时间不确定你是否能够克服……你的自立倾向。毕竟,你生在银河系富可敌国的家庭之一里,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还有能力,这要比一大笔可用的财富重大的多。你的理解很深刻;你的意志坚定不移。你会傲慢自大有什么好奇怪的?哎呀,不然怎么会这样?”
杜库说道:“我会一直诚心诚意地效忠于您,吾师。”
“你已经如此了。但是你必须承认,你的态度不是特别逼真。毕竟,一个不会对绝地委员会甚至是尤达大师顺从的人……我怀疑也许要求你这样一个伟大的人忠诚是不是太小气了,亦或太狭隘了。”
杜库试着微笑。“战争进行的很不错。我们的计划一如预期。我分配您的死者,您的计划,您的背叛。我已经为您的战争付出了我的时光,我的财富,我的朋友,还有我的荣誉。”
“毫不隐瞒?”西迪厄斯轻轻地问道。
“毫不。我发誓。”
“好极了,”达斯·西迪厄斯说道。“尤达今天早上去了议长办公室。他要执行一项非常特殊的任务。最高机密。”他哈哈大笑,听起来好似乌鸦那刺耳的叫声。风再次起了,像一个惨遭折磨的生物在这个宅邸周围尖叫着。“当他大驾光临的时候,杜库……以他应得的方式对待他。”
达斯·西迪厄斯哈哈大笑。杜库想要一同大笑,但是他的师父切断了通讯然后消失不见而未能做到。